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亭詩句河橋酒,一樹紅絨是馬纓


長亭詩句河橋酒,一樹紅絨是馬纓

2021-01-09 掌閱富民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陽和啓蟄,品物皆春。春天悄悄來到你我的身旁,花兒盛開在我的家鄉。昆明市最美後花園——富民 ,再一次成爲春天的秀場。

馬纓花開了!你沒有看錯,馬場的馬纓杜鵑開啦。

「閒折兩枝持在手,細看不是人間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藥皆嫫母。」白居易曾這樣讚美它。

杜鵑熱烈奔放,嬌艷欲滴,那些薄如絲昂的花瓣奪人眼球,動人心魄,有著無與倫比的美。

馬纓花又名馬纓杜鵑,它不同其他杜鵑一般,只長得半米高,馬纓杜鵑高3~8米,最高可達12米以上。花開滿樹時,給人一種秀麗,大氣的美感。

杜鵑雖爲我國十大名花之一,但人們常見的只有春鵑、皋月杜鵑、夏鵑這一類較矮的盆栽杜鵑,而馬纓花這一類高山杜鵑的美麗卻少有人問津,更無法知曉原來文人騷客所讚美的杜鵑花,居然可以美的這般不可方物。

顧隨因喜愛馬纓花而創作的詩詞《浣溪沙·詠馬纓花》也是頗受歡迎。

一縷紅絲一縷情。

開時無力墜無聲。

如煙如夢不分明。

雨雨風風嫌寂寞,絲絲縷縷怨飄零。

向人終覺太盈盈。

花兒雖簌簌飄落,卻舞出了一生中最美的色彩。讓人不禁領會到幾分「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意境。

馬纓花在彝族中是吉祥、美麗、幸福的象徵。昔古時,彝族舉行盛大的分氏族儀式時,均要祭馬纓花神,在馬纓花樹前進行分氏族禮儀。馬纓花樹成了彝族的祖根,朵朵綻放的花則成了彝族分代族後各氏族人丁興旺的象徵。

每年農曆二月初八,當漫山的馬纓花紅遍的時候,彝族人民就要過馬纓花節,且要舉行祭馬纓花神的儀式。

關於彝族馬纓花節的由來,至今還流傳著一個美麗動聽的愛情故事。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曇華山上有一個名咪依嚕的姑娘,她長得像朵鮮花一樣美麗。她會繡花,繡出來的花朵能吸引來蜜蝶翻飛;她愛唱歌,歌聲能引來林中的百鳥張望;她會耕地、織麻、牧羊。

一天,她在放羊的山坡上,一邊織麻,一邊放羊,唱起了動人的放羊調,優美動聽的歌聲,飄過了高山深谷,深深打動了在遠山打獵的青年朝列若的心,迷得他忘了打獵。

循著歌聲,翻過了無數山崗、丫口,越過了無數深谷溪流,挨近了咪依嚕,在半山坡的一片雪白的花叢中和她對歌。歌聲傳遞了心愿,訂下了兩人的終身。

那時,曇華山有個極其狡猾兇殘的土官,他在高山頂上蓋了座「天仙園」,欺騙彝家人民:「我請了仙女下凡,在天仙園教人們織布繡花,每寨都要將最漂亮的姑娘送去侍候仙女。」

實際上,凡是抓去的姑娘,都一個個被土官任意糟踏、蹂躪。就在咪依嚕和朝列若約會的一天,土官派人來說「天仙園選中了咪依嚕,必須在三天內送去,否則殺死全家,燒光寨子」。

咪依嚕的阿媽,哭得死去活來,要跳崖自殺,鄉親們紛紛準備躲進密林。咪依嚕決不讓鄉親們爲難,也不讓阿媽遭罪。

爲了拯救受苦受難的鄉親姐妹,她摘了一朵含有劇毒的白馬纓花,插在頭帕上,毅然登上山頂,瞞過家丁,隻身闖進了「天仙園」。

土官從沒見過這樣美麗的姑娘,沒碰到這樣爽快的事,高興得垂涎三尺,連骨頭都酥了。立刻傳家丁端來了酒,準備和咪依嚕暢飲。

咪依嚕對著兇殘的土官,面不改色,取下頭上的白馬纓花泡在酒里,舉到土官面前說:「願你我永遠相愛,共同幹了這碗同心酒」。

說完自己先喝了兩口,才遞給土官,土官早已如醉如癡,接過酒碗,一飲而盡。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倒在地上。

朝列若捕獵回來,得知咪依嚕進了「天仙園」。他怒火燃胸,別上快刀,張弓搭箭,呼叫著咪依嚕,向「天仙園」奔來,嚇得土官的家丁拼命奔逃。

朝列若找到了咪依嚕,她早已閉上美麗的眼睛,他傷透了心,抱起咪依嚕,走出了「天仙園」,邊走邊哭,邊走邊喊,叫他心上的人,走遍了曇華的山山嶺嶺,哭幹了眼淚,滴出了鮮血,鮮血把山山嶺嶺的馬纓花染得血紅血紅。從此,曇華山就開出鮮紅的馬纓花。

彝家人民,爲了懷念這位獻身除惡的姑娘,每逢農曆二月初八這天,采來朝列若用血淚染紅的馬纓花,插在門頭上,拴在牛羊角上,別在農具上;把馬纓花視爲吉祥、幸福的象徵。

這一天,人們穿上色彩鮮艷的盛裝,頭上插著鮮花,帶上美味佳肴,來山頂團聚。招親呼友,舉杯助興,共祝吉祥、幸福。

未婚青年男女,在圍著篝火歡歌起舞中,選定自己的情侶,互送鮮花,作爲定情禮物。

這個傳統節日,從很久很久以來,世代相傳,直至今天。

馬纓花還是許多人心中的白月光,不言中是道不盡的款款深情。

一代文學大師季羨林在散文《馬纓花》中,講述了他與馬纓花的一段故事:

「 有一天,在傍晚的時候,我從外面一走進那個院子,驀地聞到一股似濃似淡的香氣。我擡頭一看,原來是遮滿院子的馬纓花開花了。在這以前,我知道這些樹都是馬纓花;但是我卻沒有十分注意它們。今天它們用自己的香氣告訴了我它們的存在。這對我似乎是一件新事。我不由得就站在樹下,仰頭觀望:細碎的葉子密密地搭成了一座天棚,天棚上面是一層粉紅色的細絲般的花瓣,遠處望去,就像是綠雲層上浮上一團團的紅霧。香氣就是從這一片綠雲里灑下來的,灑滿了整個院子,灑滿了我的全身,使我仿佛游泳在香海里。

花開也是常有的事,開花有香氣更是司空見慣。但是,在這樣一個時候,這樣一個地方,有這樣的花,有這樣的香,我就覺得很不尋常;有花香慰我寂寥,我甚至有一些近乎感激的心情了。

從此,我就愛上了馬纓花,把它當成了自己的知心朋友。

——季羨林散文《馬纓花》

它能告訴我很多事情,帶給我無窮無盡的力量,送給我無限的溫暖與幸福;它也能促使我前進。我願意馬纓花永遠在這光中含笑怒放。」

——季羨林散文《馬纓花2》

馬場——富民人民的賞花聖地

春花當令的季節,漫山盛開的馬纓花成爲山間第一等絕色,讓整個馬場都詩情畫意起來。春遊踏青時,莫要錯過了這場春天與馬纓花的約會。

張冬紅/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