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頭號英國作曲家布里頓依然是個少數派


20世紀頭號英國作曲家布里頓依然是個少數派

2021-01-19 全藝術AllArts

2020年11月22日是作曲家班傑明·布里頓誕辰107周年。作爲英國音樂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他不但改變了英國歌劇的面貌,而且創作了一些20世紀最受歡迎的合唱作品、器樂作品。多數樂迷首先舉出的就是他的《青少年管弦樂指南》,其他(完整聽過的)恐怕就寥寥無幾了……

▲《青少年管弦樂指南》

有人誇張地說,自普賽爾以後,英國四百年無音樂,直到埃爾加、沃恩·威廉士和布里頓等人的出現。布里頓的音樂不如同胞作曲家那麼膾炙人口,比如《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雲雀高飛》《行星組曲》,但聲名顯赫卻過之而無不及。

比如他重量級的歌劇作品《彼得·格賴姆斯》《比利·巴德》《旋螺絲》,尤其是《彼得·格賴姆斯》奠定了布里頓作爲偉大作曲家的聲譽,宣示了英語歌劇強勢回歸,從此布里頓牢牢占據了20世紀英國作曲家的頭把交椅。

▲歌劇《彼得·格賴姆斯》

《戰爭安魂曲》於1962年5月30日首演,是布里頓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爲考文垂大教堂的祝聖儀式而作,該教堂在二戰中被德軍炸毀,後重建。歌詞將傳統的拉丁文安魂曲彌撒文本與歐文的詩融爲一體。由於歌詞充滿對戰爭的苦難和恐怖描寫,因此有人說《戰爭安魂曲》體現了布里頓的「世界主義者」身份。

還有布里頓的《聖誕頌歌》,這首合唱作品創作於1942年,大約與《聖塞西莉亞讚歌》同時動筆,是布里頓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爲高音合唱、獨唱和豎琴所作。

布里頓在三個月大的時候得過肺炎,一生都在被心臟病糾纏。或許因此,他對別人的批評極爲敏感,經常與得罪他的朋友絕交。當然,他也有一輩子都關係絕佳的俄國音樂家朋友,例如鋼琴大師里赫特、大提琴泰斗羅斯特羅波維奇、作曲大師蕭士塔高維奇。

小時候,布里頓在家鄉洛斯托夫特的一所私立小學上學,1928年轉到諾福克的格雷沙姆學校。他在那裡呆了兩年,然後贏得了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獎學金,在那裡他與約翰·愛爾蘭和沃恩·威廉士一起學習。

1939年至1942年,所謂的和平主義者布里頓和著名男中音彼得·皮爾斯以朋友身份到達北美躲避戰火,日久生情,最終成爲一生的伴侶。1940年,布里頓創作了《米開朗基羅七首十四行詩》,這是他爲皮爾斯寫的衆多聲樂套曲中的第一部。

二戰中期,布里頓回到英國後申請拒服兵役。起初,布里頓被要求在軍中從事非戰鬥工作,但在上訴後獲得了無條件免除兵役。

50年代,英國內政大臣大衛·馬克斯韋爾·費夫敦促警方執行《反同性戀法》,1953年布里頓受到警方上門質詢。他對此一度非常害怕,曾建議皮爾斯與別的女子締結一段假婚姻,以掩人耳目。後來布里頓一直是年輕男性藝術家和小男孩的偶像,不過多數證據表明,他們從未突破友誼的界限。

▲布里頓在紅屋

布里頓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奧爾德堡高爾夫球場旁邊的「紅屋」,他會在下午輕快地散步,幫助自己的頭腦清醒,以便進行更多的創作。

在近四十年的合作中,布里頓和皮爾斯留下了非凡的音樂遺產。他們從1957年開始共同生活和工作,直到1976年布里頓去世;他們的「紅屋」現在是布里頓-皮爾斯基金會所在地,這是一家推廣他們作品的音樂慈善機構。

布里頓於1948年在離他的第一個家百步之遙的禧年大廳(Jubilee Hall)創辦了著名的奧爾德堡音樂節。現在,它已成爲古典音樂愛好者夏季(每年6月)追逐的熱點之一,其中既有當代作曲家的新音樂,也有布里頓的作品。

上圖這張照片是1955年在阿爾德堡的花園裡拍攝的,可以看到布里頓與伊莫金·霍爾斯特(左:作曲家古斯塔夫·霍爾斯特的女兒)和皮爾斯(右)在討論。

布里頓是英國有史以來第一位被授予終身貴族稱號的作曲家,1976年被稱爲薩福克郡奧爾德堡的布里頓男爵。他於1976年12月4日因心臟衰竭去世,葬禮在奧爾德堡教區教堂舉行,並被安葬在那裡的教堂墓地。十年後,皮爾斯被葬在他身邊。

布里頓對20世紀音樂的影響深遠,奧爾德堡有許多關於他的紀念地,例如位於聖彼得和聖保羅教堂的窗戶(下圖),製作於1979年,專門紀念布里頓譜寫的三部宗教寓言劇《浪子》《麻鷸河》《熾烈燃燒的火爐》。

作爲一名指揮,布里頓除了經常演出、錄製自己的作品,通過上世紀90年代陸續發行的奧爾德堡音樂節實況,我們可以確定,如果布里頓願意成爲一位職業指揮,與作曲事業平分秋色的話,他會像同時代指揮大師一樣搶手。

布里頓七歲正式學習鋼琴,十歲時取得飛躍式的進步。他的鋼琴演奏爲皮爾斯增光添彩,也爲羅斯特羅波維奇讚不絕口。他獨奏兼指揮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亦是Decca目錄里的名盤。

1960年9月,蕭士塔高維奇赴倫敦聽羅斯特洛波維奇演奏他的《大提琴協奏曲》,在音樂會上經介紹認識了布里頓。1965年,布里頓與皮爾斯旅行到蘇聯作曲家在亞美尼亞的療養地,當時羅斯特洛波維奇與蕭士塔高維奇也在,兩位作曲家很快建立了深入的關係。

隨後若干年,布里頓與蕭士塔高維奇惺惺惜惺惺,在音樂上互相借鑑,到1969年,蕭士塔高維奇寫出《第十四交響曲》時,這種呼應達到了高潮。在最後一次彩排這部作品時,蕭士塔高維奇介紹說,《第十四交響曲》與布里頓的《戰爭安魂曲》有關。

今天小編就先介紹到這裡哦,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藝術資訊,請來關注我們的帳號,關注我們讓藝術點亮生活!這裡有最豐富的資訊和最有趣的藝術故事,愛藝術的你一定不要錯過!快來關注、評論、轉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