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幣圈忽悠」孫宇晨約戰「股神」巴菲特!赤裸的金錢、權利和…


[天眼]「幣圈忽悠」孫宇晨約戰「股神」巴菲特!赤裸的金錢、權利和…

2021-01-08 金融界

來源:金融界網站

一場鬧劇,「幣圈忽悠」約戰「股神」。

巴菲特慈善午宴刷屏!4567888美元創下歷史記錄,在這串極具中國特色的數字背後,是波場幣「掌舵人」孫宇晨最爲稔熟的自導自演和炒作。

從2015年以來的五次巴菲特午餐拍賣,有三人選擇匿名赴宴,唯二公開的朱曄和孫宇晨,不巧都來自中國。有的人吃飯是向巴菲特取經,而有的人只是一場大秀。當年朱曄和巴菲特的合影火遍網絡,孫宇晨「青出於藍」,飯還未吃就已刷屏。

對於已經88歲巴老而言,名利早已不是追求,午宴初衷只是慈善,有人願意送錢何樂而不爲?對於孫宇晨而言,這也只是滿足他「金錢、權利、欲望」的又一場交易。

天價飯局背後

4567888美元(約合3154萬人民幣)的成交價格,比2018年高出1267788美元,創下新的巴菲特午餐拍賣記錄。但面對這一天價邀約,卻有不少聲音猜測巴菲特不會赴約。

天價中標者孫宇晨身上的標籤有很多,最著名的是數字貨幣波場幣創始人,但他不懂技術。

一位幣圈人士告訴天眼君,在圈裡孫宇晨口碑分化,有追隨者也有人說他是騙子,總體而言偏負面,騙子、割韭菜、跑路都曾是他的標籤。

對孫宇晨的這一誇張舉動,幣圈人士並不驚訝,在浩如煙海的數字貨幣中,只有團隊會炒作才有出頭之日。孫宇晨也的確把區塊鏈、波場幣牢牢地貼在了這場「飯局」上。

衆所周知,巴菲特對於數字貨幣不甚「感冒」,2014年比特幣開始火爆時便一直看空,曾稱其是海市蜃樓、老鼠藥的二次方,而即便在幣圈孫宇晨的私德也頻遭質疑,巴菲特會赴約嗎?

一位多次參加巴菲特股東大會並曾與其合影的投資人告訴天眼君,「巴菲特並沒有道德潔癖,把賺錢和公益分得很開。就算是罪犯拍下他的慈善午宴,他也會哈哈大笑。他明白肯花錢拍下這頓飯的人,大部分並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恰恰相反,是那些急於成功的人。」

據外媒報導,巴菲特在得知中標者的身份後表示對午餐持開放態度,笑稱期待這次見面。

曾有人評價孫宇晨是「成功的創業演員」,能把「100分能精心包裝成1000分」,自我營銷是其最擅長的。今年初福州一起見義勇爲事件引發關注,孫宇晨聲稱欲捐款千萬,也曾轟動一時,引得媒體排隊上門專訪,同樣被指爲借勢營銷。

二人見面會聊什麼?投資是一定有的話題,當年「私募教父」趙丹陽曾說巴菲特的投資理念讓自己受益匪淺;2015年朱曄向巴菲特學炒股技巧,巴老回答「自己不會」成爲了經久不衰的段子,不過朱曄此後儼然頓悟大肆併購。

不過號稱要帶著「整個幣圈」去見巴菲特的孫宇晨,與其說是請教不如說是「砸場」,甚至都有好事者爲二人編好了「火星四濺」的對話。

誰是「主角」?

付了昂貴的「廣告費」,這場飯局孫宇晨自然不只是爲了搏個人名氣,同樣C位出道還有他發行的波場幣。

今天下午孫宇晨發了《致社區的一封信》,在最後孫宇晨直言「此次參與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我個人生涯的亮點,波場TRON和BitTorrent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徵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就在6月1日傳出孫宇晨競拍巴菲特午餐的當天,波場幣聞訊大漲13.68%,如今看來這波炒作「有理有據」,難怪有業內人士說借巴菲特「炒一波幣」就把餐費賺回來了。

不過儘管輿論「一邊倒」地扒孫宇晨黑歷史,其發行的波場幣也和「空氣幣」、「割韭菜」等字眼關聯。不過前述幣圈人士表示,不論他的私德如何,目前波場幣在數字貨幣中算規模較大的,在幾十個主流交易所都能進行交易,絕對不算「空氣幣」。

天眼君注意到,目前波場幣的市值22.4億美元排名數字貨幣第11位,最近24H成交額高達15.6億美元。

「波場幣」是孫宇晨2017年創立的區塊鏈項目,宣稱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內容協議,讓每個用戶自由發布,存儲,擁有數據,並通過去中心化的自治形式,以數字資產發行,流通,交易方式決定內容的分發、訂閱、推送,賦能內容創造者,形成去中心化的內容娛樂生態。

當然,不管說的再花里胡哨,實質上還是爲了ICO(區塊鏈項目首次發行代幣,類似於IPO)。彼時幣圈ICO火爆,大批打著區塊鏈旗號用複製代碼和粗製濫造白皮書圈錢的空氣幣、山寨幣產出。

波場幣誕生之初就爭議不斷,2017年末國家七部委發文禁止ICO,孫宇晨卻拒絕效仿行業慣例退幣;後來又被指白皮書抄襲,遭以太坊創始人V神怒懟;同期還陷入過120億的套現+跑路醜聞。

2017年下旬,波場幣以估值10億融資6億的結果成功ICO,但卻時逢2017年9月4日七部委發布聯合公告明確禁止ICO,幾乎所有項目方都表態服從政府監管退幣時,孫宇晨堅決不退幣的態度聞名幣圈,彼時他本人身在韓國有恃無恐,全然不顧波場幣的其他聯合創始人身在國內,如果不進行退幣將面臨法律處罰甚至坐牢。

最終在大佬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等人的壓力下,孫宇晨才將募集的比特幣退還,合伙人劉明怒斥:「我們十年的交情,我跟你當聯合創始人,我幫你做這麼多事情,你在國外說不退幣,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完全不在意我在國內的處境!」「非常惡劣!」

2018年初,短短上市月余時間波場幣便暴漲數百倍,孫宇晨將波場幣兌換成以太坊套現120億外逃的傳聞不脛而走,外加他當時的確身在國外,就此背上了「幣圈賈躍亭」的稱號。2018年4月孫宇晨回國並高調接受採訪,才打破這一傳聞。他表示波場基金會持有342億波場幣已公開地址,將接受監督鎖倉至2020年。

此外,波場幣在2018年還被指過白皮書抄襲。「波場的白皮書抄襲了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拷貝了IPFS的白皮書」的傳聞在幣圈流傳甚廣,其中最有力的指責來自以太坊創始人「V神」。2018年4月6日,孫宇晨推特發文列舉了波場比以太坊好的7點理由,遭到V神留言怒懟稱應該加上第8條理由,「波場幣複製粘貼白皮書效率遠高於原創」。

有人告訴天眼君,數字貨幣的底層技術都是互相「借鑑」,比的就是誰會「包裝」,難怪孫宇晨在營銷上格外賣力。

孫宇晨的欲望遊戲

在幣圈有一副撲克牌,能在牌面上占據一席之地的都算業內「大佬」,孫宇晨在其列身份是「波場創始人」,與他同排的有早已銷聲匿跡的薛蠻子。

孫宇晨身上有很多標籤,「90後」、「幣圈賈躍亭」、「馬雲門徒」等等。

「90後」不難理解,1990年出生的孫宇晨光環環繞,先後在北京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上學,精心設計的百度百科基本上羅列了他所有頭銜就不多贅述。他自稱發家史自國外留學,在賓法讀書期間用學費先後投資了特斯拉和比特幣,賺得了數千萬人民幣。

而在光環之下,一些接觸過孫宇晨的人說,他對金錢和權利的欲望很強烈,爲此不擇手段。還有他的自尊心很強,對於過去的事常耿耿於懷。

在孫宇晨回國創業時,曾在演講中說道:「我衡量一個人的標準就是看他賺了多少錢。」陳魯豫在節目中問他:10年以後,你想成爲什麼樣的人?他回答的第一個便是有錢。孫宇晨過去還常說,「一定要當第一。如果在一個領域當不了第一,馬上換下一個。」「想要掙到錢,就一定要對錢足夠渴望。」

他對金錢毫不掩飾的欲望,始於當年他離開惠州赴京讀書。

高中時叛逆的孫宇晨討厭應試教育熱愛寫作,「語文考試只寫作文,英語考試用中文作答」。本來被老師預言只能讀三本的他,最終憑藉文學作品獲得北大自主招生資格被降分錄取,三線小城青年從此踏上了通往名利世界的快車道。

在北大上學時孫宇晨獲得了去香港交換的機會,在那裡他的思想變得開放而激進,再回歸北大時開始頻頻批判學校制度,成爲了學生意見領袖。他一度試圖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競選學生會,曾和身邊的人講起自己從學生會做到省部級高官的細緻設想,但最終卻落選。

但一直渴望出名的孫宇晨並沒有放棄任何機會,他敏銳的察覺到,2011年3月北大名爲「會商制度」的學生幫扶計劃存在問題,他撰文批判稱「這是一個旨在將全面控制學生制度化的殘酷設想」,將北大比之於納粹。引發關注後他終於成名,媒體爭相報導。

而和他冷眼批判世俗不同的是,大一結束時,孫宇晨從中文系轉投歷史系,原因是他在中文系的成績只是中上等,而到了歷史系更容易獲得高分,最後畢業時他果然如願,績點在歷史系排名第一。

孫宇晨在北大的經歷就如他說的,如果在一個領域當不了第一、無法成功,那就馬上換下一個,不擇手段。

之後他在追逐名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北大畢業後孫宇晨賓夕法尼亞大學讀研,被曝出抄襲事件喪失學術信譽;攀附上馬雲進入「湖畔大學」讀書,被前述提及的合伙人劉明曝出,撰寫畢業論文時由於孫宇晨不懂區塊鏈,是找劉明代筆的開題。

將與股神共進午餐春風得意的孫宇晨,忽然想起了當年瞧不起自己的王小川,發了朋友圈不無得意的嘲諷搜狗市值被波場幣超過。

而王小川只是淡淡的回應一句,「什麼叫成功?什麼叫失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

「幣圈首富」李笑來對孫宇晨的定義是,「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