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克獎得主艾伯茨談轉化醫學:科學家用一年級詞彙翻譯莎翁


“我一開始沒有意識到生物學有如此強大的複雜性。”在10月31日舉行的世界頂尖科學家生命科學3.0和交叉研究論壇上,現年83歲的美國國家科學院前院長、2016年拉斯克醫學特別成就獎得主布魯斯·邁克爾·艾伯茨(Bruce Michael Alberts)教授如此感慨。


美國國家科學院前院長、2016年拉斯克醫學特別成就獎得主布魯斯·邁克爾·艾伯茨(Bruce Michael Alberts)教授。圖 澎湃新聞記者賀梨萍

艾伯茨是全球著名的生物化學家,他和其他幾位科學家撰寫的教科書《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廣泛應用於大學的入門課程,該書於1983年首次出版,被譽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細胞生物學教科書”。“我寫的這本教科書已經有43年的歷史了,迫使著我不斷的閱讀並和專家共同討論問題,每次修訂新版本的時候,我們都為自己還仍然對很多東西未知而感到慚愧。

延伸閱讀  公共場所人臉識別或全面被禁!剛剛,歐洲議會決議,AI監管再收緊

艾伯茨強調,要理解生物學的複雜性,需要多學科的合作。從其年輕時的所學談起,他以一張示意圖舉例稱,“我們一直在學所謂的反饋和前饋迴路,從A到D、從D到E,但是事實上這一切沒有這麼的簡單,這些都需要控制。”他認為,實際的細胞運作方式或許要複雜幾千萬倍,而沒有數學學科的介入,要理解這樣的迴路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認為教科書在這一方面的進展很緩慢,提醒道,教科書的編寫者們一直沒有意識到的是,所有基於細胞化學的正反饋和負反饋迴路創造瞭如此複雜的相互作用網路,這些網路產生了重要的新特性,需要新的計算方法來解決。

艾伯茨談到,我們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進一步地推動相關的工作,同時也需要量化的方法去分析理解生命化學的複雜性。他同時提到一個現狀,“我們知道,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經常會強調所謂的‘轉化’生物醫學研究,但是在這麼多未知面前,我們認為基礎科學研究對於生物機制的理解仍然是極為重要的。”

艾伯茨還是頂級學術期刊——美國《科學》雜誌的原總編輯。他在此次論壇上提到其曾經審閱過200多篇《科學》社論,其中一篇來自年輕的女性學者—美國貝勒醫學院兒科及分子與人類遺傳學教授胡達·佐格比(Huda Y Zoghbi),該文章深受艾伯茨本人認同。佐格比在2016年曾獲有“東方諾貝爾獎”之稱的邵逸夫獎生命科學與醫學獎。

上述這篇社論發表於2013年,題為“The Basics of Translation”,佐格比當時將轉化研究的任務比喻成把一本書從一種語言翻譯成另一種語言。艾伯茨在論壇上直接引用了文章的原話,“轉化醫學面臨的挑戰是,科學家們正試圖用一年級學生的詞彙和經驗,去翻譯像莎士比亞般複雜和深度的文字。”

延伸閱讀  全球晶片新規再次來襲!千年老二韓國三星已選擇妥協:那臺積電呢?

佐格比當時強調,我們對不同細胞型別、不同發育階段和正常生理條件下的大多數通路功能的理解,仍然是初步和零碎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