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意大利護士用鏡頭記錄抗疫之戰 – BBC News 中文


Nurse Paolo Miranda holding a camera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保羅·米蘭達

“人人都說我們是英雄,但我自己不覺得。”

保羅·米蘭達(Paolo Miranda)是一名重症監護病房的護士,他供職的是克雷莫納市唯一的醫院。

這座小城位於疫情爆發的中心倫巴底大區(Lombardy)——目前有2167人感染病毒,199人死亡。

在過去一個月,米蘭達和很多同事一樣,每天持續不間斷地工作12小時。

“我們是專業人士,但是都很累了。現在,我們感覺自己就在戰壕里,所有人都很害怕。”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成為全球新的疫情震央

保羅喜歡拍照片,而他決定要記錄下重症監護病房裡艱苦卓絕的境況。

“我不想忘記發生過的事。這將會變成歷史,而對我來說,畫面比文字更有力量。”

在照片裡,他想要展現同事們的力量,還有他們脆弱的一面。

“前天,我的一個同事忽然之間就在走廊里大叫起來,並且上躥下跳。”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至3月19日,意大利已報告40000多例新冠確診病例

“她剛剛接受了新型冠狀病毒測試,並且發現自己沒有感染。”

“她平常都是很穩健的一個人,但是她這一次怕了,一時控制不住自己。她也只是個人。”

眼下對保羅和他的團隊來說是一個艱難考驗的時期,但是他們為此團結在一起,互相幫助彼此。

“有時候,我們有些人會崩潰:我們感到絕望,我們哭,因為在病人情況沒有好轉時,我們覺得很無助。”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這種時候,團隊裡的其他人就會立刻站出來,試著安撫情緒崩潰的護士。

“我們會說笑話,逗他們笑,甚至是大笑——不這樣的話,我們會瘋掉。”

在大約四個星期的時間裡,意大利有近3000人死亡。

目前有超過34萬宗確診病例——特別是在疫情嚴重的北方城市,醫生和護士為此疲於奔命。

保羅至今做了九年的護士,他見過很多人死去——他已經習慣了。

但是,在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當中震撼他的是,他看著如此多的人都是孤獨地死去。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Image caption

醫護人員準備巡視病房

“通常病人在重症監護室死去的時候,都會有家人圍繞在身邊。他們的死是有尊嚴的,我們也會在那裡幫助他們,這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

但是在過去這一個月,為了防止傳染,拜訪是不被允許的。親友甚至都不能來醫院。

“我們救治的這些感染病毒的人,基本上就像獨自一人被丟到一邊一樣。”

“孤獨地死去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不希望這降臨到任何一個人身上。”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不堪重負的醫院

克雷莫納的醫院已經臨時改成專治新冠肺炎的醫院,——目前大約有600名病患在醫院裡,其他一切的醫療服務都暫停了。

新增病人一直在出現,但是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已經沒有床位了。

“我們已經在任何可以的地方設床,在醫院的每一個角落——現在真的都擠滿了。”

在醫院大門外,他們正在建設一個臨時醫院,以給重症監護病房提供多60個床位,但是這仍然不夠。

黑暗盡頭見光明

這種情況,保羅如何應對呢?

他說,整個國家對這些護士所表達的愛,是令他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很多人被讚頌為英雄。

克雷莫納這家醫院裡的團隊,收到的禮物已經堆成山。

“每一天我們進來工作,都會發現有新的禮物。”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比薩餅、糖果、蛋糕、飲料……前天我們還收到1000個咖啡機過濾包。這樣說吧,這些碳水化合物就是我們的精神支柱。”

這些禮物給了保羅一些安慰,但是他從來就沒有辦法完全不去想醫院的事。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一天的工作結束之後回到家裡,我整個人都垮掉,但當我睡覺時,又會一晚上醒來好幾次。我的大多數同事也都是這樣。”

唯一支撐著他的就是自身的力量。

不過,這種狀況似乎越來越嚴重了,保羅覺得一天比一天累。

“這一刻,我還看不到黑暗盡頭的光明,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只希望這一切馬上結束。”

圖片版權
PAOLO MIRAND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