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麗(Rei Tokai):谷崎潤一郎的Sasameyuki日式服裝


東海麗(Rei Tokai):谷崎潤一郎的Sasameyuki日式服裝

2021-01-14 中文導報

中文導報 筆會專欄
三家村杜海玲

著有《細雪》、《春琴抄》和《刺青》等小說的谷崎潤一郎,在作品裡大量描繪了絢爛的和服。

谷崎潤一郎的作品以耽美、華麗和惡魔主義著稱,也許有人記得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主演的《春琴抄》——簡單說下故事:春琴是大阪大商人家的千金,9歲失明,之後習琴顯露天賦。春琴有個傭人,少年佐助,他對聰慧美麗卻不幸失明的小主人狂熱崇拜又憐愛有加,時刻相伴不離左右,任由刁蠻主人各種欺負。長大了,二人之間依然主僕分明。儘管朝夕相處肌膚相親,即使二人有了私生子,也送出去了,因爲春琴是主人,不肯嫁與僕人。有一天,因春琴驕矜傲慢惹了嫉恨,夜半有人拿滾水澆在春琴臉上,美麗容顏破相了。春琴不想讓佐助看到自己有燙傷的臉,避而不見,佐助於是以針刺瞎自己,表示反正看不見了,以使春琴安心。

這個故事是用來表明谷崎潤一郎的文學審美。時值二戰期間,谷崎保持了消極抵抗的沉默,閉門不出,花了三年時間用現代日語翻譯《源氏物語》(1939-1941),之後又花費近六年的時間創作了長篇巨著《細雪》(1943~1948)。《細雪》剛開始在報刊上登出就被當局查禁,理由是小說的風格過於「軟綿綿、充滿女人味」,作者的創作者「對戰爭無動於衷、冷眼旁觀」。這之後,谷崎只是專心繼續寫作,不再刊載,直到戰爭結束。遭到日本當局查禁的,也正是它耽美的風格。

《細雪》描寫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日本關西世家大族蒔岡四姐妹的故事。兩位待嫁的妹妹是小說的主角,美麗、溫良的三姑娘雪子,雖然內心不乏主見,但在門第婚姻的強大世俗壓力下,卻只能形同木偶,一次次被領去相親,又一次次因門戶之見而告吹,直至年過三十才違心地嫁爲繼室——這可真是生不逢時,若是如今,有的是獨立自強生活得有聲有色的單身女子。

然而那是女人以嫁人爲唯一人生目標的時代。

作品中最有名的畫面是四姐妹一起去京都看櫻花,書里是這樣寫的:早早地,就等著去賞花。那時候穿怎樣的和服、裡面配怎樣的長襦,腰帶、外衣,無不細細思忖。依慣例,星期六下午出發去南禪寺的瓢亭吃晚飯,然後去祗園看夜櫻。當晚住在旅館,次晨從嵯峨去嵐山……書里對四個姐妹的和服都有詳細描繪。

議論和服,也是展現姐妹情深的一幕。四妹妙子幫二姐幸子穿和服時,議論著三姐雪子的相親,這時雪子加入了,三人一起聊起和服。雪子對幸子說,「你上次穿這套和服,就聽見腰帶那兒咯吱咯吱地響,雖然聲音很小,可是在外頭聽著也不雅啊」,於是妙子重新爲幸子選了腰帶配上,「這也不行」,雪子又說。隨著幸子的呼吸,腰帶那兒就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三個人笑得前仰後合。議論著可不能系這個腰帶去聽音樂會。「就是,本來是去聽音樂,結果盡聽你衣服聲音了,這聲音聽著可真受不了啊」。「哎呀一會兒穿上一會兒解開的,你們把我累得不行了」。「明明是我最累好吧?」……

(因爲腰帶的材質和系得比較緊的關係,確實會發出布料纖維摩擦的聲響。)

還有一個場景,是姐妹們去岐阜親戚家看螢火蟲,而實際上也是爲了雪子相親。姐妹們議論著:雪子穿這套和服,完全看不出33歲了啊,怎麼看都是二十四五吧。像我們雪子這年齡,誰還能穿這麼艷的和服穿得這麼自然好看?

當天雪子穿的是紫色底子盛開大朵石竹花的和服,豪華刺繡的腰帶上是秋天的花草。對於之前的多次相親都並不投入的雪子,這次選的是華麗的和服,由此可見她頗滿意這回。對方雖說是二婚,卻是名古屋地區的富豪。可惜這次是男方沒有看中雪子。

最終雪子經歷了許多次相親後,在33歲嫁了出去。而她的妹妹妙子,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路,完全是要爲自己人生負責的架勢。全家四個女兒,只有她多數時候穿洋裝,而且學了洋服裁剪,手有技能,自由戀愛,在溫良賢淑內斂的雪子終於要出嫁時,她穿過走廊堆滿的華麗和服與嫁妝而拎著自己行李跑出去嫁給了一個調酒師,但在過了30歲時又改穿起和服——這已經超越和服話題,可以寫一篇向《細雪》學婚活了——等我再細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