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特朗普威脅襲擊伊朗文化遺址,遭國際批評


Naqsh-e Jahan Square in the city of Isfahan
伊斯法罕市中心的伊瑪目廣場(Naqsh-e Jahan Square),建於17世紀初期,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廣場之一。 ©AFP

美國總統特朗普因威脅要襲擊伊朗的文化遺址而飽受批評。美國暗殺伊朗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後,特朗普在推特發出了這些威脅。

特朗普說,如果伊朗“折磨、殘害和轟炸美國人”,就會有52處伊朗目標遭到攻擊。

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和英國外交大臣指出,這些遺址受法律保護。美國和伊朗曾簽署包括在衝突期間的文化遺產保護公約。根據國際法,針對文化遺址的軍事襲擊被視為“戰爭罪”。

上週五(1月3號)特朗普下令用無人機刺殺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這極大加劇中東地區緊張局勢,伊朗威脅要“嚴重複仇”。

  • 四張圖看懂美伊局勢升級,影響中國中東戰略
  • 美國擊斃伊朗軍事指揮官 德黑蘭誓言將“嚴重報復”
  • 中俄伊40年來首次軍演 美國三大對手聯合引關注

特朗普在威脅什麼?

首先是從上週六(1月4號)的一系列推文開始。

特朗普說,美國已確定52個伊朗地點,其中一些“對伊朗和伊朗文化非常重要”。他並警告說,如果德黑蘭對美國相關利益或美國人員進行報復襲擊,它們將“遭受非常迅速和嚴重的打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試圖弱化威脅,並稱美國將在國際法範圍內行事。

但特朗普總統後來又重申了他的威脅。特朗普說:“他們可以殺害我的人民,他們可以對我的人民施以酷刑和殘害,他們可以用路邊炸彈炸死我們的人民,但我們卻不能碰他們的文化遺址?那是行不通的。”

週一(1月6日)白宮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為總統辯護,稱特朗普沒說要襲擊伊朗文化遺址,只是“提個問題”。她還說:“伊朗可能有很多戰略軍事要地也是文化遺址。” 隨後她澄清說,自己並非在暗示伊朗把軍事目標偽裝為文化遺址。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柏 (Mark Esper)隨後被問及美國是否將文化遺址作為目標,他說:“我們將遵守《武裝衝突法》。”

當被問到這是否意味著“否”,因為“將文化遺址作為打擊目標是戰爭罪?”,他回答道:“這就是《武裝衝突法》。”

特朗普引發的批評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阿祖萊(Audrey Azoulay)說,伊朗和美國都簽署了1954年和1972年的公約:公約規定,簽署國承諾不採取任何可能損毀其他簽約國境內文化和自然遺產的有意舉措。

特朗普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涉反以色列的偏見為由,於2018年將美國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撤出。

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和墨菲(Chris Murphy)表示,特朗普“威脅著要犯戰爭罪”,這與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的言論相似。

週一(1月6日)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說,文化遺址受國際法保護,英國希望這點得到尊重。

所謂的“伊斯蘭國”攻擊清真寺、神社、教堂和敘利亞的巴爾米拉等著名景點,讓這個地區的文化遺址遭受劫難。阿富汗的塔利班摧毀了世界上最高的佛像。

Silhouettes of tourists looking at Sheikh Lutfollah Mosque standing on the eastern side of Naqsh-e Jahan Square
©Getty Images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特朗普威脅襲擊文化遺址反而團結伊朗人

BBC波斯語記者山姆·法爾扎內(Sam Farzaneh)

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被殺的消息一傳出,伊朗就被分化了。部分人感覺被冒犯,也有人在社交媒體上慶祝。

推特的分化變得很糟糕。一些人被控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受害者,他們對殺戮感到憤怒,另一些人則被認為是叛徒。

但特朗普的推文威脅要針對伊朗的文化遺址發起攻擊,實際上團結了伊朗人,一起反對他。

那些場地中有一些是宗教場所,有些不是。但世俗和有宗教信仰的伊朗人為自己的遺產感到自豪,並團結在一起譴責特朗普總統的威脅。沒有什麼比襲擊伊朗人深以為豪的過去更能團結伊朗人了。

伊朗外交大臣抓住這個機會,並在幾條推文中將特朗普比作所謂的“伊斯蘭國”,後者在敘利亞摧毀了許多文化遺產。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伊朗的主要文化遺產

伊朗有二十多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的世界遺產。這些是聯合國機構認為需要保留的地標,以保留其文化、歷史或科學意義。它們是:

  •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波斯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的首都,最早的遺跡可追溯到公元前6世紀。
Achaemenid inscription at Behistun, Iran
©Alamy
  • 伊斯法罕市中心的伊瑪目廣場(Naqsh-e Jahan Square),建於17世紀初期,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廣場之一。
德黑蘭的古列斯坦宮,是1785年至1925年統治伊朗的愷加王朝的皇家居所和權力所在地。
©Getty Images
  • 德黑蘭的古列斯坦宮,是1785年至1925年統治伊朗的愷加王朝的皇家居所和權力所在地。
有一些雖然未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保護遺址,但仍有巨大的文化意義。
©Getty Images

還有一些雖然未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保護遺址,但仍有巨大的文化意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