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聽雨歌樓上 作者:鹿小洱


少年聽雨歌樓上 作者:鹿小洱

2021-01-15 文學小溪

少年聽雨歌樓上

文/鹿小洱

十八載成人之路教人褪去童稚,變得穩重;這一路上:成長並失去著;失去並懷念著;懷念並追尋著;追尋並惋惜著。

——題記

寬敞的院子裡,左右兩邊對稱地砌著兩個梅花狀的花壇,花壇邊上有二十公分寬被大理石圍砌的邊兒;花壇里種著各個時令的花兒,右邊的花壇里還長著一棵與房齊平的梨樹爲整個院子裡撐起片涼蔭。

春日裡,花壇里先是丁香吐出了香氣,香氣縈繞著整個院子;花壇邊坐著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奶奶正哄著餵她吃飯,小女孩坐在花壇邊左瞅瞅又看看,新奇地看著春風吹拂出來的形狀各異的花葉。

暮春時節,花壇里的牡丹朵朵綻開,沁人的香氣氮氳在整個院子裡;梨樹下的蔭涼里,小女孩抱著奶瓶坐在爸爸給她買的小汽車裡,邊喝著奶邊開著小汽車:陽光透過樹葉,斑斑光點映在小女孩的身上,她十分愜意自己如同大人般開著車。

初夏時分,金盞花,繡球花,紫苑,大麗花,月季花…..都陸續綻放,爭奇鬥豔,花壇被裝飾的美輪美奐,來做客的人看罷便都要讚嘆一番奶奶種的花兒:此之謂視覺之盛宴啊!小女孩兒和另外兩個小朋友爬在花壇邊兒上擺上飲料瓶,塑料盒子,又偷偷的摘幾朵奶奶種的花兒,揪幾把花壇里的草兒放進塑料盒子裡,用勺子攪拌,學起媽媽做飯的樣兒來還真是有板有眼兒的。當花兒上面飄過兩隻蝴蝶,她又放下手頭的「活兒」拿著帽子和小夥伴去撲蝴蝶。

金秋的陽光照開了朵朵菊花,有酒杯大小的,有茶杯大小的,有碗大小的,紅的,黃的,白的……碩大的梨子被陽光照的金黃金黃的,壓滿了枝頭,搖搖欲墜。小女孩看著樹枝頭的梨子染指垂涎,鬧著爺爺給她摘梨子,爺爺拿出了一個兩米長的竹竿,頂端有一個網兜,然後搭在樹上給孫女摘了幾個金燦燦的梨子,小女孩高興的又蹦又跳。

暮秋的風吹黃了葉,晨霧的霜露灑滿了花壇。樹葉、花葉在風的懷抱里翩翩起舞,隨後又悄然的落在院子裡,接著就被媽媽和小女孩兒掃起來,鋪在了花壇里。

冬日的雪銀裝素裹了整個院子,小女孩激動的就往院子裡跑,在院子裡留下自己的小腳印,隨手撿一根花枝在雪地里畫著畫兒。當媽媽拿起掃帚去掃雪,小女孩便跑去拉著爸爸給她堆雪人,當雪人堆起來,小女孩高興的圍著雪人蹦蹦跳跳。

冬去春來,年復一年……

女孩漸漸不再整天無憂無慮的在花壇邊轉悠了,天氣暖和了,她就僅僅趴在樹蔭罩著的桌子上吃飯,完了就寫作業。只有在周末的時候才會趴在花壇邊去尋找新大陸,當她捉到幾隻螞蟻,就跑去盛一茶杯爺爺泡的藥酒,把螞蟻放到藥酒里讓它們嘗嘗醉酒的滋味,看見螞蟻不動了,就把它們撈出來放在太陽下暴曬,等酒揮發了就看著螞蟻奇蹟般的活過來。

從小就習慣了在小院的生活,本以爲生活就會這樣平靜地持續下去。可隨著生活的變化,鄰居家的棟棟小洋樓蓋了起來,這個院子很快被淹了進去,陽光透不進來了。爲了適應,爲了更好的生活,只能改變。

一天,爸爸叫來了幾個人,拿了一把巨大的電鋸,他們爬上了梨樹,先割了樹的頭髮,再將樹的軀體一點一點截下來,最後斧頭和電鋸一起上,在樹的腳裸處大刀闊斧。小女孩怔怔的站在邊上看著這一切,看著剛「綠葉成蔭子滿枝」的梨樹就這樣沒了,看著陪伴了自己度過十五個春秋、承載著自己歡聲笑語、載滿童趣、滿懷感情的樹,就這麼沒了。小女孩第一次嘗到了無力感,無可奈何。明明是自己滿心歡喜的東西,卻保不住它,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隨之而來的便是兩個花壇的拆毀,好在奶奶找了許多桶子,把能挖出來的花兒都挖出來了。後來,家裡和鄰居家都一樣,都是平齊的小洋樓。爺爺在頂樓留下了半個院子,院子裡擺滿了奶奶挖出的花兒。但花盆裡的花兒在女孩兒心裡卻永不及花壇給她童年帶來的樂趣以及感情。

隨著學業壓力的增大,女孩兒連從前僅周末在花壇邊找樂子的時間都沒有了。她沒有時間觀花,沒多餘的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她有上不完的補習班,有做不完的作業,有把她壓的喘不過來的所有人的期盼。

她喜歡上了發呆,喜歡站在窗邊,望著天空感嘆「物是人非事事休」,感嘆本不屬於她這個年紀該感嘆的。她喜歡上了安靜,喜歡在課餘時間、晚自習後坐在操場邊,吹著風,聽著歌。這樣便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做這樣;好好的讓自己放鬆一下,把自己從壓力中解放出來。她喜歡上了騎車,喜歡在上下學蹬著一輛山地自行車。她穿過一條柳蔭小道時,喜歡用手掠過柳條,也喜歡柳條親撫額頭的感覺;她還會穿過一條兩邊都種滿木蘭的道路,農曆三月木蘭花開,白的如盞盞玉燈,粉的便讓人不僅讚嘆「霓裳片片晚妝新」。回家的最後一條街的兩邊種滿了櫻花樹,農曆四月,櫻花綴滿枝頭,花團錦簇,可謂「千朵萬朵壓枝低」;下一場雨,暖黃的路燈照在花樹上,雨沉澱了櫻花的濃郁芬芳,燈光映照的樹樹櫻花讓人不禁覺得此番此景便是是「曉看紅溼處,花重錦官城」了。每次穿過這幾條小道,她便會興奮不已,似乎尋找到斑駁童年的回憶。她喜歡上了踏青,似乎清明前後山上爛漫的、粉的像霞的桃花,火紅的杏花,白的如雪的梨花能帶起她童年記憶中院子裡的春意。她和夥伴又可在山上尋找新大陸,看趴在樹上的啄木鳥不停地用喙「咚…咚…咚」地咄樹;看野兔子從山坡上跑下去;看野雞從這一堆茂草飛到那一片樹林中;聞松枝濃郁的香氣;看桃林中的朵朵桃花笑紅了臉,看落英飄落如新織的毯子鋪落在地……

欣賞此景雖然很愜意,很滿足;但無疑是在尋找童年中的回憶,尋找失去了的那份感覺,追尋記憶中那回不到的過去。痛定思痛後,又把自己拉回現實,還是覺得長路漫漫,未來可期……

今夜,窗外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窗內奮筆疾書的人兒放下筆朝窗邊走去……雨花兒落在了窗外的花木上,濺起了水晶般的珠子,花團被雨揉弄的溼漉漉的。不禁嘆道:這十八年來,花開花落,亦如人生一樣,在時間的流河裡浮了又沉。今夜,我又忍不住暫時放下了繁重的學業,請原諒,我要聽雨聲歌樓上,看雨滴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