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过后,视频约会还会继续吗? – BBC News 中文


疫情过后,视频约会还会继续吗?图片版权
Jai Andrews and Karen Mendoza

新冠病毒给单身人士带来了一系列全新挑战,放佛在此之前约会还不够棘手似的。酒吧和餐馆关门,当局发布健康警告,禁止与陌生人亲密接触,一些城市甚至对离家者进行处罚。然而,在封锁中,单身人士依然对寻找新伴侣持开放态度。根据Dating.com的报告,全球在线约会的数量增加了82%,由于无法见面,视频电话很快成为了首选。

“她看上去很可爱,很体贴。我想,为什么不试试呢?”曼恩斯(Stephanie Manns)说。他是纽约市一名风险分析师和播客主播。在Tinder上配对后,他在今年4月开始通过视频约会一个邻居。

这位35岁的男子很想复制纽约著名的创意约会场景——“这里是纽约,你总能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他于是安排了鸡尾酒之夜,与伴侣互相推荐食谱,然后虚拟地游览了新奥尔良。曼恩斯说,在第三次视频约会上,她感到一些化学反应正在酝酿。“她希望我们挑选一本真正对自己有影响的书,或是最近读过的书。我们选了书中的一个章节,然后互相读些东西给对方听。我喜欢有创意的人,所以还挺开心。”

图片版权
Stephanie Manns

Image caption

曼恩斯(Stephanie Manns)在长达几周的疫情封锁期间尝试视频约会。

这对情侣在现实生活中约会了几次,之后关系结束了。曼恩斯说:“她很可爱,但不是我想要的那种人。”不过,他们的虚拟体验反映出,首次尝试视频约会的人数激增。

交友平台Match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69%的美国用户愿意与潜在伴侣进行视频聊天,而只有6%的人在病毒大流行之前尝试过。去年,Bumble是首家推出应用视频工具的大型公司,该功能的使用大幅增加。与在约会初期交换电话号码或社交媒体相比,Bumble被宣传成一种更安全的视频聊天方式。为了应对Covid-19疫情,另一个平台Hinge今年4月增加了“在家约会”视频聊天功能。初创企业也加入了这一趋势,比如一家名为“Quarantine Together”的公司将洗手提醒与视频相亲服务结合在了一起。

此外,人们对直播约会游戏的兴趣也大幅上升。该行业的美国市场领导者Meet Group报告称,自3月以来,其产品的使用量激增了95%。这些活动包括,视频速配活动,以及针对那些希望关注个性而不是外表的用户的盲约游戏。一些线下单身者活动也转向了在线空间,比如The Inner Circle,给想约会的人提供通过虚拟酒吧等活动进行视频聊天的机会。

为什么单身人士热衷于视频

Global Dating Insights网站编辑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表示,视频约会与新冠病毒一起兴起的一个明显原因是,我们很快习惯了在生活的其他领域使用视频。

他解释说:“在大流行之前,人们对视频约会有很多怀疑,只有少数应用程序在试验这项技术。”“大多数约会应用的目标客户是年轻的千禧一代和Z一代。这两代人承认,自己天生就害怕打电话或接陌生人的门。”但是,一旦每个人都在家里工作,被迫与同事在Zoom上交谈,或与朋友玩虚拟游戏,“这让单身人士有了尝试虚拟约会的信心,就意识到,并不像他们最初担心的那样尴尬。”

图片版权
Nyana Ficot

Image caption

菲考特(Nyana Ficot)在视频约会方面有很好的经验,不过后来并没有发展成一段认真的感情。

30岁的金融顾问菲考特(Nyana Ficot)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她说自己“通常很害羞”。在卢森堡封锁期间,她更习惯了使用视频工具,之后开始了首次视频约会。“我们聊了三个多小时,我还得给手机充电!”真的是一个美好的、得体的约会。唯一想念的是,你离他很远,接触不到。当他们终于见面,她很失望对方还没有准备好进行认真的交往,但她依然认为,这是“一次很棒的经历,我可以通过视频通话认识一个人”。

疫情封锁更促进了视频约会的增加,因为这让许多单身人士有了空闲时间。惠特洛克说,一些年轻人缺乏青春期前的爱好和旅行,而且因疫情危机而被迫休假或失业,一些人开始使用应用程序只是“因为他们感到无聊”。还有一些人发现自己过着简朴的生活,这让他们感到孤独,或者更清楚自己的感情状况。“他们想‘我被困在家里了,也许有人陪着我会好一些。’”所以,“也许是时候试着安定下来了。”

与此同时,人们也慢慢意识到,保持社交距离的禁令将持续下去。“公众开始意识到,情况非常严重。他们需要做出一个决定:是彻底休息一段时间,还是接受虚拟约会的新世界。似乎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惠特洛克说。

Match Group拥有Tinder和Plenty of Fish等约会平台。该公司的顾问费希尔(Helen Fisher)博士表示,疫情封锁在全球范围内到来之前,很多千禧一代已经经历了刷网疲劳。2019年,全球交友应用的增长放缓,费希尔在大流行前的研究表明,人们对更密切的情感联系越来越感兴趣,而不是随意的勾搭。

“在大流行前的‘旧时代’,大家在网上认识,然后开始约会,首次约会非常紧张。‘我该吻他吗?牵手吗?我应该邀请他来我的公寓吗?’,”她说。她认为,封锁有助于鼓励约会对象“在接吻之前”更好地了解彼此。她预测,即使社交禁令放松,这一趋势也会继续下去。

一次跨洋约会

28岁的安德鲁斯(Jai Andrews)来自伦敦,是一名导师和教练,25岁的门多萨(Karen Mendoza)住在德克萨斯州。这对夫妇在病毒大流行期间经历了慢速度约会。他们最初在Facebook上认识,今年1月开始在Messenger上聊天。但彼此的关系在疫情封锁期间因视频通话而加速。在现实生活中见面之前,他们于今年3月决定正式成为情侣。

图片版权
Jai Andrew and Karen Mendoza

Image caption

这对恋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经历了慢速度约会。

安德鲁斯说:“我们在很深的感情层面上认识了对方。”她说,他们在网上度过的几个小时里,讨论了从政治到谷物等各种话题。“回顾以前的恋情时,你先感受的是生理上的化学反应,但当你真正花时间去了解这个人,会意识到彼此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共同点。”这对情侣最近在英国度过了几周的时光,他们说,尽管距离遥远,但他们计划长期相处。

《全球约会观察》(Global Dating Insights)编辑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表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他们并不是唯一使用视频技术进行跨洲约会的人。包括Tinder在内的几款约会应用利用了远距离恋爱的可能性,允许用户与被封锁在其他地点的用户配对,而不需要额外的订阅费。惠特洛克说,通过介绍来自不同地方和文化的人,有助于使在线和视频约会的体验更加令人兴奋。保持人们在约会平台上的活跃度,也是一种聪明的营销策略。因为“刷了三个月之后,(当地)就没人了”。

英国情感作家和心理学家贝雷斯福德(Lucy Beresford)说,她还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客户愿意在家乡城市以外,甚至是封锁期间的国家进行视频约会。她认为,远程工作鼓励人们更加灵活地考虑未来在哪里约会或生活方面。她解释道:“尽管他们可能会说,‘我住在伦敦,在伦敦工作,未来的伴侣也必须在伦敦’,但有很多人正在做出不同的选择。”

“新常态”下的约会

随着各国放松对约会的限制,大多数约会专家认为,人们很快会回到发展离线恋爱关系,而不是专注于视频约会。

贝雷斯福德说:“我认为它会消失,仅仅是因为人们想要恢复正常的人际交往,包括拥抱、身体接触、性交。这些都是视频做不到的。你会超越理智产生更多担忧:‘这样做安全吗?’‘我需要解决哪些医疗问题?’”

不过,人们一致认为,视频约会的趋势不会完全消失,许多人表示,“新常态”中的视频通话将成为首次真实约会前筛选伴侣的一部分过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们会更加挑剔。因为与人见面依然有感染风险,”约会平台Inner Circle的约会专家莱斯特(Charly Lester)说。”和某人打个电话就知道你真的喜欢他,这比在酒吧里浪费两个小时要容易得多。”

专家称,封锁后的视频约会可以作为筛选伴侣的一部分,是一种省钱方式,对忙碌的人来说是一种快速见面的机会。

莱斯特认为,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也鼓励人们通过屏幕约会。根据最近一项针对精英单身人士的研究,2019年,在全球主要城市首次约会的平均费用为85美元,这还不包括购买新衣服或个人打扮的额外费用。”新冠大流行之前,和两、三个人约会两到三次并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收入降低了,或者被迫休假,那么应尽可能多地免费、廉价地约会。”

Tinder正押注这一趋势,7月,该公司在美国四个州以及其他12个国家测试了期待已久的程序内视频功能。该公司一项调查显示,有40%的Z一代用户表示,即使他们最喜欢的约会场所再次开放,他们仍希望继续使用视频决定是否在现实生活中见面。上个月,Bumble推出一项新功能,让约会者发出信号,表明他们希望首次约会是虚拟的还是在社交上保持距离。这进一步表明,对许多人来说,视频约会可能仍是审查过程的一部分。

Global Dating Insights公司的惠特洛克(Dominic Whitlock)认为,对于时间有限的年轻专业人士来说,选择数字化约会也将成为一种方便的工具。他说:“如果你在大城市生活、工作,生活因工作、朋友和其他各种各样的承诺而非常忙碌,而如果你只见过一个人一、两次,他们可能并不在你的优先考虑范围之内。”“(视频通话)将是你显示’是的,我有兴趣,但我现在真的很忙’的一种方式……你可以混合一下。”

但在封锁期间在网上花费几个月时间之后,一些约会者表示,这种经历实际上让他们推迟了在数字世界中花费太多个人生活的时间。

“我可能不会再通过视频应用程序约会了,”43岁的菲尔(David Fell)说,他是生活迪拜的一位英国商人,在疫情最严重时尝试过视频约会。“我一直喜欢和人打交道,我已经在Zoom for business这样的平台上花了很多时间,因为我需要与世界各地的人合作。”在他居住的地方,酒吧和餐馆重新开张了,他希望用“走过去和他们说话”的老方式与人们打交道。

回到纽约后,曼恩斯(Stephanie Manns)说,在封锁期间,她想暂时把精力放在工作和爱好上。她正从约会中解脱出来。她说,她不会排除未来再次视频约会,特别是由于目前LGBTQ社区缺乏身体接触。但她还是更喜欢和人面对面地约会,因为“你和某人在现实生活中产生的化学反应是无可替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