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學家不懼危險,拋下所有,只爲能探尋獨角鯨的真相


生物學家不懼危險,拋下所有,只爲能探尋獨角鯨的真相

2020-11-19 熱門網絡小說

孔塞伊是我的僕人。他是個忠心耿耿的小伙子,我每次旅行他都跟隨著我。他是個正直的佛來米[佛來米,在歐洲西北部,比利時和法國之間的弗朗德勒地區。]人,我很喜歡他,他也很喜歡服侍我。他性格穩重,規規矩矩,爲人熱情;生活突發意外,從不大驚小怪。他心靈手巧,什麼都會。他雖然名字叫孔塞伊[法語中「孔塞伊」意思爲「建議」。],但卻從不提什麼建議,即使問他他也不提。

由於同我們這些巴黎植物園的學者圈子中的人經常接觸,孔塞伊耳濡目染,漸漸地也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我覺得他都快成專家了。他對博物學的分類非常精通,能像雜技演員一樣靈巧地把門、綱、亞綱、目、科、屬、亞屬、種、變種等,分得清清楚楚。不過,他的學問也僅限於此。他對分類掌握得十分嫻熟,其他方面就不行了。他深諳分類理論,但卻缺乏實踐,我想,他也許連抹香鯨與一般鯨魚都分不清楚!但他卻是個正直而誠實的小伙子!

十年間,孔塞伊跟隨著我到處進行科學考察,他從來不去考慮旅途遙遠,鞍馬勞頓。無論前去哪個國家,不管是去中國還是去剛果,他都準備好行囊,說走就走,二話不說。他去哪兒都不在乎,連問都不問一聲。另外,他身強體壯,肌肉發達,什麼病也傷不著他,而且他還總是心平氣和,處事隨和,從不發火,總之,他心地善良,很好相處。

小伙子三十歲,同他主人的年齡之比是十五比二十。請大家原諒,我用這種方法來說明我今年已年屆四十歲。

不過,孔塞伊也有個缺點。他過分地拘禮,跟我說話客氣得過分,使用第三人稱。

「孔塞伊!」我又叫了一聲,一邊興奮地著手準備行裝。

當然,對這個忠心耿耿的小伙子我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平常,我是從來不問他可否跟我一起出行的。但這一次就不一樣了,這可是一次遠征,時間也不知要多久,而且險象環生,是去追逐一個能把驅逐艦像敲核桃似的敲碎的大動物。再沉著冷靜的人,對這種事也得掂量掂量。孔塞伊會怎麼說呢?

「孔塞伊!」我第三次叫他了。

孔塞伊來了。

「先生叫我?」他邊走進屋裡邊問。

「是呀,小伙子。幫我準備一下,你自己也準備一下。我們兩小時後出發。」

「悉聽尊便,先生。」孔塞伊平靜地回答。

「一分鐘也不能耽誤。把我所有的旅行必需品,衣服、襯衫、襪子等,不用數了,儘量多拿,往我的大箱子裡塞。趕快去收拾吧!」

「那先生的標本怎麼辦?」

「以後再說吧。」

「怎麼?先生的那些原始獸類、蹄兔目獸類、羚羊屬動物以及其他動物的骨骼標本都怎麼辦?」

「先寄存在飯店裡吧。」

「那先生的那隻活鹿豚呢?」

「我們不在時,請別人給喂喂吧。另外,你讓人把我們的那些用於研究的動物想辦法運回法國去。」

「這麼說,我們不回巴黎了?」孔塞伊問。

「回……當然要回……」我支支吾吾地回答說,「不過,得繞個彎。」

「先生喜歡繞彎就繞吧。」

「啊!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稍稍繞點道而已。我們要搭乘『亞伯拉罕·林肯』號走。」

「先生覺得合適就好。」孔塞伊平靜地回答道。

「你知道,我的朋友,事關那個怪物……就是那頭深海獨角鯨……我們要把它從海上清除掉……我是《海底的祕密》這本四開兩卷本著作的作者,是不能不隨法拉格特艦長一起出海的。這任務很光榮,不過……也是個危險的任務!我們不知道要跑到哪兒去尋找它!這種動物可能變化多端,反覆無常!可我們仍然得去找它!好在我們有一位膽大心細的艦長……」

「先生去哪兒,我就跟您到哪兒。」孔塞伊回答道。

「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的好!我實不相瞞,這種遠航很可能會有去無回的!」

「悉聽尊便,先生。」

一刻鐘後,我們的箱子收拾停當了。孔塞伊幹這種事毫不費神,我敢肯定他什麼都不會忘了的,因爲這個小伙子整理起衣服和襯衫來,如同給鳥類和哺乳類動物分類一樣地輕車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