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纳瓦尔尼事件:空中发病到紧急降落的两小时生死时刻 – BBC News 中文


Alexei Navalny图片版权
Reuters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目前在柏林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他仍处于昏迷状态。德国方面称,纳瓦尔尼遭到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毒害。

纳瓦尔尼在西伯利亚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感到不适,飞机在鄂木斯克(Omsk)紧急降落。两天后,俄罗斯官员允许他前往德国。

BBC俄语记者详细重现了空乘和医护人员救助他的过程,这是一段惊险的两小时旅程。

全程救援记录

8月20日,纳瓦尔尼乘坐S7航班从托木斯克(Tomsk)飞往莫斯科。他的新闻秘书基拉·亚米什(Kira Yarmysh)说,除了在托木斯克柏加谢沃机场买的一杯茶,他整个上午都没有吃任何东西。

图片版权
Ilya Ageev

Image caption

阿格耶夫在托木斯克机场和微笑的纳瓦尔尼自拍合影。

航班上的另一名乘客阿格耶夫(Ilya Ageev)看见纳瓦尔尼在飞机预定起飞时间前一小时喝了茶,纳瓦尔尼还笑着与认出他的乘客开玩笑。

托木斯克时间08:01(格林威治时间01:01)

起飞后的半小时中,纳瓦尔尼开始感到不舒服,空乘人员给乘客送水,但他拒绝了,然后他起身上厕所。

托木斯克时间08:30(格林威治时间01:30)

另一名乘客也想上厕所,但纳瓦尔尼在厕所里呆了大约20分钟,门外开始排起了长队。

托木斯克时间08:50(格林威治时间01:50)

这时,机上4名空乘人员都意识到有一名乘客身体不适。

托木斯克时间09:00(格林威治时间02:00)

几分钟后,一名空乘人员询问飞机上是否有医生,其他乘客意识到情况很严重。

空乘人员通知了飞行员,并试图对纳瓦尔尼进行急救。纳瓦尔尼的助手走到过道请求医疗援助,一名女子自告奋勇说她是一名护士。

西伯利亚航空公司称,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这名女子和空乘人员让纳瓦尔尼保持清醒,直到飞机紧急降落。

“他不是在说话,是在尖叫”

律师内赫内茨(Sergey Nezhenets)坐在后排,靠近纳瓦尔尼接受治疗的地方。他本应在莫斯科转机,然后飞往俄罗斯南部的克拉斯诺达尔。

他对BBC说:“当一名空乘人员要求机上医疗专业人员站出来时,我开始注意发生了什么。”

“几分钟后,飞行员宣布我们将在鄂木斯克着陆,因为一名乘客身体不适。我是在飞机降落后才知道这名乘客是纳瓦尔尼,我看了他的推特,看到他的女发言人的帖子。”

“空乘寻找医生几分钟后,阿列克谢开始呻吟、尖叫。他显然很痛苦。他躺在为机组人员预留的机舱区域,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尖叫。”

图片版权
Ilya Ageev

他说,在那时,一名护士上前提供了医疗援助。

“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我没看见,”他说,“但我听到他们不停说‘阿列克谢,喝吧喝吧,阿列克谢,呼吸!’”

“当他呻吟时,我们其他人感觉好多了,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知道他至少还活着。我想说,当时我并不知道是纳瓦尔尼。”

纳瓦尔尼的两名助手站在旁边,其中一位是他的新闻秘书基拉·亚米什。

“她非常紧张,”内赫内茨说,“医生问她纳瓦尔尼怎么了,基拉说:‘我不知道,他可能是被下毒了。’”

托木斯克时间08:20(格林威治时间02:20)

航空公司表示,机组人员迅速行动,要求在鄂木斯克紧急迫降,并立即得到许可。

在乘客被告知将进行紧急降落后,飞机花了超过30分钟着陆。

但机组人员“不停检查窗户并抱怨,因为天气阴暗,降落时间更长,而阿列克谢的身体状况很不好。”

纳瓦尔尼被要求喝水的时候,律师内赫内茨听到了作呕的声音。

纳瓦尔尼洗胃了吗

鄂木斯克机场首席医生西多洛斯(Vasily Sidorus)对此拒绝确认或否认。

图片版权
Ilya Ageev

以色列重症监护专家弗雷德曼(Mikhail Fremderman.)说,如果他们怀疑食物中毒,医生可能会尝试给他洗胃。“但如果是有机磷化合物中毒,这不会有帮助,这是德国方面现在在讨论的。”

托木斯克时间09:01(格林威治时间03:01)

托木斯克时间09:01,飞机降落。

托木斯克时间09:03(格林威治时间03:03)

机场医护人员在飞机着陆两分钟后就登上了飞机。

内赫内茨回忆,对纳瓦尔尼进行检查后,医护人员立即表示:“这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他需要重症监护。”

然后他听到一名医务人员打电话给重症监护室救护车,要求直接开车到着陆区,并说病人情况严重。

他还听到一名医护在电话中描述飞机的颜色,让司机把车停在阶梯附近。

“我们又等了10分钟救护车才来,”他说,“在此期间,医生测量了纳瓦尔尼的血压,并给他进行了静脉点滴注射,但我认为他们很清楚这是没有用的。”

图片版权
Sibir.Realii

西多洛斯称,他没有亲自治疗纳瓦尔尼,但他的同事们尽了最大努力挽救他的生命。

“很难了解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不能说话,”他说,“他们做了一切必须做的事情,挽救了一个人的生命,并确保他被转移到合适的医院。”

与我们交谈的乘客指出,医护人员花了15至20分钟在机舱里给纳瓦尔尼做检查。

托木斯克时间09:37(格林威治时间03:37)

随后,他被抬下飞机,用担架抬上救护车,直接送往鄂木斯克第一紧急医院。

内赫内茨告诉BBC,飞机加了油,半小时后继续飞往莫斯科。

图片版权
DJPavlin

“当我们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着陆时,几名警察和便衣进入飞机。”

“他们要求离阿列克谢作为最近的乘客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阿列克谢坐在飞机中央的某个地方,第10排或第11排。”

警察上飞机似乎有点奇怪,“那时,这起事件看上去并不像是犯罪案件。但是,安全部门的人来了。”

不同说法

鄂木斯克的医院将纳瓦尔尼在急性中毒部门治疗两日,最初不允许他飞往德国,理由是他的病情不稳定。

但在8月22日,他被送往柏林夏里特医院。两天后德国医生说,检查发现他中毒了。

鄂木斯克的医生,包括第一急诊医院的首席医生和毒理学家,都坚称治疗纳瓦尔尼时,没有在他体内发现有毒物质。他们称,代谢紊乱是一种可能的诊断结果。

BBC俄语组要求鄂木斯克卫生部门对纳瓦尔尼住院的详细情况作出回应,但尚未收到答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