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等離九運,土木星的會合周期跟它沒關係


別傻等離九運,土木星的會合周期跟它沒關係

2021-02-18 觀星台

因爲星台君微信里全是神棍,所以我朋友圈昨天被土木星相會刷了屏。

本來是個常規天文事件,但看到了一套新的觀點——「因爲土木星相會,離九運已經在昨天到來。」 讓我一口老槽瞬間噎住,十分想一吐爲快。

這次推文就是要給大家捋明白,元運之說的真實起源。

當你們都看懂之後,就能理解爲啥我刷到這則瘋狂傳播的朋友圈之後會如鯁在喉,無語凝噎。

其實少微我日常會被問到元運之說到底是怎麼來的,不過我一般都喜歡打馬虎眼不回答,因爲這個東西的源流要想講清楚的話,非常的彎彎繞繞,中間要經過很多步的論證。

比如這個月月初,我就在一個澀圖開車遊戲羣里講了一波這個考證,沒有外傳。

之所以之前一直沒有對外講這個源流,沒有搞成文章推送,是因爲我不愛跟外人講這個。

理由嘛,因爲講了他們也聽不懂,講完了人家還得diss我,說是我不懂玄空祕傳真傳神傳。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已經很習慣了,不整這種自討沒趣的活,有這時間對牛談琴,還要被牛教育怎麼彈琴,我寧可玩NS去。

但是昨天三元九運這玩意因爲土木合的天象又刷屏了,然後又有學員也問到我這玩意。

可見被這說法毒害的人太多了,爲了節省個人功夫,省的每次被問到都得解答半天,還是決定寫出來給大家吧。

內心OS:雖然想想還是挺可惜的,寫出來的話。星台君又永久性的失去了一個鑑定憨憨的套路。

以往星台君遇到吹噓三元九運源自土木相合的人,都是可以直接用關愛阿庫婭的眼神看他們的。

當然,之前沒寫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部分內容太觸及遁甲的內核,以及太扒玄空家的底褲,所以星台君爲了一團和氣,好些年一直處於看破不想說破的狀態。

現代玄空熱是從港台興起來的,這個屬於業界共識不需要我再多科普了,而三元九運可以說是玄空的理論內核,立身之本,這部分科普我也懶得寫了,有興趣的自己學一下三元九運和玄空,很簡單,不用找人學,多問問萬能的百度,你們可以的,百度問不明白也可以問問閒魚,學到可以大概看懂這篇文章就好了。

說三元九運源自土木會合周期,在港台也是很早期就有的造勢行爲了,因此「20年一運源自土木會合周期」這個說法,得到廣泛傳播非常正常,因爲可以說是三元九運傳播之初就有的「科學」說法。

比如這本由台灣老牌知名占星師秦瑞生所寫的《三元玄空理論與實證》,也採用了這個說法。

所以哪怕占星圈這種比起祿命風水圈子,更考慮實際天文的圈子也會採信元運源自土星木星相合周期的說法。

但這個說法也顯然很站不住腳,不然就不會有昨晚的刷屏,因爲實際天文跟20年一運是脫節的。

首先要知道「行星相合原理」的概念,簡單講就是木星和土星在天球上運動的角速度不同,所以二者總會有撞到一起的時候,建議百度,我懶得水字數。

然後我們會知道,土星和木星二者的相合周期的具體數據是約19.66年,並不是元運之說的整整20年。

不要小看這相差的0.34年,用個200年就得相差3.4年,也就是說如果三元九運真的是土木相合周期的話,九運用個一輪,就得差個3.04年。

(太歲:想當年我也是因爲歲星實際周期是11.87年與理想的12年的差別,成爲了虛擬天體。)

因此,元運源自土木會合的說法,更傾向於現代的附會之談。

而尬吹者,喜歡鼓吹古人是通過常年觀察天文才得來的三元九運大智慧,古人要是這麼智慧,能觀察不到這玩意用個一輪就得差3年麼。

所以二十年一運的說法是怎麼來的呢?接著往下看。

在探討三元九運的真正起源時間前,我們先看看史料文獻,看看什麼時候已經出現了元運之說。

很多前人考證「元運」之說,普遍都會覺得這種說法是宋朝邵雍搞出元會運世的皇極體系之後,才有的說法(尤其是某些喜歡將祖師追溯到宋朝吳景鸞的喜歡搞這種說法)。

但事實上,唐朝的具注歷里就已經廣泛採用了作爲「三元九運之表」的紫白九星。

唐朝的具注歷都比較殘破,這裡截圖放出的是大宋寶祐四年丙辰歲會天萬年具注歷,長得好看一點,不是唐朝的大家湊合一下,唐宋的具注歷內容和寫法差不多,參考這個圖就好,注意左上角的月紫白。

所謂具注歷就是現代的「老黃曆」的早期形式,就是具有註解的歷表,唐朝的具注歷中廣泛的有紫白九星內容,可見三元九運這套東西在當時是民用的顯學。


與傳統玄學圈子尤其是三元風水界的常規印象「玄空元運興起於清朝蔣大鴻」大不相同,紫白的普遍應用是非常早且古遠的事。

最爲典型的文物便是敦煌文獻s2620的《唐年神方位圖》,根據這份文物我們可以看出,從唐初各種歷注的書里,就一直流行搞紫白九星,而且可以看出紫白九星的流行多半遠早於唐朝,至少隋朝就已經愛這麼玩了。

(書影摘自《鄧文寬敦煌天文曆法考索》)


無獨有偶,我們可以從另一份史志中的描述來看紫白九星的來源。

從這一段還看不出什麼,這裡主要講的是日家奇門的九神體系被唐玄宗所崇信,九宮貴神進入了國家官祭體系。

然後看這裡,大臣對九宮貴神體系的詳細描述。

注意這裡出現的日家九宮貴神和紫白九星顏色的對應,跟今天的完全一致。

然後可以注意一下這裡提到的《黃帝九宮經》,跟後面還要講到的東西有點關聯。

然後還有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宋朝的時候,九宮貴神跟紫白九星顏色的對應有了些變化。

結合上文的《唐年神方位圖》中多次九星顏色出錯,我們可以推測,在以往紫白九星的顏色可能存在多個版本,並非鐵板一塊,也可能是對唐朝來說,紫白九星的理論草創不久人們還較爲生疏的緣故。

然後我們再看一則記載,《星曆考原》裡對於紫白源流的描述,插個題外話,《星曆考原》很多內容經常是摘自元朝的《歷事明原》的,所以裡面的很多記載,其實比清朝早很多。

裡面對於紫白九星的描述則非常滑稽。

御定星曆考原卷二
  

年神方位

三元年九星

黃帝遁甲經曰三元者起於九宮也以休門爲一白死門爲二黑傷門爲三碧杜門爲四綠中宮爲五黃開門爲六白驚門爲七赤生門爲八白景門爲九紫。


○鬼谷三元歌曰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今苦未休偶遇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謹虔修神龍負圖出洛水彩鳯銜書碧雲里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先須掌上排九宮縱橫十五在其中須將八卦輪八節一氣統三爲正宗

○通書雲九宮者神負文於背禹因以陳九疇即洛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爲肩六八爲足五數居中縱橫斜皆成十五者是也河圖則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而先儒有除十用九之說所謂河圖洛書相爲經緯八卦九章相爲表里者也,東漢張衡變九章爲九宮,從一白二黑三碧四綠五黃六白七赤八白九紫分三元六甲以數作方而一白居坎二黑居坤三碧居震四綠居巽五黃居中六白居乾七赤居兌八白居艮九紫居離,是爲九宮,靜則隨方而定,動則依數而行。

按上元甲子中宮起一白中元甲子起四綠下元甲子起七赤,三元一百八十年而一周,葢一百八十者以宮數九與花甲六十俱可以度盡也逐年逆轉。如甲子年中宮起一白乙丑年中宮起九紫而其實甲子年一白在中宮乙丑年一白則在干六故紫在中宮似逆而實順也以其年所直星入中宮順行九宮如康熈二十三年甲子一白入中宮二黑居干三碧居兌四綠居艮五黃居離六白居坎七赤居坤八白居震九紫居巽也余仿此。

這是星台君見過的唯一一份說「紫白九星是東漢張衡」創的的資料。

(其實搞玄空的若是多看點書,看到這份記載怕是可以嗨皮的把宋朝的吳景鸞pass掉,以帶數學家張衡爲祖師爺,對外吹逼的時候別提多有面子了。)

當然這則記載里,關鍵不在於張衡,而在於紫白跟奇門的對應,以及「東漢”這個關鍵的時間節點。

例如紫白界一直都會糾結一個問題,爲啥「一六八」這三顆星是白的吉星?

只要我們把紫白和奇門原始的一局排出來,就豁然開朗。

因爲168白,正好對應的是奇門的開休生三吉門,所以它們是白是吉星。

這也是爲何一些奇門論述里也會講到三白,例如都天撼龍八十一論里會說,其一曰都天八卦,其二曰入地三元,其三曰行軍三奇,其四曰選宅三白。

而當我們分析完上面這麼多東西之後,就會明白,紫白和奇門之間有著很深刻的淵源,這份淵源,其實就是三元之說。


在大約東漢至魏晉時期,人們嘗試將一直使用的六十甲子紀日法,與當時流行的洛書九宮行棋結合,誕生了三元之說。

人們發現,如果把六十甲子飛布於九宮中,需要飛布三次才能剛好甲子終,九宮也終,因此一輪飛布就是一元,三輪之後就是三元。

換句話說就是60與9的最小公倍數是180,正好是3個六十甲子,9個20。

三元之說對於當時術數界的影響,遠比今天人們所認爲的大。


不僅僅是誕生了奇門遁甲這樣的以三元作爲核心的術數,還對當時的祿命,風水都造成了甚深的影響。

例如敦煌祿命文獻所保留的這種三元九宮類祿命術。

又或是傳入西夏,藏地的九宮。

(淘寶上熱賣的文殊九宮八卦圖)

又或是八宅風水也避不開的三元命卦說,都是側面反映了隋唐之時,三元九宮類術數的文化影響力。

實際上都是根植於東漢至魏晉這一時期的三元之說。


因此20年一運的說法來源,究其原因正是基於三元之說,九宮管三元,因此3X60=180=三元除以九宮=20年。


與土木相合的周期,其實當初在創造的時候,完全沒有關係。

如果你覺得上文內容還沒能說明紫白飛星和三元九運的真正起源時間,那麼還有一個非常彎彎繞繞的考證思路作爲鐵證。

就是三元九運它總得有個起算的時間點,總得有一年開始作爲上元的第一年,然後我們不斷的將20年一運,三運一元,不斷的排到今天,才有我們今天能看到的,外面瘋狂吹噓的2024年我們要從下元八運換下元九運。

什么九紫離火大興,所以對應離卦的網際網路,玄學,文化產業類東西要昌盛啦,傳統文化也得復興啦,我們的好日子就要來啦~!之類的說法。

(比如神棍局這個換皮號的線下活動,所造勢宣傳的就是換元運的說法,頗爲典型。)

那麼這個起算時間點,到底是哪一年呢?

然後我們如果去探究這個問題,會發現網絡上各種文章都會告訴你,自黃帝元年的時候,三元九運就開始用了。

在這裡星台君不去吐槽「所謂的黃帝元年其實是民國的時候才搞出來的概念」,這個槽我真的已經吐膩了。

網上的一干文章之所以鼓吹三元九運是從黃帝元年起算的,是因爲老神棍們不知道別的,然後也不知道三元九運的真正源流,所以就閉著眼睛瞎吹說三元九運的起算點是黃帝元年。

但凡你按照黃帝元年的公元前2698年,算一下三元九運,就會發現,這樣推算的話,其實現在是二黑運,而且黃帝元年也很難被180整除。

很簡單的算法,比如大家都說2004年換8運,2698+2004=4702,4702除以180=26餘22,過了一個元,充分說明如果黃帝元年是三元九運的起算點的話,現在是二黑運而不是艮八運。

所以網上也有一些認真算過這個問題的人,他們捋出來除非黃帝元年是下元甲子的開始,這樣排布輪到現在,才是艮八運。

截圖自網絡博文《三元九運何時始?(上)》

起算點這個問題,在傳統天文學裡,就是很經典的「曆元」或者說是「積年」問題,所謂曆元,或者是積年,簡單講就是一部曆法,總得有個起算運行的起點。

而歷代的曆元,一直在改變,究其原因,是因爲古人總有個理想化的歷算起點。

古代曆法中一般都設有曆元,作爲推算的起點,這個起點,習慣上是取一個理想時刻。通常取一個甲子日的夜半,而且它又是朔,又是冬至節氣。從曆元更往上推,求一個出現「日月合璧,五星聯珠」天象的時刻,即日月的經緯度正好相同,五大行星又聚集在同一個方位的時刻。這個時刻稱爲上元。

但是歷代隨著對行星觀測的逐漸精準化,以及更多的天文周期的發現比如交點月、近點月。行星運行速度一類的天文常數越來越精密,所以小數點後面的位數越來越多,理想的「上元」的要求越來越苛刻,所以你想求得更精準的各種行星會合的那個時間點,自然運算起來那個天文數字會越來越大。

從最初的漢朝《三統曆》裡的劉歆給出的太極上元是公元前 23639144年(千萬級),到元朝《重修大明曆》裡的383768657(億),而這個數據歷代都在不斷的改,因此這個數據,其實是具有時代特徵的,可以用於斷代。

而且元運之說的起算點,古人通常也是根據他們所處的那個時代的積年數據來設立的。


所以我們可以通過計算一些上元積年的數據,來對照三元九運的起點,我們就可以斷代三元九運的創立時間。


這個運算的工程量非常大,過程在此省略。

最終我們會發現,唐朝的有個數據非常符合,那就是《太乙金鏡式經》裡的太乙積年數。

(17年與前輩探討了這一問題後,前輩的成文)

而太乙積年數跟官曆中的上元積年還是不太一樣的,因爲早期的上元積年並不考慮冬至甲子日夜半子時日月合璧五星連珠的時候是不是甲子年。

而太乙積年,主要是用於太乙下行九宮的,太乙行年又是時常按照60甲子的規律來整的(用五元六紀,360年一個大周期,剛好是兩個三元),因此太乙積年數,基本上起算時間,都會吻合三元的起點。

而太乙下行九宮,跟遁甲術之間,又是同樣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在約莫東漢到魏晉這一時期就有了太乙數,有了太乙積年數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而王希明給出的這個太乙積年數是他自己另立了一套新法,並且diss自己的太乙前人如下。


臣按宋琨置元,似童兒戲。推求人紀之年,下求不得日辰,上求不得冬至。自三百餘年,學者何多,逮於淳風,但效尤而已。


所以在王希明給出的這個太乙積年數之前,相信也有著許多符合今天的三元九運起算的早期的太乙積年數。

例如上文中出現的《黃帝遁甲經》,《黃帝九宮經》一類的古代軼書,裡面是明確記述了早期的遁甲,紫白的內容,其裡面也十分可能給出了類似太乙積年數一類的三元起算時間內容。

學術界也有過前人探討九宮行年的誕生時間,還有一個起算年份的數據會比較符合,就是符天曆里的曆元。

原紙《七世越光健奎》

與我們上面探討的,也是類似的探源思維,不過學者們是順著符天曆和七元甲子術的起算時間來附帶著探究的,不是順著遁甲與三元的關係順藤摸瓜的,所以得出的結果會稍晚些。

(所謂七元甲子術,也就是二十八宿值日禽星的內容)

不過人家得出的,也是九宮行年的起算年份是約出自唐初的結果,而且七元甲子術是非常明確的受到西域外來的印度,或者說西方天文占星知識才有的,出現於唐朝的術數。

後續七元甲子的內容也跟九宮行年一樣,被收入了官曆,這也充分說明唐朝是一個重要的從早期的「曆日」到「具注歷」的時代。

所以基於三元的九運紫白飛星的理論體系,雖然很可能在東漢到魏晉這一時期就已誕生。(聯繫上文的「東漢張衡變九章」,「太乙積年契合元運」)

但是其理論的進一步完整。例如從最初的只用於值年,再推廣延伸到值月,日,時,也多半是在隋唐尤其是唐朝這個重要的發展時期進一步的完善。(聯繫上文的七元甲子術起算於唐朝的符天曆,具注歷中出現除了早期的年神紫白外,還有月家紫白內容。以及西夏吐蕃藏地等地區接納了唐朝風行的三元九宮行年內容,可見三元九運的真正風行就是因爲唐朝的普及推廣開來。)

這就是三元九運之說的真相。

5所以說,三元九運跟宏觀經濟政治規律沒有半毛錢關係。

不知道你們身邊是否有這樣的朋友,反正少微我朋友圈裡十個人里九個是神棍,天天都有人刷元運之說,然後盼星星盼月亮的等著離九運的到來,以爲到了2024年,自己就能翻身。

包括有幾回跟在銀行工作或者是在投行工作的朋友聊天,我發現他們也都以元運之說來講接下來的經濟戰略。

這種時候,我只能說大家都被毒害的太深了。

要知道,元運之說在現代玄學界這麼風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爲玄空風水家們的鼓吹。

「換運」這種東西,對於玄空家們來說,是二十年一遇的大裝修設計機遇。

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們在離九運確實會發,他們自然是要瘋狂的鼓吹,並在朋友圈裡複製粘貼各種元運的分析文章。

至於那些文章里提到的各種分析,什麼04年之後房地產興盛全是因爲艮八運屬土,土是房地產,又或者是什么元運跟中國歷代大事記得關係啊,若是相信了那些的,建議去了解一些基礎的宏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規律,或是地緣政治。

而且實際上,古人也早就推翻了三元跟guo運有關的說法。

比如這本從韓國回傳的古籍《三元統考》,作者統計了幾千年的歷史大事記,寫了百來頁。

最終也沒統計出這些歷史事件跟三元甲子有著什麼規律。

因此建議大家

如果你們看懂了這篇文,

且身邊真的有傻等2024年的到來,

或者是用元運來決定自己的投資方向的人

請甩這個文糊他臉上,

看看他還有沒有救。

昨晚立的flag回收完畢,

我繼續潛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