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感受,解碼孕期頭腦編程


擁抱感受,解碼孕期頭腦編程

2021-01-14 自在園




孕期的頭腦編程

有時候,這些痛苦的、限制性體驗在出生之前就開始了。而存在可以使這些深層的記憶上浮。

我曾經給一個人做過個案,他告訴我他一直生活在某種程度的恐懼里。他總感到會有不祥的事情發生,而威脅到他的生存。他還跟我講,他難以信任女性,而這阻礙了他擁有健康和滿意的親密關係。

他是個醫生,非常誠懇也很招人喜歡。

在給他做過幾次個案之後,一個很深、很令他不安的記憶上浮進入到他的覺知。他回憶起當他在母親的子宮裡還是個胚胎的時候,他母親企圖用一個尖銳的工具墮胎。這個記憶帶著極大的恐懼和驚慌一起浮了上來。

我鼓勵他去徹底地感覺這些感受。他開始流淚、嚎哭,在恐懼中蜷編著身體。過了一會兒,他開始放鬆下來,並感到如釋重負。

這個恐怖記憶的浮現,驅散了一直籠罩著他的陰雲。這個記憶解釋了他爲什麼對人缺乏信任感,尤其是對女性,以及他一生中一直所體驗的那種很模糊、很微妙的恐懼和不安的感覺。

在這個新線索的幫助下,他開始能夠在生活中做出新的選擇和決定,而不是基於這個無覺知的、深具創傷性的胚胎期的休驗。

揭開神秘面紗


孕期編程的又一例

有一位讓我做個案的女士跟我講,她總是感到擁擠不堪,而且經常覺得自己沒有足夠的空間

這種感覺影響到了她生活的各個方面。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辦公室,她都感到不舒適。她常常感到幽閉恐懼。她還跟我講述了她有一種深度、揮之不去的恐懼感,覺得自己沒有足夠的食物,所以她傾向於囤積食物

這些令人不安的感覺確實在干擾她對生活的享受。

我給她做了兩次個案,與她一起探討這些感受,並試圖發現造成她不舒適的源頭。當我們沒有多少進展時,我突然心生一念。

「你是雙胞胎嗎?」我問。

「是!」她回答。「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是第一個出生的,還是第二個?」

她回答說是第二個。

「出生時,誰的個頭比較大?」

「我哥哥比我大多了。」她回答。當她把這些聯繫在一起時,她的眼晴驚訝地睜大了。

她在子宮裡的體驗是擁擠的,她沒有足夠的空間。而且她的雙胞胎哥哥吸收了大部分的營養,致使她處於飢餓狀態。在子宮裡的這些經歷給她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很明顯地影響了她每天的生活體驗。

我指導她進入這個體驗的中心,她先感受到了憤怒,其次是受傷,隨後是需要。她把每一種感受都徹底地表達了出來。然後,她開始大笑。當因果法則開始讓她明白生活中所有不正常的方面時,忽然之間,一切都變得合情合理了。

現在,這很有意義


有覺知的、負責的表達

因爲感受過於痛苦或無法承受,我們就將其壓抑下去,但是它們仍在我們內在的無覺知層面運作,並造成各種各樣的傷害。

這些記憶處在壓抑狀態,並不意味著它們已不復存在。實際上,正是對記憶和情緒的壓抑與否定,才使它們獲得了力量。

如果要使療愈發生,對這些過去的記憶和感受,我們必須要改變我們的態度。我們必須要允許它們上浮,進入覺知並被負責地表達出來。

允許表情表達出來

出自《回到當下的旅程》

作者:李爾納·傑克伯森

譯者:張德芬 & 鄭羽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