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辦院校轉設爲公辦後應送出這個大禮包,老生新生同降學費


民辦院校轉設爲公辦後應送出這個大禮包,老生新生同降學費

2021-01-14現在在想

國家發文要求加快私校轉設公辦步伐,許多學院也成功轉制了。於是就出現了這個問題:

轉制前的舊生在轉設後是否會降低每學年的學費?本來近兩萬的學費變成五千,這不香嗎?所以許多學生很是關心這件事。

我們可以從《辭海》中對「民辦學校」和「公立學校」的定義中嗅出些味道:

民辦學校(non-government school) 國家機構以外的社會組織或者個人,利用非國家財政性經費,面向社會舉辦的各級各類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

公立學校(public school) 中央或地方政府所辦學校的通稱。有時也專指地方政府所辦的學校。經費來自政府撥款或地方居民納稅。

從這兩個定義中我們可以初步判斷,轉設後所有在校學生的學費都降低。因爲之前是學校的辦學經費是自籌資金,沒有國家補助,等學校轉公辦院校後辦學經費是國家財政提供。說的通俗點就是,民辦學校和公辦學校最大的差別就是資金來源的不同了,公辦的大部分辦學經費都來自於政府,所以學生們所需要承擔的費用很低,學費自然就不高了。而民辦的辦學經費來自於企業,所以學費自然比公辦高。而民辦學院轉設爲公辦後,學生們的學費自然下調了。

所以,民辦本科轉公辦本科後,是所有學生的學費都降低。

但是民間又有一個流傳的說法:「新生新辦法,老生老辦法。」

「新生新辦法」,這沒必要多說,因爲新生考取的是公辦院校了,自然按公辦院校的學費標準收取。

有爭議的是「老生老辦法」,其實從剛才我們提到的「民辦學校」和「公辦學校」的定義中我們可以得知:自該校轉公辦後,也應當是「老生也是新辦法」才對,因爲原先的私人機構已經退出運作該校了,它們沒有運作成本了,若老生仍用老辦法,老生多交的學費差額應該發給誰呢?既然這筆錢冤有頭而債無主,財會上應該怎麼記帳呢?

你可能會說有錢還不好辦,但是收了這筆錢就引起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教育公平的原則。

是,我是沒考上清華北大,但我也是憑本事考上目前這所院校的,爲什麼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同一資源條件下,所謂的老生就要比新生多交近二倍的學費呢?這也算殺熟吧。

之所以有「老生也是新辦法」,原因是有些地方和高校的教育資源和經費比較緊張,這樣很可能學校持續之前的收費標準來維持學校的正常工作,但這是之前的情況。

2006 年,教育部就提出「轉設」這一概念;2009 年,明確規定獨立學院可以轉設爲民辦本科院校。

但過去十多年,轉設比例整體偏少。

2008年,4所獨立學院轉設爲民辦本科。

到2015年,52所獨立學院轉設爲51民辦大學。

但依舊轉設比例不高,

但是如今,教育部要求所有獨立學院要加快轉設進程,並在2020年末各獨立學院全部制定轉設工作方案。一件事只有定出時間節點,才是動真格,現在一紙文件,明確通知,到年底,各獨立學院全部制定轉設工作方案,同時推動一批獨立學院實現轉設。那麼這件事就不是可有可無了,既然一定要實現,中間就會有許多協商與交易,比如以前之所以轉設進展緩慢,主要因爲轉設關係到重大利益調整,涉及到各方利益,很難達成一致意見,所以就一直拖延下來。再者,很重要的一點,投資方也不想失去母體高校名字的這塊「金字招牌」,所以遲遲不願意轉設,而高校也不願意失去巨額管理費收益和機會成本,不願放棄,寧願冒著會影響公辦院校聲譽的風險,繼續舉辦獨立學院……

那麼協商交易的結果,可以想像的就是,國家財政補償原先利益者,一刀切後,院校就可以輕鬆轉設了,既然利益相關方已獲補償,也就沒有理由還要在老生身上多收頂多三年的高學費,這種離心離德的事,新轉設成的公校也不願意干,畢竟學校最寶貴的財富就是這些年輕學子。

本文結論:民辦學校轉爲公辦學校之後,不管老生新生都將統一按公辦學校收費,即降低學費,轉設成的公辦學校,也樂意將這個大禮包送給她的學生,同心同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