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英国空服员在香港“被确诊”的经历 – BBC News 中文


为了保持空气流通,隔离设施内没有安装空调,但配有电风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Image caption

为了保持空气流通,隔离设施内没有安装空调,但配有电风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英国空中服务员H先生对BBC中文表示,怀疑香港卫生部门“错误地”把他视为新冠肺炎病人。他今年7月中从英国飞往香港,在香港国际机场入境时被收集深喉唾液样本,首次结果呈“阳性”后,被香港卫生署视为“确诊患者”,送院治理,与另外几名确诊患者放在同一病房。他其后经过六次不同类型的测试,结果均是“阴性”,他住院六天后,被视作康复患者出院。

他进行的血液测试并没有发现任何新冠抗体,怀疑自己首次测试结果是“假阳性”,并认为香港卫生部门应该用两次检测去决定病人是否确诊,而且不应该把他与其他患者安排在同一个病房。

BBC中文按照H先生提供的确诊编号(香港卫生部门配给每个新冠病人的号码)翻查香港卫生部门资料,显示他被视为“输入确诊个案”,并已康复。

香港卫生署发言人回答BBC中文电邮查询时,仅附上署方对疾病的确诊定义指引。根据相关指引,只要在收集所得的临床样本检测到新冠病毒,就可视为确诊病人,即是一次检测便可以决定患者是否确诊。

香港传染病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如果病人检测没有发现新冠抗体,很可能真是“假阳性”个案,但他认为香港卫生署对于判断病人是否确诊的准确率很高,这个个案非常罕见。他相信,“假阳性”患者就算在医院与其他病人一同住在负压病房,只要彼此戴口罩和没有密切接触,感染风险也不算高。

香港目前录得四千多宗个案,此前以经济有需要为由,曾豁免航空公司机组人员等几十类人士检疫,但在疫情再次转趋严重时,重新要求机组人员检疫,H先生是取消机组人员豁免检疫后入境香港的空服员。

H先生的经历

30来岁的H先生表示,自己在2003年时曾经到过北京,了解到“萨斯”(SARS,即非典型肺炎)的可怕,新冠肺炎在全球爆发后,比起其他英国人,他更早采取预防措施,知道社交距离、口罩和清洁双手的重要性。

他7月中因工作需要,前往香港,并在机场被收集了深喉唾液样本,结果在深夜获告知其检测结果呈阳性。穿着保护装备的人员在凌晨用救护车把他送往位于香港柴湾的东区医院;他的同事被视为密切接触者,被送往位于香港火炭的骏洋邨隔离。

Image caption

抵港后的首个晚上,H先生获告知确诊新冠肺炎,在医护人员的安排下送院(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但他出发前三天,在英国做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之后一直自我隔离,没想到经过一次飞行旅途就感染。

他说,“我那一下觉得很奇怪,我很清楚这次检测结果不正确,但我也知道和这些人争吵是没有用,因为他们也只是在工作”。

在医院内,他被安排与另外三名确诊患者同房,这令他大为紧张。他怀疑当局检测出错,再三要求医生让他独立隔离,希望进一步检测确认他是否确诊,但当时医生断定他确诊,并向他建议治疗方案,提供各类药物,但毫无病征的他坚持拒绝服用任何药物。

“医院把我和其他新冠确诊病人放在一起,如果我是假阳性,此举其实威胁我的生命,”他说 ,“这一周感觉很漫长,一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很可怕,有时候医生不断说你有病,会让他真的以为自己有病。”

据他提供给BBC中文的视频,他与这些患者住在负压病房,彼此相距约几步的距离,他们均戴上口罩,病床之间有帘子相隔。他说,“他们没有什么病征,没有不断咳嗽之类,但我不会跟他们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拉上帘幕把我们隔开,我近乎每20分钟就洗一次手,每天洗澡两次。”

他说,医院内的医护人员都很忙碌,尽量与病人保持距离,每天仅有几分钟的时间,在早上见医生,而每次医生也只会以确诊编号而非名字来称呼他。

Image caption

他表示,每天只有几分钟时间见医生,而医生都用编号来称呼病人,但他明白这时期医护人员都很忙,已尽力为病人提供服务。(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最终,他在香港机场以外做的所有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是呈阴性,住院六天后被视作康复病人出院,出院后他立即坐飞机返回英国,并再次进行检测,庆幸自己没有感染病毒。他说,如果回英国确诊,一定是在香港的病房感染。

“我的同事比较不幸,我六天就离开了香港,他们却要在隔离措施留14天。”

他的多名同事因为H先生被确诊而成为“密切接触者”,被安排入住骏洋邨隔离,他们在约40度的高温,而且没有空调的设施内下隔离14天,单位内的卫生情况也令他们不太满意,有人声称发现昆虫等。

位于香港火炭的骏洋邨是新建成的公营房屋,因为疫情关系临时改建成隔离设施。根据香港媒体报导,入住骏洋邨的人都有与这些机组人员类似的投诉,但多数人谅解这是疫情临时改建的设施,一些香港专家此前曾说,不设空调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希望保持空气流通。

香港卫生署发言人对BBC中文表示,检疫中心的运作一直已按照感染控制的指引,进行适当的清洁、消毒和废物处理。

但这些英国机组人员和当地人不一样,入住前没有充足的准备,只能够携带自己仅有的行李,因此对有关设施感到失望。

他们并非唯一投诉香港抗疫措施的国际机组人员。美国联邦快递(FedEx)的一个机师工会早前亦曾经要求公司暂停把航班飞往香港,因为香港的医院会“强制”确诊患者入院,需要与其他病人共用洗手间,而密切接触者需要被安排入住隔离措施,但对入住人士提供的支援不足,工会声称这些情况对员工安全和健康可能造成“不可接受的风险”。

香港此前一度容许机组人员豁免新冠肺炎病毒检测,但新一波疫情转趋严重,专家认为与海外输入个案有关。

香港政府没有正面回应机组人员的投诉,但卫生部门官员曾表示,基于疫情严重的关系,决定收紧措施,要求机组人员坐飞机前要有阴性病毒测试结果作证明文件,抵港后需接受强制检疫,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及需要留在酒店房间自我隔离。

多名国际机组人员后来确诊,包括美国联邦快递机师。

H先生对BBC中文表示,香港的抗疫措施让他感到失望,但他说如果日后工作上需要,他仍然会前来香港,但希望当局用两次检测结果来决定一个人是否确诊,避免出现“假阳性”的案例。

Image caption

由于隔离设施是临时性质,设备也倾向简单。(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香港卫生署及医院回应

在香港,卫生署是唯一可以决定一个人是否确诊新冠肺炎的最终权威机构,如果由署方以外机构做检测结果呈阳性,则会被视作“初步确诊”,仍然需要卫生署进一步核实。

在香港国际机场收集的样本均是由香港卫生署下的卫生防护中心提供检测,如果结果是阳性,便会即时被视作确诊病人,一般不用第二次覆检来核实。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因应医疗设施紧张,香港当局改建了一家展览馆收治病情轻微的患者。

BBC中文按照H先生提供的确诊编号(香港卫生部门配给每个新冠病人的号码)翻查香港卫生部门资料,显示他被视为“输入确诊个案”,并已康复。

香港卫生署发言人回答BBC中文就此个案的查询时,仅附上署方对疾病的确诊定义指引,并没有清楚指明此个案是否“假阳性”。根据相关指引,只要在收集所得的临床样本检测到新冠病毒,就可视为确诊病人。

香港医院管理局回答BBC中文查询时表示,按照卫生防护中心的资料,安排相关病人入住公立医院隔离,病人住院期间,会按临床情况及康复进度适时安排做病毒或血清测试,当病人的测试结果符合出院指引,就会公排病人康复出院。

香港传染病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如果该名病人在之后的检测中没有发现新冠病毒抗体,很可能真是“假阳性”个案,但他认为这个案非常罕见;而“假阳性”患者就算在医院与其他病人一同住在负压病房,只要彼此戴口罩和没有密切接触,感染风险也不算高。

曾祈殷指出,目前香港国际机场收集入境人士深喉唾液样本做检测,这个方法的准确率本来不算高,值得讨论是否需要采用更准确的检测方式。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8月初所发表的研究比较了深喉唾液、痰液、鼻咽和咽喉拭子三种不同的检测方式,发现深喉唾液方式假阴性比率高达31%,即近三分之一的新冠患者,不能够透过深喉唾液的方式检测出病毒,其他两种的假阴性比率分别是10.6%及19.1%。

H先生以私隐为由,拒绝BBC中文公开其真实姓名和确诊编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