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巨嬰國》的兩點思考


我讀《巨嬰國》的兩點思考

2021-01-09 龍貓先生說

對於《巨嬰國》一書,我有以下兩點思考:

01

中國人的巨嬰問題

國內知名心理學者武志紅有一個推斷:大多數中國人的心理年齡,都處於嬰兒時期。

在其著作《巨嬰國》中認爲中國人的集體心理年齡,沒超過6個月。

既然中國人的集體心理年齡沒超過6個月,還處於嬰兒時期。那就會造成一個現象:大家都是巨嬰。

巨嬰:成年嬰兒,即是心理發展說還停留在1歲前的成年人。

國內精神學界有個基本共識:中國人的集體心理年齡,沒有超過1歲,還停留在口欲期。

弗洛伊德將一個人的心理發展分爲五個階段:

口欲期,1歲前,嘴部是快感中心。

肛欲期,1-3歲,肛門是快感中心。

俄狄浦斯期,也稱爲性蕾期,3-5歲,孩子有了明確的性意識,快感中心也轉移到了生殖器部位,並且男孩了戀母弒父的動力,女孩有了戀父仇母的動力。

潛伏期,6-12歲,性能量像是突然間消失了一樣,孩子們表現爲更喜歡與同行夥伴交往。

生殖期,13-18歲,即青春期,性能量大爆炸,一個人身體上做好了生育的準備。

換言之,按照武志紅的說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理年齡,都處於嬰兒時期。

心理學家瑪格麗特·馬勒稱,6個月前的嬰兒,處於正常共生期,一個明顯的特徵,是母嬰共同體。

爲什麼叫正常共生期?只有這個階段的共生,是正常的,之後的共生,都可稱爲病態共生。

因爲大家都是嬰兒,所以還處於病態共生時期。最常見的就是母子共生。

比如婆媳大戰中的最常見的爆發原因,就是當婆婆的跟兒媳婦搶奪兒子,婆婆作爲母親還是無法放棄與兒子的共生,即便兒子已經結婚成家。

比如「媽寶男」,這種人羣表現爲什麼事情都聽媽媽的,即便結婚後還是聽媽媽的,很少有自己的主觀意見。

從這個角度看,就不難解釋爲何很多人即便成年了,其心智模式還想小孩,因爲他還是個巨嬰。

爲什麼會這樣呢?這樣從養育孩子的三個階段講起。

養育孩子有三個階段:

6個月,是共生期,我稱之爲一個人的階段,嬰兒覺得我和媽媽是一體的。

6個月到3歲,是分離和個性化期,兩個人的階段,我是我,你是你,我們在一起。

3歲後,是俄狄浦斯期,三個人的階段,我是我,你是你,我們中間還有我們共同擁有的另一個人。

中國父母容易認爲,孩子3歲前怎麼對待都可以,反正記不住。但其實是,孩子越小,越需要呵護和照顧,特別是前6個月,如果嬰兒嚴重缺乏愛,那就會導致最嚴重的心理問題。

所以也會導致即便很多人成年,但心智模式還是個小孩,究其原因就是孩子小的時候得不到照顧,以至於長大後仍然還像個小孩。

02

中國人的孝順問題

孝順是中國人最重視的問題,古人常講,不知道孝順的人,不能稱之爲人。

子女孝順父母在中國人眼裡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父母老了,子女就要贍養父母,這很正常。

但在中國人的孝順里,總會出現一些矛盾的地方。一方面重視孝道,另一方面又因孝道產生了許多的家庭問題,比如婆媳大戰,兄弟因贍養父母而反目成仇等等。

在這裡,我們不禁要問什麼是孝順?

在中國文化里,孝順就等於聽話,孩子從小要聽父母的,長大後也要聽父母的,總之你的一切都要聽父母,這是一種聽話哲學。

聽話哲學,有不合理之處:一直被要求聽話的孩子,他的精神生命逐漸被扼殺。也有其合理之處:若孩子不聽話,很多中國家長就會覺得生不如死。

這種觀念在人們早已根深蒂固,且看古文是如何論述的。

1、原文:爲人臣之禮,不顯諫。三諫而不聽,則逃之。子之事親也,三諫而不聽,則號泣而隨之。《禮記》

翻譯:作爲臣下的禮數是不可以當衆進言勸諫,進諫再三,君主還是不聽話,就要逃離他。做兒子的奉養父母,再三勸諫而父母不停時,就要號哭著隨從他們。

2、不得乎親,不可以爲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爲子。《孟子》

兒子與父母親的關係相處得不好,不能稱作是人;兒子不能順從父母親的心意,不能稱作是父母的孩子。

這種聽話哲學,從古文的論述可知,它只強調孩子一定要順從父母,無論父母要做什麼事,孩子唯一的選擇就是順從。

可問題是孩子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思想,孩子與父母都是獨立的個體。再者說怎麼就確定父母做的事情就一定是正確的呢?孩子做的事情就一定是錯的呢?

簡而言之,這種聽話哲學就是在扼殺孩子的個性發展。

說到此,不禁想起自己曾經經歷的事情。

在讀大學期間,曾參加過一個國學培訓班,其中有一個女老師是國學愛好者,在聊天中她說到如何培養孩子的。

她說:「我家的孩子,我不給他看電視,不看動漫,我只給他看國學知識,比如背《弟子規》《三字經》《論語》。」

這位女老師表面看起來和藹可親,可一旦談論與之相反的觀點,就表現的比較浮躁,言語不善。

我在想這位老師的做法,就是在扼殺孩子的個性發展,原本童年是最好的時光,孩子就應該用來玩的,卻被她用來背所謂的國學知識。很難想像這樣長大的孩子會怎麼樣的?

最爲變態且反人性的孝道故事《郭巨埋兒》。

話說晉代的郭巨因家窮,孩子出生後,自己的母親就會挨餓。於是便和妻子商量說,母親只有一個,孩子還可以再生,我們把孩子埋掉,用剩下的糧食供奉母親。他的妻子同意丈夫的做法。

這個故事來自《二十四孝》,但問題是如此變態且反人性的孝道故事,竟然流傳千年且被人奉爲美談。

我們想想看,家裡窮沒飯吃,你郭巨不會去砍多柴,種多點米嗎?當你丈夫要埋了孩子,作爲孩子的母親,你不會果斷拒絕嗎?爲什麼沒飯吃就一定要埋兒子呢?這種滅絕人性的做法,不就是個傻逼嗎?

關於中國人的孝順問題是一個死結,因爲中國幾千年來的文化傳統如此。但問題還是有轉彎的,隨著人們的經濟水平和文化素養不斷提高,人們對於孝順的做法也不會太偏激。

對於孝順,我們應該明確的態度有三:

第一,父母與子女都是獨立的個體,不存在誰就一定要聽誰的話的關係。

第二,子女負有贍養父母的義務,子女需尊重、關懷父母。

第三,良好的關係是建立在彼此尊重的基礎上,若父母不尊重子女,子女也可不需尊重父母。

03

小結

1、對於此文,主要是從中國人的共生問題以及中國人的孝順問題來切入,之所以挑選兩點,一是因爲這兩點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要去面對的事實,二是因爲全書在這兩點寫的較爲精彩、客觀以及準確。

我猜想,這篇文章並不那麼容易理解,畢竟這本書是顛覆認知的作品,需要讀者閱讀全書再理解會更好點。

2、《巨嬰國》這本書主要研究中國家庭問題,作者研究地較爲透徹,觀點也較爲新穎。

在閱讀中,最有啓發意義的有兩點,第一點中國人的心理年齡,第二點中國人的孝順問題,這兩點是我們每個人人都必須要面對的問題。

但此書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那就是把中國人描述爲「全能自戀的龍」,這個描述雖說有一定的心理學理論支持,但畢竟是作者的主觀想像,其正確程度仍然有待商榷。

3、此書的作者武志國內知名的心理學者,北京大學心理學專業碩士畢業,曾擔任於

《廣州日報》心理專欄編輯,後成立個人心理諮詢室,著書十幾本,有暢銷書《家爲何傷人》等。對於研究而中國人心理以及中國家庭具有豐富的經驗,集中在精神分析領域。

4、我的看法是:《巨嬰國》一書值得閱讀,武志紅的作品可以去讀,關於中國人家庭問題可以去研究,畢竟多了解總是對我們有好處的。

你們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