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在疫苗到來之前,未來的旅遊是什麼樣子 – BBC News 中文


在海灘,人們有可能在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用有機玻璃隔開來單獨曬日光浴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海灘,人們有可能在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用有機玻璃隔開來單獨曬日光浴

日光浴者要用有機玻璃互相隔開,坐飛機之前要驗血和全身噴灑消毒劑……這些聽起來好極端,但卻是旅遊業界裡的一些人為了在全球解封之後讓度假遊客感到安全和舒適,切切實實在研究考慮的措施。

要說國際旅遊什麼時候會重啟,現在還為時尚早——比如,阿根廷就將禁飛令延長至9月,而英國一名部長級官員則說,他最近都不會去預訂夏季的度假旅遊。

但是,當跨境旅遊能夠重新開始的時候,它將會是什麼樣子?

以下這些是你可能將看到的。

機場

很多地方的機場,包括倫敦在內,都已經根據政府指引採取措施,服務必須出行的旅客,所以這些措施可能聽起來已經很熟悉。

其中包括在任何時候都要保持一至兩米的距離(住在一起的人除外),機場多個地方設有消毒洗手液,以及盡量將旅客更平均地分流至各個航站樓。

在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SA)稱,在安檢前和安檢後,旅客都應該洗手,並持續20秒——這是依據官方指引。

不過,香港國際機場已經在測試全身消毒裝置。香港機場表示,這個裝置能夠在40秒對用戶進行消毒,方法是噴灑消毒劑,殺死皮膚和衣服上的細菌和病毒。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國際機場正在測試“全身消毒”裝置。

該機場還在試用自動清潔機器人,它會到處移動,用紫外線殺死微生物。類似的機器人已經在臨時醫院病房裡試用過。

有電子傳真機亭的機場還鼓勵旅客盡可能地使用這些機器,以避免非必要的人際接觸。

大多數機場都要在大樓各處展示海報,對相關措施指引進行解釋說明。

無畏旅遊集團(Intrepid travel group)的首席執行官桑頓(James Thornton)表示,由於更嚴格的檢查程序,在機場通關的過程很有可能會用時更長。

“就像過機器之前將液體和電子設備取出來一樣,新社交距離指引可能也會成為常態,”他說,“我們還有可能看到免疫護照的出現。”

今年較早前,數家機場宣布,它們將引入“熱能探測”來試圖阻止病毒從境外輸入造成的進一步擴散。

不過,專家對這套程序的有效性卻看法不一,因為有一些人是無症狀感染者,而且也有很多機場並不會引入這套程序。

但是,有些公司則會多走一步。阿聯酋航空(Emirates)會在迪拜機場為乘客在登機前提供快速的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測試。阿聯酋航空表示,測試能夠在10分鐘之內得出結果。

飛機上

當你在飛機上就坐時,乘務員通常掛在臉上的微笑,你就只能靠想像了,因為他們大多數將會戴上口罩。

你可能也會選擇報以微笑,但是你也很可能戴著一個口罩——因為越來越多的國家都建議這樣做。

與此同時,你的心情應該會相對放鬆一些,因為你知道大多數主要航空公司都會加強清潔和消毒程序,讓你的小桌板、座椅和安全帶都得到恰當的消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是達美航空(Delta)在2020年4月25日從明尼阿波里斯至巴爾的摩的國內航班機艙。

如果你在大韓航空(Korean Air)訂了機票,看見機艙走廊上有人穿著全身防護服(PPE)時不要驚訝,因為該航空公司表示,有計劃為機艙工作人員提供防護服、手套和護目鏡。

此外,或許現在你會比平常更加樂於看見你旁邊的座位上沒有人,因為多數航空公司都表示,航班不會全部訂滿,中間座位也會保持空缺(至少這是個好的開始)。

途易航空(TUI Airline)一名僅願意透露名字克里斯蒂安(Christian)的飛行員表示,雖然在飛機上將乘客攤分開來在社交距離指引上是合情理的,但是它可能會被證明是“成本巨大”的。

“失去三分之一的座位意味著,要么是航空公司虧本經營,要么是我們回到往日巴黎飛尼斯來回機票售價相當於如今的1000英鎊(1145歐元;1245美元)的美好舊時光。”

克里斯蒂安表示,那些非常依賴旅遊業的國家已經在聯繫運營商。 “我相信我們將會在這個季節末尾看到航空業的小規模重開,部分地點的航線將會重新開始運行。”

到達之後

在意大利的一個海灘度假,聽起來如何?實情是,你可能要在一塊一塊高高立起來的有機玻璃中間穿行。這些玻璃將會用來分隔日光浴者,你得在這樣的情境中找到沙灘上的陰涼地點。

“我看到過草圖,”北歐旅遊業研究學院(Institute for Tourism Research)的厄爾夫·桑塔格(Ulf Sonntag)說,“在意大利,他們正在認真考慮這個想法。”

桑塔格說,歐洲的很多地方也在研究如何在酒店裡管理客人的方法,包括只允許相鄰的酒店間隔開放,或者同一樓內的房間間隔開放入住等。

“如果核心目標是保持社交距離,那他們就要遵守這個規則。看起來地中海度假酒店的泳池是不會開放了,”他補充說。

餐廳則在考慮將餐桌分得更開,而葡萄牙酒店連鎖集團維拉家樂(Vila Gale)表示,該集團已經在“囤積洗手液”和“起草一份單點菜單代替自助餐”。

尼科拉斯·西普薩斯(Nikolaos Sipsas)是雅典的一名醫學教授,他同意自助餐是一個大風險,此外泳池、酒吧和海灘也是。

“我看到希臘海灘的人很稀疏,換句話說就是,遊客是有的,但是他們不會離彼此很近。我們不會看到出現有秩序的海灘上人們緊挨著彼此躺在沙灘上的情況。”

  • 該如何調適“解封”後的心理健康及焦慮
  • 歷史學家眼中的冠狀病毒“政治危機”和後疫情世界

另一些歐洲國家則在討論用所謂的“旅遊通道”來連通受新冠病毒影響最小的國家和地區。

比如,克羅地亞已經表示,可能會向來自捷克和斯洛伐克的遊客提供特別通道,在今夏來享用該國的海灘。

旅遊會從此改變嗎?

以上這些假想中的旅遊方式,你或許聽起來並不喜歡,而且不喜歡的很可能不止你一個。事實是,未來有很多的假期更有可能要在家鄉度過。

“人們很可能會較少出國旅遊了,曾經被稱為’宅度假’(staycation)的方式可能會變成常態,”英國旅遊運營商Fresh Eyes的創辦人安迪·盧瑟福德(Andy Rutherford )說。

盧瑟福德說,在疫症全球大流行之下,遊輪、滑雪假期和長距離飛行可能都將失去吸引力,特別是在焦點重新回到綠色科技以及應對氣候變化的當下:“我們對旅遊的支持將建立在互相尊重、團結和負責的基礎上。”

桑塔格也同意,全球大流行可能會令人們的習慣發生改變:“本國遊可能會令人們意識到,你不一定總是要去那麼遠。”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60%的受訪者表示會在冠狀病毒受到控制之後等兩個月再訂機票——40%的人則表示會至少等六個月。

已經在全球範圍裁員10%的波音(Boeing)公司表示,至少在2023年之前都不期望航空出行會回到2019年的水平。

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的母公司國際航空集團(IAG)則表示,這個過程可能會需要“好幾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