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如何利用封鎖的日子自我提升 – BBC News 中文


A man floating with a red balloon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冠病毒全球蔓延,大規模隔離讓很多人承受著巨大壓力。但也有人認為封鎖是天賜良機。在排除了日常的干擾後,他們將生活的中斷,視為反思、重新建立與他人的聯繫,以及發揮創造力的時間。

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尋找在封鎖狀態下控制焦慮和恐懼的小竅門,但對有些人而言,隔離卻是完全不同的體會。

在排除了日常的干擾後,他們將生活的中斷,視為反思、重新建立與他人的聯繫,以及發揮創造力的時間。以下是三個來自世界各地的故事,講述如何在封鎖狀態下享受生活。

園藝給我目標

來自英國的重症監護護士莎莉·費爾布拉斯(Sally Fairbrass)一年前才開始親自打理花園,現在花園成了她在疫情期間逃避日常生活壓力的綠洲。

“我是一名護士,這意味著我的日常與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一樣。我們會經歷長時間輪班,經常上夜班。正如你所料,我的工作和所有的工作一樣,有忙碌的日子,也有安靜的日子,但在疫情期間(工作日常)加重了不少。”

圖片版權
SALLY FAIRBRASS

Image caption

打理花園成了重症監護護士莎莉在疫情期間逃避日常生活壓力的綠洲。

無論雨天還是晴天

“我過去非常喜歡園藝,但並不總能堅持下來。所以去年,在搞園藝的同時,我開始更新博客,讓自己更好地堅持。以前我時斷時續,但在封鎖期間,一直堅持不懈地進行園藝工作。現在,即使是下雨天,你也會在外面找到我。”

“創造一些物質上的變化有好處。我現在所做的勞動,未來幾周和幾個月內都會看到,想想都很不錯。所以,哪怕我只種了一根胡蘿蔔,我也會很開心,有一種成就感。所以,隔離結束後我一定會繼續種菜。”

有目標的生活

“我認為如果沒有,你就會失去了對一般事物和重要事物的感知。園藝讓我在封鎖期間有了目標感,”她補充道。

“它已經成為一種自我提醒,我可以檢視自己的想法和感覺。當我在除草、裝盆或種植的時候,我的內啡肽就會被激發出來——它讓我有時間回想我的一天。在花園裡時,我意識到,有時我們會有很多情緒,但卻不去處理。”

“走到花園裡去,讓人神清氣爽,自由自在,心情舒緩,尤其是在重症監護室度過了漫長的一天之後。”

圖片版權
EMRAH GULER

Image caption

3月初,在土耳其政府宣布首都安卡拉和其他主要城市封城的前幾天,土耳其記者埃姆拉·古萊爾(Emrah Guler)和父母一起搬進了安卡拉。

重新發現家庭生活的快樂

3月初,在土耳其政府宣布首都安卡拉和其他主要城市封城的前幾天,土耳其記者埃姆拉·古萊爾(Emrah Guler)和父母一起搬進了安卡拉。

“我非常喜歡社交,所以很適合住在安卡拉市中心,那裡有很多酒吧、餐廳和咖啡館。但是,儘管我很喜歡住在市中心,但這裡建築相隔太近,街道又擁擠又狹窄。我知道我不想被隔離在那裡。”

埃姆拉隨年邁的父母搬到了城外,就在城外。

“郊區的生活很平靜;我每天都會和我的狗Coco一起散步,伴隨新鮮空氣和綠化,散步更有樂趣。”

埃姆拉承認,最重要的是和父母重新建立起了聯繫。

花生餅乾

“封城讓我有機會和他們一起度過高質量的時間,這是多年來,甚至幾十年來沒有過的。我還開始和媽媽一起做飯,我們一直在做花生餅乾。”

“很奇怪,我和朋友們聊天的次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在疫情之前,我其實就可以這樣做。而且我發現,談話少了一些表面的、瑣碎的,多了一些真摯的。這都是為了返璞歸真,與我生活中的人建立起真正的聯繫。”

“至於我的工作,我已經在家工作了10多年,所以對我來說,調整的幅度沒有大多數人那麼大。但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調整會很困難。幾年前我剛開始在家工作的時候,我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來完全適應,有了自己的作息規律,每天的工作也很有節律。”

寫書計劃

封城開始時,埃姆拉想做各種事情,從瑜伽到健身再到網絡視頻,但兩週後,這一切都落空了。

相反,他說他終於找到了時間開始寫書,這將是他七年來的第二本書。

“我已經把自己的待辦事項減少到看書和冥想。我肯定做更少事,但效率更高。”

圖片版權
SHRADDHA JOSHI

Image caption

在閉關一個月後,臨床營養師喬西(Shraddha Joshi)用這段時間掌握新的技能,包括瑜伽和曼陀羅繪畫。

專注於你能控制的事情

在閉關一個月後,臨床營養師喬西(Shraddha Joshi)用這段時間掌握新的技能,包括瑜伽和曼陀羅繪畫。

“幫助我應對封鎖的一點是,我相當自律。我只是改變了組織一天的方式,並設定了新的目標。從一開始我就決定,我不打算浪費這段時間。”

平靜和專注

但她說,一開始不斷地看新聞,看到病毒在全球蔓延,她覺得很難受。

“我開始早上做瑜伽,白天做冥想來幫助我緩解焦慮。我覺得這兩樣東西無疑都幫助我保持了冷靜和專注。”

“最重要的收穫是,我對朋友、家人和親人更有愛心和同情心了。如果不是有一個良好的心理狀態,我是沒有辦法和他們建立聯繫,也沒有辦法投入人際關係中去。”

親人的價值

“我想我會把這段日子看成是一段比較光明的日子,那是因為我在有意識地努力,讓自己有一個積極的視角。沒有必要只關注正在發生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關注所有失去的親人。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能控制的事情上。”

“我個人重新評估了他人的價值,尤其是親人——因為前一天他們還在,過了一天他們就走了。我想我們作為一個整體也在意識到這一點。”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