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動物傳人疾病日增的原因和解決方案 – BBC News 中文


新型冠狀病毒

最初爆發於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蔓延到全球大約70個國家,總計病例接近9萬宗。

據報導,引發此次疫情的新病毒來自漢口華南海鮮市場的某種野生動物。

如果證實,這已不是第一次人類從動物身上感染疾病,而且,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

城市化、環境破壞、氣候變化等等元素正在改變人類與動物之間互動的方式,未來它可能成為更大的問題。

動物傳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居民戴上口罩保護自己和他人。

過去50年,許多傳染病在從動物跨越物種傳播到人類之後,開始迅速蔓延。

這其中包括:1980年代源於人類近親黑猩猩的HIV/愛滋病毒;2004-07年源於鳥類的禽流感;2009年的來自於豬的豬流感;

2003年的薩斯病毒(又譯非典和沙士,SARS)則來自蝙蝠,但通過狸貓傳給人類。埃博拉病毒同樣來自蝙蝠。

實際上,人類大多數新型感染病毒都來自野生動物。但近年來,隨著環境變化加速了這一進程。

同時,加上城市居民人數的增加以及國際旅行的普遍,疾病傳播的速度更快更廣。

疾病如何跨越物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數動物都攜帶病原體。

大多數動物都攜帶可引起疾病的細菌和病毒的多種病原體。

而這些病原體的進化和生存就取決於它們是否能找到新的宿主。這是疾病跨越物種的一個方式。

病毒到了新的宿主身上,比如人身上,人體的免疫系統試圖殺死這種新的病原體。

兩者於是展開一場永恆的生死較量進化遊戲,看誰先能找到新方法殺死對方。

環境和氣候變化正在減少和改變動物的棲息地,迫使它們改變生活方式、居住地以及誰吃誰等。

與此同時,人類在過去50年的生活方式也發生巨大變化。目前,全球55%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中,50年前,這一比例為35%。

人類生活的大城市也為許多野生動物提供了新家園:老鼠、浣熊、松鼠、狐狸、鳥類、狐狼以及猴子等。這些動物生活在城市的公園和花園綠地中,以人類的垃圾和廢棄食物為生。

生活在城市的野生動物往往比生活在野外的動物生存的更好,因為城市有充分的食物供應。問題是這會使城市空間成為疾病的大染缸。

誰受到的威脅最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與猴共享城市空間

病原體找到新宿主形成新疾病後通常更危險,這也是為什麼任何新出現的疾病都令人擔憂的原因。

相比來講,有些群體更容易感染這些疾病。

例如,那些從事清潔與衛生工作的城市群體,他們接觸和攜帶新疾病的機會更多。

同時,由於營養和衛生條件差,他們的免疫力也相對低下。如果生病了,可能也沒錢就醫。

新感染能在大城市迅速傳播的另一個原因是,人們居住擁擠密集,空氣質量不好,並接觸和共享同一空間表面。

另外,在某些文化中,人們還以城市野生動物為食,包括從周圍地區抓獲的叢林獵物。

我們是否應該改變行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希望人類今後不再出售和食用野生動物。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知道武漢肺炎的傳播速度和嚴重程度。

為此,許多國家已經採取入境管制和取消航班等有關措施抑制疫情的進一步擴散,其經濟損失更是顯而易見的。

以2003年為例,薩斯在6個月中所造成的全球經濟損失大約為400億美元。

可以想像,這次經濟損失的慘重,只能更大。

我們何以為對?

圖片版權
LIU JIN

Image caption

孔雀也被出售

我們應該改變現有的思維模式。

通常,社會和各國政府傾向於把每一次的新傳染病視作單個危機,沒有意識到它們是世界變化的一個徵兆。

我們改變環境的機會越多,就越有可能破壞生態系統並為疾病的爆發提供機會。

目前,人類只記錄了10%的病原體。因此,還需要更多的資源和人手來尋找那剩下的90%,以及哪些動物攜帶這些病原體。

以倫敦為例,有多少老鼠生活在倫敦人的周圍,它們身上都攜帶哪些疾病?

許多城市居民珍視其周圍的野生動物,但我們也應該知道一些動物所具有的潛在威脅。

因此,有必要知道哪些動物是新來者;哪些野生動物是被人們殺死或是當做食品,甚至把它們拿到市場去出售給別人食用?

改善衛生條件、垃圾處理以及病蟲害防治是幫助阻止疾病爆發和傳播的有效途徑。

同時,從更廣義範圍來說,也需要改變人們對環境的管理和互動方式 。

流行病將成為人類未來的一部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城市中生活著大量老鼠

認識到不斷有新興疾病出現和蔓延能讓我們在抗擊大規模流行病時掌握主動權,因為這將成為人類未來生活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100年前,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導致全球範圍內5億人被感染,並最終有5000萬到1億人死亡。

科學進步和全球衛生方面的巨大投資,意味著未來如果再遇到這樣的大規模疫情會得到更妥善的管理和控制。

但是,這種風險依然存在,並且具有潛在災難性後果。

如果再發生類似的疫情,將會給世界帶來巨變和重組。

上世紀中葉,西方曾有人聲稱可以征服感染病。

然而,隨著城市化進程、貧富差距以及氣候變化將會進一步干擾我們的生態系統。

因此,我們必須認識到新興疾病已成為一種日益增長的風險。

根據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本敦教授(Prof Tim Benton)的文章改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