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東傳,除了孕育西遊記這個大IP,還給中華文明增添了什麼色彩


佛教東傳,除了孕育西遊記這個大IP,還給中華文明增添了什麼色彩

2020-12-13 大衛觀歷史

佛教東傳,除了孕育西遊記這個大IP,還給中華增添了什麼色彩?

佛教於公元前二年傳入我國,因傳入的時間、地區、途徑、民族文明和社會不同,而形成南北二傳、三大語系,即北傳漢語系、藏語系和南傳巴利語系。從漢魏以至明清,佛教都很盛行。魏晉時有很多皇帝曾下詔在各地興建寺院、佛塔,組織翻譯佛經。據史書記載,隋朝時有佛寺3985所,僧尼23萬。

唐初玄奘到印度求法,帶回佛典657部,並著《大唐西域記》。唐代高僧義淨在公元671年由海路去印度求法,帶回梵語佛典400餘部,著有《南海寄歸內法傳》、《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等。這些著作是研究印度與東南亞歷史與文明的寶貴資料。佛教在不斷融合與發展中形成獨具特色的中國佛教,對中國文化產生積極的影響:

佛教對文字的影響

反切拼音中國原來沒有拼音,所以教育不能大規模普及。佛教傳入中國,由於佛教是梵文,是印歐語系。所以中國出現拼音。此時的拼音,不是拉丁拼音,而是反切拼音。反切拼音,指的是用一個元音的詞和一個輔音詞,兩者拼寫出第三個詞。比如我要拼寫共。我找一個古字、找一個送字。然後讀出第三個字。反切拼音的普及,使得中國字可以自學,可以大規模普及底層教育。

佛教文化對中國文學的影響

佛教文化對中國文學語言的影響。佛教的傳入,爲中國文學語言增添了新的詞彙。據語言學家們通過仔細分析得出結論:漢語中約有35000單詞出自佛經翻譯。如世界、實際、如實、相對、現象、覺悟、解脫、頓悟、衆生、六道、有情、無情、淨土、彼岸、知識、唯心、比量等都來自於佛教典籍。它們極大地豐富了我國文學語言的寶庫,使漢語言的表現力更爲靈活。源於佛教的成語就達三百二十六條。如:六根清淨、拖泥帶水、大慈大悲、生老病死、心猿意馬、唯我獨尊、不可思議、冷曖自知、皆大歡喜、菩薩心腸、大千世界、天龍八部、當頭棒喝、現身說法、借花獻佛、呵佛罵祖、癡人說夢、泥牛入海、井中撈月、功德無量、五體投地、僧多粥少、苦中作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等都源於佛教用語。它們不僅方便了人們的思想交流,也極大地推進了中國的文學創作。

佛教文化對中國文學思想的影響

無常文化佛教的基本教義就是無常。日本的《平家物語》開篇說祗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娑羅雙樹花失色,盛者轉衰如滄桑。驕奢淫逸不長久,恰如春夜夢一場;中國的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但是中國傳統是沒有這個思想,孔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並沒有無常、苦的概念。春秋時期,齊景公問晏子說,如果人不死多好啊。晏子回答說:如果前面的國君不死,還有你登上國君之位嗎?你會發現,在這個例子中,晏子並沒有苦、空的概念。後來出現的無常,都是佛教思想。

佛教文化豐富了中國文人的想像世界,更豐富了中國的文學思想。佛教傳入前,中國傳統的思想中只有今生今世,既無前世,也無來世。佛教傳入之後,給中國帶來了三世(前世、今世、來世)因果、五道(天、人、畜生、餓鬼和地獄)輪迴以及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的思想。這些思想一下子把中國文人的想像世界打開了。極大地豐富了中國人的文學思想。被列爲我國四大奇書之一的《紅樓夢》,就是深受佛教思想影響的一部巨著。它透過家庭的興亡盛衰,表現人生若夢、世事無常,字裡行間,佛家思想流露無遺。

佛教文化對文學創作手法的影響

佛教傳入之前,中國文學的體裁非常單純。詩是詩,詞是詞,散文就是散文,韻文就是韻文,志是志,列傳是列傳。隨著佛教的傳入,使中國產生了一種散韻、說唱交錯的新文體。如:後世的彈詞、平話就是這種創作手法傳入的結果。佛教傳入之前的中國神志怪小說,一般都十分短小,每篇僅以一個故事爲主,從頭到尾平鋪直。佛教經典中的印度故事則不然,它一般都以一個主要故事爲骨幹,在敘事過程中再穿插許多小故事。如《摩訶婆羅多》即屬此型。這種敘事方法對中國的小說創造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尤其是推動了當時的唐傳奇的創作。

佛教文化對中國書畫的影響

中國歷代書法家中,不少高手出自釋門,如狂草懷素,「退筆成冢」的智永,唐草無出其右的懷仁,工草隸的貫休等;或書法名家深受佛教影響,如王羲之等,單是佛理便對中國書法產生了深刻內在的影響。人們知道,佛法雖廣,其要者無出於戒、定、慧三學。夫戒者,主要是收束身心;定者,則在專志凝神;而般若智慧,則使人窮妙極巧。此三者均與書法之道相通。其中,尤以禪定之功與書法之道最爲密切。「書聖」王羲之也說:「夫欲書者,先凝神靜思,預想字形,令意在筆前,然後作字。」柳公權則說:「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

佛教對中國古代繪畫影響

即出現了佛教石窟壁畫藝術。這些石窟中,有大量的佛教本生故事、菩薩、羅漢、天王、飛天等壁畫。在繪畫風格上,我們可以看到一種熔中國傳統與外來藝術於一爐的畫風——既有粗獷遒勁的西域畫風,又有線條飛舞的漢族傳統畫法;既用蒼勁線條表現地獄的陰森可怖,又有用柔和的粉線、朱線表現極樂世界的美麗圖景;既有「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磅礴氣勢,又有天衣飛揚、樹影婆娑的細巧意境,帶有明顯的漢畫風格與域外畫風相混合、相融合的特點。而敦煌石窟中的壁畫,從悽厲恐怖的佛本生故事畫一變而爲規模宏大、色彩絢爛的經變畫,用濃墨重彩描繪了佛國淨土的種種美妙樂趣:佛坐蓮台、衆聖環繞、天女散花、彩雲繚繞、金閣瓊樓、玉宇仙山、樂伎列坐、舞女當筵、瑤草奇葩、珠翠綺羅。

佛教文化對建築和音樂的影響

中國古代的建築,力求精美,如房屋前後之陳列布置,左右美妙的點綴。特別是一般佛寺之營造,結構之精緻,氣派的弘偉莊嚴,皆仿印度原始佛教之狀態,至於遍布中國大陸各地之佛塔,更足以代表佛教堅毅之精神,給人神聖而崇高的感覺。晚唐詩人杜牧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的詩句,可知當時的寺院之多!現在中國古代建築保存最多最好的是佛教寺院。中國四大佛教名山是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華山、浙江普陀山。

中國古樂甚佳,但佛教來華,更有新調加入,使舊調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而有特別的發展,如「魚山梵唄」「寺院鐘聲」等樂曲,皆摹佛經中極好之梵音,至於佛寺中檔磬鐘鼓等,皆僧衆起居與共之禮樂,使人聞之,俗念頓消。中國詩人多喜聞佛寺之暮鼓晨鐘,而歌詠出絕妙詩詞歌賦,即使是現代樂府,亦多取韻於佛教唱誦,可見佛教音樂之感人。

佛教對本土儒學的推動作用

理學思想的發展中國的宋明理學,就是以佛教思想重新整頓儒家思想。比如,理學的概念其一、理一分殊。這是典型的古希臘哲學的探討方式,由於公元一世紀,希臘化對於印度佛教的改造,出現大乘佛教思想。進而傳入中國,中國第一次接受了古希臘哲學思想的探討方式。所謂理一分殊,來源於華嚴宗思想,他的核心在於,用一個簡明的原則,完成整個宇宙觀的整頓。其二、心學思想。王陽明的心學思想很明顯來源於佛教的思想,特別是禪宗思想。

爲何佛教能夠如此的切合中華文化

爲什麼佛教能夠成爲中國文化的一部分?這就是印度文化彌補了中國文化的空缺。中國文化缺什麼?缺少對於下層人士的普世關懷。大乘佛教起源於公元一世紀。在公元一世紀,世界的宗教開始有普世化傾向。比如說,基督教興起,改造了原來以色列的上帝,成爲了一個普世化的上帝形象。在《舊約》中,上帝不是全人類的上帝,而是以色列人的上帝。而佛教也是如此,佛教的彌勒思想、彌陀思想,都是普世化思想的分支。包括大乘佛教興起以後,提倡救度衆生、深入世間而學佛。都是這個文化思想的發展的延續。而中國文化缺少對於底層人思想的啓蒙,中國的儒家思想對於中高級知識分子有吸引力。而對於底層,只是延續著宗法文化。對於個人的思想啓蒙,沒有展開。

佛教傳入以後,特別是大乘佛教,以此填補了中國文化的空缺。其次,中國文化沒有宗教色彩,儒家思想只是有教團組織。但是佛教傳入以後,中國徹底出現了宗教,並且影響道教。道教就是用佛教的教團組織去整頓道家思想形成的。這是對於下層人士,但是對於上層人士,佛教也有其深遠之處。由於中國文化,沒有進入探討宇宙觀,中國文化的顯學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全部探討人倫話題,缺少探討宇宙觀的思想。於是上層文化出現一個文化斷層。因此,上層人士往往藉助於道家思想,去探討玄之又玄的道,以此彌補。佛教傳入以後,空性、佛性、心性、如來藏思想完全彌補了上層人士的空缺。並且以此,發展出徹底的佛教本體論思想,也就是一心開二門思想。對於中國文化最深遠的影響,就是適應了,農業文明的壓抑人格。佛教文化比道家文化還要消極,恰恰適應了農業文明的消極態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