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勤洗手、疏遠社交距離在非洲貧民窟根本不起作用 – BBC News 中文


Celestine Adhiambo with her kids圖片版權
Mukuru Promotion Centre, Winnie Ogutu

Image caption

阿迪安博決定買少點食物去為孩子提供更多食水。

為防控新冠病毒,歐洲和許多發達國家採取封城、關閉邊境等措施。但有幾百萬人連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建議也無望遵從。

全球約有十億人生活在類似貧民窟的環境中,這佔世界城市人口的30%。這些住房的通風、排水和排污設施很少,使得疾病很容易傳播。

43歲的阿迪安博(Celestine Adhiambo)與丈夫和六個孩子住在內羅畢的穆庫魯區(Mukuru)貧民窟。這個家庭的一居室房屋沒有自來水或電。她說,孩子們一走動就會撞到對方。

她告訴BBC:“如果要預防感染,我們不可能將一個孩子與另一個孩子分開。我們沒地方這樣做。這裡沒有更多的空間。政府應該將感染者帶到醫院。”

她的丈夫是一名木匠,收入約為400肯尼亞先令(3.15英鎊,4美元),全家人每天花約50先令買10桶水。

但水供應不穩定,在沒有水的日子,這個家庭不得不放棄他們習以為常的洗快澡。

圖片版權
Mukuru Promotion Centre, Winnie Ogutu

Image caption

當局似乎並無在穆庫魯區有任何防疫措施。

穆庫魯區有五十幾萬人居住。這些房屋用硬紙板或塑料做成,而比較富裕的人則住在用瓦楞鐵皮製成的房屋。這裡沒有廢物回收,大部分廢物直接排入河流。

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善心穆庫魯”(Mercy Mukuru)在該地區開辦了四所小學,共有7000名學生。負責人基林(Mary Killeen)說,約一半學生買不起肥皂。

阿迪安博說:“我很擔心。如果病毒在當地傳播,那將很可怕。”

曾任世衛代表的姆佩勒(Pierre Mpele)博士曾在中非和西非許多國家工作過,他說非洲家庭可能更加擁擠,在某些情況下,多達12人共享一所小房子。他說:“居家隔離在很多地方都不可能做到。”

苦苦掙扎的不僅僅是貧民窟。約翰內斯堡和欽奈這兩個城市去年差點沒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地方受到食水不足的威脅。

住在欽奈郊外的兩個孩子的母親賽辛德拉納特(Shanthi Sasindranath)告訴BBC:“如果像去年一樣缺水,勤洗手會很困難。”

去年缺水時,她的家人從50多公里開外的農業井買未經處理的水來維持生存。

公共廁所和水站很少,她說人們沒有遵循公共衛生建議。

“在當地的火車上,乘客在距離別人臉只有幾英吋遠處咳嗽,有的甚至沒有遮住嘴咳嗽。如果我指出這點,有些人會道歉,而其他人只會直接打架。”

圖片版權
Shanthi Sasindrantah

Image caption

賽辛德拉納特說,如果沒有水就不能讓家人定期洗手。

親朋好友每天都來她的公寓,而賽辛德拉納特尚未想出如何減少人際互動的辦法。

“我告訴孩子們要慢慢地把手洗乾淨。我告訴他們,無論何時他們從外面回來,即使出門五分鐘,他們都必須洗手。我們這個家庭不像以前一樣頻繁外出。”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醫療服務提供專業的講師蘭伯頓(Poppy Lamberton)博士說,需要政府更大力度的措施。

“有些政府很窮,但總比個人富。在爆發疫情的情況下,它們應該能隔離整個社區。”

世衛表示正努力支持政府應對本次大流行病。但姆佩爾博士希望世衛能提供一份能在發展中國家起作用的抗疫指南。

他還呼籲在非洲全面爆發危機之前社區領導人應該有更大的參與度。

他說:“最大的希望是該病毒沒有在非洲迅速傳播。據報導,大多數病例來自從中國或歐洲返回的人。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它沒有迅速傳播。”

世衛說非洲大陸上沒有旅行史的人際傳播很少,遏制傳播是最合適的策略。

回到穆庫魯,最近幾週似乎沒有任何變化。阿迪安博說,她感到無助,正在做她唯一能做的事。她說:“我正在向上帝祈禱,拯救我們和社區免受病毒的傷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