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國協四國紀行三(連載)


獨立國協四國紀行三(連載)

2021-01-11 電腦自駕游攝影綜合

走進費爾干納盆地

著名的費爾干納盆地——一個響亮的綠洲地名,碧草連天,在錫爾河和阿姆河的纏繞中,猶如鑲嵌在中亞大地上一塊奪目的翡翠,被人們譽爲「地球不老的容顏」。1997年夏末,我從納倫市經過14個小時的行程,終於走進了令人心馳神往的費爾干納盆地。

費爾干納盆地位於被天山支脈懷抱的中亞腹地,「東方古老的羅馬」、「絲綢之路的明珠」,這是人們對地處盆地內陸盛開著中亞文明瑰麗奇葩的古老城市撒馬爾罕和塔什乾的溢美之辭。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和古都撒馬爾罕古樸繁華而又充滿著時代的氣息。穿梭在現代化的高樓中、行走在寬闊的街道上,眼前衆多的名勝古蹟和車水馬龍般的人流總會把人的思緒帶向當年這裡在絲綢貿易和戰爭頻仍交織中文明發軔的悠遠歷史長河中。唐751年,安西四鎮節度使高仙芝曾率領3萬唐朝軍隊從碎葉(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市)出發迎擊石國(今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一帶)而與當地胡人引來的阿拉伯大食軍隊發生了一場戰爭,唐軍敗退後被俘的萬餘唐軍中的工匠被大食軍隊帶到了康國(今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一帶),這場戰爭使「絲綢之路的明珠」的歷史光彩因此黯淡了下來,但將建築和造紙術卻帶到了那裡,播撒了文明的火種,從此築起了「東方古老的羅馬」撒馬爾罕城市的繁榮。撒馬爾罕這座古都因15世紀帖木爾王朝一位集詩人、哲學家、天文學家爲一身的歷史名人兀魯伯而光彩四射。一生命運中充滿了傳奇和悲劇色彩的兀魯伯在1449年被一個近臣謀害身亡後帖木爾王朝從此也由盛轉衰。如今,看著兀魯伯生前曾督造的孤零零地斜插地下深處巨大的六分儀、已變成了店鋪的威儀的神學院、店鋪櫃檯上雕著兀魯伯頭像的菸斗,不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兀魯伯的星光永遠不會燃盡」,烏茲別克斯坦最偉大的詩人納沃伊曾寫下這句著名的詩句來悼念他。與中亞其他古城相比,撒馬爾罕和塔什干蘊涵著更厚重的人世冷暖顏色,歷史上瑰麗莫名的生生死死、恩恩怨怨迷幻色彩似乎都深深地陷進了兀魯伯頭像嘴裡叼著的永遠吐不盡濃煙的大菸斗中。

錫達利亞州錫達拉巴德農莊是烏茲別克一個普通的農村,遠離喧囂的現代化城市。1997年我在當地艱苦創業的日子裡,從這個農村無數次奔忙在烏茲別克許多城市的往返旅途中。驅車疾馳在烏茲別克大地上,當道路兩旁清水盈盈的灌溉渠道、一馬平川阡陌縱橫的碧綠田野和一排排搖曳的桑樹從眼前掠過時,望著這迷人的異域風光,我就會情不自禁地不由地想起了故鄉沃野千里的董志原。「棉花是我們的『四金』之一」,司機莎蓋爾自豪地告訴我,「但都上繳了國家」,他欲言又止。黃金、棉花、石油、天然氣是烏茲別克久負盛名的「四金」,雖然費爾干納盆地以盛產棉花使烏茲別克國家享有「白金」之國的美稱,但是獨立後的烏茲別克國家國有企業、聯合公司、集體農莊在國家銀行支票往來中控制著財富,這些豐富的自然資源並沒有使烏茲別克大多數普通民衆生活很快富裕起來。司機莎蓋爾意猶未盡的話語包含著對蘇聯解體以後現實艱難生活的迷茫與困惑以及對國家獨立後民族自豪感與大國失落感的矛盾心態。

前蘇聯步履匆匆地走出了費爾干納盆地,遠去的大國腳步聲如同兀魯伯的夢想永遠地飄散在他大菸斗里吐不盡的濃煙中,漸漸地消失在費爾干納盆地的深處,歷史和現實的迷茫、困惑、生死、恩怨也深深鐫刻在了古城衆多遺蹟中,融進了盆地車水馬龍般人流里,寫在了生活在這裡人們的臉上。 (完)

親愛的粉絲,歡迎關注留言。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
烏茲別克斯坦首都 塔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