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 中國抗疫措施與古希臘人德拉古有什麼關係 – BBC News 中文


浙江的一個公園裡,保安人員用AR(擴增虛擬實境)設備測量公園遊客的體溫。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浙江的一個公園裡,保安人員用AR(擴增虛擬實境)設備測量公園遊客的體溫。

從中國武漢爆發新冠病毒肺炎至今,疫情已經蔓延到世界近200個國家,40萬人確診感染,近2萬人死亡。

武漢,經過史無前例的封城抗疫措施之後,終於控制住了疫情。中國政府已經宣布,武漢將在4月8日解封。而在世界其他國家,越來越多的政府正在步中國的後塵,採取封城、隔離等嚴格措施。

然而,從中國對武漢採取嚴格防疫措施開始至今,外界對中國的做法經常聽到的一個形容詞是draconian,即德拉古式的、極為嚴苛的意思。

3月24日,美國《紐約時報》在報導韓國的抗疫經驗時寫道:韓國與中國是壓制住新感染病例上升的僅有的兩個國家,但是韓國沒有像中國那樣採取德拉古式的嚴苛措施限制言論和人員流動,也沒有像歐洲和美國那樣採取損害經濟的隔離措施。

  • 英國加大抗疫力度 全民居家隔離禁足至少三週
  • 武漢居民舉報抗疫工作有假:從孫春蘭督察看中國難題

同一天,英國《衛報》在評論中國美國抗疫作用的社論—受災的世界沒有領頭人—一文中稱:儘管中國在疫情爆發後採取的德拉古式的嚴苛措施似乎至少在目前控制住了病毒在中國內部的傳播,應該也為其他國家爭取到了準備的時間,但中國當局掩蓋了武漢爆發的疫情,壓制那些試圖提醒人們注意的吹哨人,讓新冠病毒在內部傳播之後又擴散到海外。

那麼,德拉古式究竟是怎樣的呢?德拉古又是何許人也?

德拉古

Image caption

德拉古為古雅典人制定了一套完整法律——《德拉古法典》。這也被認為是雅典的第一部成文法典。

德拉古(Draco)生活在公元前7世紀的希臘雅典。由於年代久遠,人們對他的生平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出身貴族,受過良好的教育。

時值古希臘剛剛開始創建法律體系的萌芽階段,德拉古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為古雅典人制定了一套完整法律 —《德拉古法典》。這也被認為是雅典的第一部成文法典。

德拉古作為貴族會議授權的法律制定者,在撰寫這部法典時處處維護貴族的利益。然而,這套法典極為殘酷,許多輕罪被重罰,例如盜竊、懶惰等罪行,依法判處死刑等,以致有種說法稱,德拉古的法律不是用墨水寫成,而是用的鮮血。

德拉古嚴酷的法律並沒有解決古雅典深重的社會矛盾。不久,德拉古的法典被繼任者梭倫基本廢除,只保留了其中有關謀殺等罪行的很少部分。

但是,德拉古作為歐洲歷史的一部分融入語言文化。德拉古式(Draconian)被用來形容嚴酷的法律或者法律裁決,而且逐漸放棄了原本的大寫拼法,演變成一個充滿貶義的形容詞。

在《牛津字典》中,德拉古式的解釋是:極度嚴酷;而這一形容詞通常指當局或統治者所實施的政策或措施。

民主與專制

時至今日,被形容為德拉古式的法律或者措施,常常讓人聯想到侵犯隱私人權、扼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甚至有獨裁、專制和反民主的嫌疑。

這或許是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在全盤照搬中國抗疫經驗的問題上心存遲疑的原因之一。更何況國情不同,要照搬中國抗疫模式的風險也不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人》報發表的抗疫評論文章呼籲:在執行德拉古式法規的時期請維護澳大利亞特有生活方式。

文章認為,每一次聽到政府宣布新的對自由的限制措施,就忍不住擔心,因為人們要經歷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狀態下當局收緊控制開始監控。

而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週一(3月23日)晚間向全國發表講話,呼籲民眾採取更嚴格的隔離措施後,《每日郵報》政治事務編輯詹姆士·塔斯菲爾德寫道:首相終於被迫採取德拉古式的措施。

在中國疫情得以控制,內部感染病例幾乎為零,各行各業準備恢復正常的抗疫勝利中,中國政府以及官媒大力宣傳自身抗疫模式多麼成功並期待外界的複制。

不過評論人士認為,西方社會對德拉古式的嚴酷立法和政府限制公民自由的措施行為有一種根深蒂固的警惕:疫情當前不得已而為之,疫情過後人們感恩的將是全社會的共同努力和守望,讚頌的是民主制度所賦予的言論自由和信息透明,而絕不會是實行德拉古式極端措施的政府和領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