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大師鄧老遺體告別儀式廣州舉行,患者特意來「見最後一面」


國醫大師鄧老遺體告別儀式廣州舉行,患者特意來「見最後一面」

2021-01-10 騰訊網

被稱爲廣東人的「寶貝」,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在1月10日離開了大家。

今天的廣州殯儀館白雲廳內莊嚴肅穆,上午10時30分,鄧老的遺體告別儀式在這裡舉行。

南都記者 衛迎 攝

現場各界人士敬獻的花圈擺滿了白雲廳的兩側。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鄧鐵濤教授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全國首屆國醫大師、現代著名中醫學家,享年104歲。他生前所在單位廣州中醫藥大學師生代表及社會各界人士齊聚於此,把白雲廳擠滿,他們來此爲鄧老送行。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生是中醫的人 死是中醫的魂」現場懸掛的輓聯如是寫道。

南都記者 衛迎 攝

這位已走過1個世紀的老者正如輓聯所描述的一樣,爲中醫的發展和傳承貢獻自己的一生。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他曾成功研製「冠心丸」、「五靈止痛散」等中成藥。他捍衛中醫如生命,曾多次在擯棄的呼聲中堅守中醫的發展和傳承,被稱爲「鐵桿中醫」。

南都記者 衛迎 攝

他曾帶著中醫團隊「闖入」危急重症領域,爲治療世界性難題的重症肌無力提供了中醫方案。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他還開出預防SARS藥方,並在SARS藥方的基礎上,改良發展出「鄧老涼茶」。在他96歲的生日慶典上,鄧老曾說:「我就是爲中醫而生的人。」

遺體告別儀式現場一切從簡,符合鄧老生前希望喜喪、喪禮從簡的要求。鄧老的大弟子,現任浙江中醫藥大學的教授鄭洪曾向記者回憶道:「因爲鄧老是一個非常樂觀的人,他在生前就告訴我們,如果去世了,不要過分的悲傷,這是喜喪,一定要從簡,不要複雜。」

「我把我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我還怕什麼呢?」在生命後期,鄧鐵濤曾對弟子、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教授吳偉這樣說。

南都記者 衛迎 攝

現場前來送行的各界人士一一從鄧老遺體前走過、鞠躬,不時有人流下淚水。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鄧老兒子、廣州中醫藥大學鄧中光教授致答謝辭時表示,鄧老的一生,正如輓聯所寫的,生是中醫的人,死是中醫的魂。「他倡導中醫的科學發展觀,應該是四大經典爲根,各家學說爲本,臨牀實踐是生命線,仁心仁術乃中醫的魂。」在21世紀,鄧老對中醫事業的振興與騰飛滿懷信心,他認爲中醫事業的發展需要一大批的鐵桿中醫。「何爲鐵桿中醫,他詮釋的是立足於中華文化雄厚的基礎之上,既善於繼承又勇於創新的人才,他們有深厚的中醫理論,他們有科學的頭腦,有廣博的知識,能與21世紀最新的科技相結合,以創新發展中醫藥學的優秀人才。」

鄧老兒子、廣州中醫藥大學鄧中光教授致答謝辭。 南都記者 陽廣霞 攝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現場發言的學生代表、廣州中醫藥大學劉小斌教授說,將繼續傳承鄧老的學術,爲中醫藥事業不懈努力,「鄧老雖然離開了我們,但是他的精神永志,風範長存,鄧老,您安息吧,一路走好!」

鄧老學生代表、廣州中醫藥大學劉小斌教授發言。 南都記者 陽廣霞 攝

南都記者 張志韜 攝

有鄧老的患者特意來到遺體告別儀式現場。陳叔和妻子陳太是鄧老的患者,陳太在婚後三年一直沒有懷孕,他們找到鄧老,鄧老給夫妻開了20副中藥,吃了16副就懷了。「今天見到鄧老很激動,一定要來見他最後一面。」

南都記者 陽廣霞 攝

蘇先生是鄧老的好友,今日他也來爲鄧老送行。得知鄧老逝世後,他寫了這段話以懷念鄧老。

南都記者 陽廣霞 攝

南都記者 張靜 攝

南都記者 陽廣霞 攝

鄧老生前照片

鄧老生前在住院期間,仍然不忘囑咐弟子傳承好中醫。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大內科主任吳偉曾回憶:「面對死亡,他的態度很積極豁達。他在住院的時候,多次跟我講,如果我們這代人沒有把中醫傳承好,就成爲歷史的罪人。」鄧老在遺書中寫道:「我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產是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

他的精神永志,風範長存。廣東人的「寶貝」,一路走好!

鄧鐵濤(1916-2019),1916年農曆10月11日出生於廣東開平,1932年就讀於廣東中醫藥專門學校,1938年正式從事工作,1992年其「脾虛重症肌無力的臨牀和實驗研究」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廣東省人民政府曾兩次向其授予「廣東省名老中醫」稱號。2003年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聘爲「抗非」專家顧問組組長,2005年被聘爲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計劃)首席科學家。2007年被評爲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類)項目中醫診法代表性傳承人。2009年入選國家人社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組織評選的首屆「國醫大師」,是當年廣東唯一獲此殊榮者。

采寫:南都記者 陽廣霞 曾文瓊 張志韜 衛迎 張靜

相關新聞

104歲國醫大師鄧鐵濤離世:跨界收徒丁磊梁冬, 留下最大遺產鄧老遺囑感人,弟子追憶恩師教誨「想做醫生,先學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