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英國疫情歷史教訓:亞洲流感來襲時曾經如此被動 – BBC News 中文


1957年,倫敦一所學校一個年級40個學生,一度只剩下9人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7年,倫敦一所學校一個年級40個學生,一度只剩下9人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在歐洲野火般蔓延,許多人想起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大爆發,1957年的亞洲流感,還有1968年的香港流感大爆發。 20世紀這三次流感大爆發死亡人數分別是4千萬、20萬和70萬。

在這一個世紀裡,人類對病毒和流行病的認識大增,醫學進步、疫苗研發和診治方案也今非昔比,經驗教訓納入了許多國家的公共衛生政策和實踐。

英國政府抵抗新冠疫情的“四部曲”戰略引發爭議,“錯峰”、“群體免疫”策略倍受質疑和批評。

那麼,50年前亞洲流感進入英國時,情況如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爆發,至今仍令人聞之色變。全球至少4千萬人被它奪走性命

兩次流感大爆發

1918年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至今仍有人稱之為“史上最慘烈的病毒大屠殺”,死亡人數超過4千萬。

隨著感染和死亡人數上升,世界各地的城市相繼癱瘓,企業和學校關門,公共交通停擺,有些地方開始停電,食品短缺,街上屍體開始堆積;由於大多數病死是健康的青壯年,導致勞動力數量銳減,大批兒童成為孤兒,全球經濟衰退。

但疫情揭露了一個真相:雖然死亡率最高的是窮人和移民,可病毒的確不分富貴貧賤,對所有人一視同仁。正是這一認識推動了社會進步。

1920年代,公共健康戰略開始改變,許多國家創建或調整了衛生部門,建立了更健全的疾病監測系統,對全民保健、免費醫療等概念的態度開始轉暖。

1957年亞洲流感,全球死亡人數超過200萬,英國直接死於這種病毒的至少1.4萬人,900多萬確診病例,得到治療的有550萬人。英國經濟陷入衰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倫敦雙層汽車消毒

亞洲病毒來襲

1957年,倫敦的世界流感研究中心(World Influenza Research Centre,縮寫WIRC)已經和全球各地的實驗室組成了一個研究、跟踪、監測病毒的網絡。

亞洲流感疫情起初從1956-57冬春時節在香港出現,1957年4月在香港爆發,5月中在台灣蔓延,6月份印度100萬人感染。從香港最早爆發到全球大流行,中間隔了5個月。

1957年初夏,”亞洲流感”開始在英國蔓延。第一例感染病例出現在6月下旬,8月份疫情大爆發,數週內擴散到全國各地,無處倖免,10月中旬疫情觸頂。當年冬季又出現有限的反复。

亞洲流感進入英國後,BBC一則報導提到,這種新型病毒變異速度快,因此需要研製新的疫苗來應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亞洲流感的疫苗最早在美國研發、使用,英國剛開始只進口了少量疫苗。

針對這種新型流感病毒的疫苗1957年8月在美國首先投入使用,10月進入英國,但數量很有限。

亞洲流感病毒的主要感染人群年齡在5-39歲,其中將近一半是5-14歲未成年人。普通流感的易感人群是老年人。

當時,英國對亞洲流感沒有大致統一的治療方案,各地的社區診所自行其是。當時主要就是用抗生素,但後來發現沒有針對性地用抗生素其實並無好處。

隨著疫情迅速加重,不少醫院出現醫生和護士感染,一些病房被迫關閉。事後小規模調查發現,社區醫生感染率是35%。

圖片版權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流感病毒

倉促應戰

英國公共衛生實驗室服務(PHLS) 負責核對各種傳染病個案,然後把流行病和疫情狀況通知醫院、診所和醫生。皇家全科醫師學會(RCGP)的流行病觀察科也有類似職能。

1957年秋,亞洲流感進入英國一段時間之後,PHLS負責人麥克唐納(J Corbett McDonald)致函RCGP流行病觀察科科長華生(Ian Watson),抱怨兩家在疫情爆發時都沒有展開大型研究項目,後來的深入研究因此較為有限。

麥克唐納嘆息,雖然西班牙流感之後有30多年時間為應對下一次流行病大爆發做好充分準備,但事實證明,大家還是很被動,事先沒有計劃,結果臨陣磨槍,倉促應對,只能祈望一線醫務人員能抓住時機,最後有足夠的資料對發生的疫情做出充分的解釋。

RCGP 事後做回顧性問卷調查,只有42個診所回應,其中只有29個診所提供了有用的數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60多年前還沒有方艙醫院,隔離和防護設施也不如現在

各行其是

世界衛生組織(WHO)當年預計亞洲流感疫情大約會在1957年冬季入侵英國,實際上夏季就開始了。當年7、8月份,英國媒體天天有病毒即將來襲的報導,公眾似乎覺得什麼都無法阻止這種遠東的病毒肆虐英國,政府也無能為力。

但是,當時曾有一位醫生,基欽醫生(Dr. Kitching),給政府醫療保健當局寫信,指出有很多事政府可以也應該做。

他的建議包括組建臨時替代醫生網,哪裡有醫生感染了病毒,可以由替代醫生頂上;啟用預備役護士和家訪人員;還有,病毒流行期間,簽病假條這件事就別讓醫生費時費力了。英國福利政策規定,病假期間的生活補貼必須憑醫生簽字的假條才能領取。

檔案資料顯示,衛生大臣6月份曾拒絕就可能爆發疫情發表公開聲明,因為病毒還沒進入英國。到7月份,英國各地開始零星出現小範圍疫情,他被要求公開講話,呼籲公眾保持冷靜,避免恐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7年亞洲流感病毒襲來,英國一個幼兒園沒有關門,但只有一個小朋友。

到了8月,亞洲流感病毒在英格蘭西北地區流行,不少學校被迫停課,僅倫敦就有11萬學童感染病毒,情況開始嚴峻。

這時,電台播出了一條建議,讓公眾在覺得自己感染了亞洲流感病毒的情況下不要去診所或醫院,而應該待在家裡,並服用阿斯匹林。

RCGP流行病觀察科科長華森聽到廣播後覺得非常不妥 — 媒體不應該鼓勵公眾自我診斷、自行服藥。他立刻請求RCGP理事會出面表明立場,駁斥這種建議。但理事會認為這麼介入不合適。

英國衛生部當時認為沒有必要就應對流行病大爆發制訂統一的規程,因為無法實施;最好的辦法是地方醫療官員制訂本地的抗疫措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亞洲流感過去半個世紀後,禽流感來襲,英國的應對就從容得多

吸取教訓

華森沒有放棄,隨即致函英國醫學雜誌(BMJ),指出疫情當前,醫療監管當局不承擔領導責任,而各種似是而非的建議、處方充斥大小媒體,公眾不明就裡,這種局面堪憂。

很快,英國醫學雜誌的讀者來信欄目一片抱怨聲。來信中有的要求英國醫學會立刻站出來擔當起領導抗疫的責任,以免公眾受媒體誇張、不確切言論的誤導,更多是投訴媒體助燃了兩種極端:一個是恐慌,沒有感染也亂吃藥,另一個是輕敵,相信亞洲流感沒有嚴重後果,對人無害的言論。

除了提醒各地衛生當局和醫療機構加強防備冬季流感疫情,再沒有其他針對亞洲流感大爆發的緊急抗疫統一部署。其結果是各地政策相差懸殊,有的地區學校完全停課,有的則只是取消集會和體育課。

當時是否有頂層機制對各地的抗疫措施和效果加以評估、成功經驗被整理出來向各地推廣,並不清楚。

不過,2009年春季爆發禽流感。半個世紀前的倉促被動局面沒有重演。

大英圖書館當年5月把RCGP網站上關於禽流感疫情和應對措施的所有網頁都建檔保存,“以供當前和將來研究人員查閱”。

也許,亞洲流感大爆發的教訓並沒有全部白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