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達成和平協議:攪動中東格局的五大看點- BBC News 中文


以色列國家安全顧問於9月1日曆史性乘機飛往阿聯酋。圖片版權
路透社

圖片說明

以色列國家安全顧問於9月1日曆史性乘機飛往阿聯酋。

以色列和阿聯酋的高級代表團週二(9月15日)將於在白宮簽署一項由美國牽頭達成的歷史性和平協議,阿聯酋與以色列將正式建交。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宣布巴林外交大臣將出席此次活動,並單獨與以色列簽署全面關係正常化的協議。

這些協議的簽署將改變中東格局。 BBC詳解這些協議為何重要。

1. 海灣國家看到更多貿易機會

這項協議將幫助雄心勃勃的阿聯酋人。 他們建立起自己的軍事力量,將阿聯酋發展成商業和度假之地。

美國人用先進武器的承諾幫助達成這一協議。 過去阿聯酋幾乎沒能力購買包括F-35隱形戰鬥機和EA-18G“咆哮者”電子戰機在內的武器。

阿聯酋已在利比亞和也門派出裝備精良的武裝部隊。 但是它最厲害的潛在敵人是海灣另一端的伊朗。

以色列和美國、阿聯酋一樣,對伊朗持懷疑態度。 巴林也是如此。 直到1969年,伊朗一直聲稱巴林是其領土的一部分。 巴林的遜尼派統治者還認為,其不穩定的什葉派多數派成員可能會成為伊朗的第五支柱力量。

這兩個海灣國家已經不再隱瞞與以色列的聯繫。 他們期待貿易公開化;因為以色列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高科技產業鏈。

在非新冠疫情時代,以色列人是狂熱的度假者,他們熱衷於探索海灣周邊的沙漠、海灘和購物中心。 到處都是商機。

  • 以色列和阿聯酋建交將如何改變區內局勢
  • 以色列與阿聯酋建交:解析伊斯蘭命運共同體和中東局勢的變數

2. 以色列減少被區域孤立

對以色列而言,與阿聯酋和巴林的關係正常化是真正的成就。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1920年代堅信在猶太國家與阿拉伯國家之間建立“鐵牆”戰略。

這個想法是以色列的實力最終將使阿拉伯國家意識到,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承認以色利的存在。

以色列人不喜歡在中東被孤立。 與埃及和約旦的和平努力從未如此熱烈。 他們也許會更期待與離耶路撒冷和被佔領區域遙遠的海灣國家有更好的未來關係。

加強反伊朗聯盟是另一大優勢。 內塔尼亞胡視伊朗為以色列的頭號敵人,有時將其領導人與納粹相提並論。 他已收起此前對阿聯酋軍火協議的抱怨。

內塔尼亞胡也受到困擾,他正面臨可能因腐敗入獄的局面。 他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處理在初期很順利,後期很糟糕。 反對者每週在他的耶路撒冷住所外舉行集會。

所以在白宮舉行典禮再合適不過。

圖片版權
路透社

圖片說明

特朗普8月份在白宮宣布所謂的《亞伯拉罕協議》。

3. 特朗普慶祝外交政策政變

這項協議在多個層面都對美國總統有影響。

這有利於特朗普對伊朗的“最大施壓”戰略。 大選之年,這利於支撐他是世界上最出色交易員的說辭。

他所做的任何有益於以色列,或更具體地說利於內塔尼亞胡政府的事,都利於與美國基督教福音派選民保持良好的關係。 這些都是他選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如果海灣的阿拉伯國家可以公開而非秘密處理與以色列的關係,那麼反伊朗的“美國之友”聯盟應該合作得更順利。 特朗普所謂的“世紀交易”使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和平成為不可能。

但眾所周知,以色列與阿聯酋達成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促使中東格局發生重大轉變,特朗普政府稱其為重大的外交政策政變。

圖片版權
路透社

圖片說明

巴勒斯坦領導人譴責海灣兩個國家為恢復與以色列的關係而採取的行動。

4.巴勒斯坦人感受到背叛

他們再次成為比賽的最後一名。

巴勒斯坦譴責《亞伯拉罕協議》是背叛。 新協議打破阿拉伯長期以來的共識,即與以色列建交的代價是承認巴勒斯坦的獨立。

但現在,以色列正在鞏固與阿拉伯國家的新公共關係,而巴勒斯坦在東耶路撒冷、西岸和相當於加沙一所露天監獄大小的區域仍被佔領。

阿聯酋事實上的統治者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Al Nahyan)說,他為這項協議付出的代價是以色列同意停止吞併西岸大部分地區。 至少由於目前國際壓力巨大,內塔尼亞胡似乎已經放棄這個想法。 阿聯酋為他提供了擺脫尷尬政治死路的出路。

巴林加入該協議,巴勒斯坦的緊張情緒加劇。 沒有沙特阿拉伯的批准,那將永遠不會發生。 沙特是主張巴勒斯坦獨立的《阿拉伯和平計劃》的牽頭人。

薩勒曼國王(Kal Salman)擔任伊斯蘭兩個聖殿的管理人,這給了他巨大權威。 他不太可能突然承認以色列的獨立。 他的兒子和繼承人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可能不太願意這樣做。

圖片版權
環保局

圖片說明

阿聯酋與以色列的協議引發伊朗抗議

5.伊朗有新的戰略麻煩

這項協議遭到伊朗領導人的嚴厲譴責。 這不僅僅停留在言辭上,《亞伯拉罕協議》使他們承受更大壓力。

特朗普的製裁已引發伊朗真正的經濟痛苦。 現在他們也有戰略上的麻煩。

以色列的本國空軍基地距離伊朗很遠,但阿聯酋的空軍基地就在海灣水域對面。 如果重新談對伊朗核基地發動空襲的話,這非常重要。

以色列、美國、巴林和阿聯酋有一堆新選擇。 伊朗發現他們的機動空間已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