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国安法:英国宣布明年一月无条件开放香港BNO入境 可携直系亲属 – BBC News 中文


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目前香港约有30万人持有BNO护照,英国驻香港总领馆说,估计约290万人有资格拥有这种护照。

英国内政大臣帕特尔(22日)宣布,2021年一月将正式对约300万持有英国国民(海外)——即BNO护照的香港公民开放入境英国签证申请。这就是英国政府此前所称的为有持有这种证件的香港人“开通一条通往英国公民的途径”。

帕特尔在致议会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计划2021年一月开放香港BNO护照持有者入境英国的签证申请”。

声明阐明,拥有BNO护照的香港人不设人数限制,无需通过技术移民考核,不设财力标准,也不需要满足最低收入要求。

帕特尔说:“我们给与英国海外国民成为全权英国公民的机会”。

她还说:“他们在入境英国之前无需已经找到工作,可以入境之后再找。他们还可以携带非BNO的直系亲属”。

BNO护照寻根溯源

1984年12月,《中英联合声明》墨迹未干,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抵达香港。

她刚刚签署的这份文件中列明,香港人在1997年7月1日后虽可保留英国政府颁发的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但不会享有在英居留权。在香港,一位记者就主权移交后的港人利益向撒切尔提问道,“你答应将五百多万人交给一个共产党独裁政权,这在道义上讲得通吗?还是说在国际政治中,道德的最高形式确实就是本国利益?”

撒切尔当时冷淡回答称:“英国为香港尽了最大努力,我们做了一切可以为你们做的事情,香港每个人都对这项协议感到满意。”

当年提问的记者名叫刘慧卿,后来成为香港政坛民主派的重要人物。去年卸任立法会议员后,她担任香港民主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至今。多年来,她一直争取扩大BNO持有人在英国的权利,如今终于等到开心的一天。

英国政府早在7月1日就表示,由于香港《国安法》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英国将为有资格持有BNO护照的港人提供一条移民入籍的途径。

“过去大部分(香港)人对英国政府没什么期望,多年来大家都觉得即使香港的情况变差了,英国也不会做什么帮香港人,他们最紧张的是自己的经济利益,”刘慧卿对BBC中文讲道。“如今我很高兴,其实它(英国)一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从当年刘慧卿眼中撒切尔“居高临下”的回应,到如今向数百万香港人伸出友好之手,英国政府的转变让包括刘慧卿在内的许多人大感意外。而过去一度宣称进入“黄金时代”的中英关系,如今正进入一条颠簸的轨道。

中英交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政府认为,北京强推《国安法》表明,中国没有信守在联合声明中作出的“对香港人的承诺”。图为7月8日,中国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在香港揭幕。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左二)、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左一)等人参加揭幕。

英国推出的新BNO政策涉及近300万出生于主权移交前的香港人,这引发了北京的愤怒。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本周表示,英国此举“严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违反了英国在联合声明中作出的不给予BNO持有人居英权的承诺。

而在过去,北京曾多次强调,《中英联合声明》已经“过时无效”,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

本月之前,对于拥有BNO护照的香港人来说,他们手上的这本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只是一份旅行证件,让他们在前往英国时可以最多一次性停留6个月,但不能凭此在英国工作或学习。目前香港约有30万人持有这种护照,英国驻香港总领馆说,约290万人有资格拥有这种护照。

但英国的BNO新政这次看上去是有备而来。根据英国首相约翰逊与外交大臣拉布公布的情况,今后持有BNO护照的香港人将可以在英国工作、生活五年后申请“定居”,并在这之后再度过12个月便可申请加入英国国籍。

这种方案将不设人数上限,省去目前外国移民在英定居时的大部分限制要求。拉布称,这项安排是“特殊、专门的”,是英国在兑现对香港人的“历史承诺”。

中英两国在1984年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中指,香港在主权移交后享有高度自治权,除外交和防御等事项,其享有的权利和自由50年不变,直至2047年。而7月1日开始实行的香港《国安法》则允许北京直接在香港设立机构处理与“国家安全”有关案件,北京派遣的人员与机构均可不受香港规定限制。英国政府认为,北京强推《国安法》表明,中国没有信守在联合声明中作出的“对香港人的承诺”。

是否会出现“移民潮”?

香港国安法:英国宣布明年一月无条件开放香港BNO入境 可携直系亲属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国安法通过,市民反应大相迳庭

虽然中英两国关系因此紧张,但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让许多香港人松一口气。25岁的尹小姐属于有资格申领BNO的近300万香港人之一,她已经有计划利用这一渠道前往英国工作定居。

“之前英国政府的说法不太明确,感觉不太会有机会给我们什么签证优惠政策,但现在工作签证限制没有了,少了一个最大的担忧,”她说。

导致尹小姐想要离开香港的最迫切因素便是《国安法》,她担心香港会“随时变成第二个新疆”。“原本觉得这种说法都是天方夜谭,但现在觉得,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

尹小姐和身边的朋友最近都在讨论BNO移民话题,但她表示,由于经济条件等问题,很多人可能没有能力真正前往英国定居。

作为亚洲最大的金融中心,众多接受中西方教育的人才是香港的一大财富。香港目前总人口超过700万,BNO政策涉及的人口占近半数。但不少分析人士也向BBC中文指出,预计不会有大规模“移民潮”出现。

“谁都不愿意离开家,这并不是一般人会默认(default)作出的选择,”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教授表示,这个新政策对许多香港人来说是一条出路,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走上这条路。

“《国安法》虽然非常凶,但主要还是要看你要说什么,你要是不发言的话这个法管不到你,它可能还会管到你孩子的教育,但如果你不介意孩子接受所谓爱国教育的话,你也没所谓。大部分的香港民众虽然不喜欢这样,但绝不到他们不能接受的地步,”他称。

与1980年代中英就主权移交谈判时中国对香港人获得居英权的担忧不同,目前的北京政府或许也并不担忧香港出现“移民潮”。曾锐生补充道,如果有香港人前往英国,在中国大陆找同等教育程度的人并非难事。“共产党干嘛要怕用对他们忠诚有问题的人换成没问题的人呢?”

刘慧卿认为,目前许多香港人仍在观望阶段,但“安全”是许多香港人的底线。“我们香港人从来没有民主,但是我们很自由,很安全的。如果他们发现没有自由没有人身安全,我相信可以走的都会走。”

而对于约翰逊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来说,“移民”并非投票给他们的选民们绝对支持的议题。在脱欧公投中,许多英国人正是因为对移民的反感将票投给了“离开”阵营。英国《经济学人》(Economist)北京站站长任大伟(David Rennie)认为,接收BNO持有人的新政策是约翰逊政府的“一次赌博”,但在某种程度上对约翰逊有利。“这就像是一个证据,显示‘脱欧’投票并非种族歧视,并不是反移民……这正是约翰逊承诺过的‘全球化英国’式的‘脱欧’,显示这是一个开放、自信的全球化英国。”

“黄金时代”的中止

2015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英国,两国宣称双边关系进入“黄金十年”,将打造一个属于中英的“黄金时代”。之后两国签署多笔数十亿英镑订单,英国不顾美国反对,加入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截至2020年4月,英国是中国在欧洲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英国在欧洲外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香港《国安法》的落地,似乎使得“黄金十年”在中期便画上休止符。英国政府及其盟友陆续推出或正在酝酿接纳香港人移民的方案,同时作为之前少数容许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的西方大国之一,英国政府目前正在重新评估华为在5G网络中的可靠性,首相约翰逊已经改口,称华为是“潜在敌对国家的供应商”。

“我们想与中国有一个积极正面的关系……但是这里的真正问题涉及信任,以及中国是否能被信任,去履行其国际义务和责任,”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在回应中国大使刘晓明的指责时称。

BNO暴露的只是中国和西方国家当前关系的缩影。任大伟指出,当经济与科技上腾飞的中国放弃“韬光养晦”,并把中国模式推进到应为“一国两制”的香港,中国在经济上的野心与外交上的目标出现了一个“巨大矛盾”,使得英国不得不重新考量两国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一方面想卖给我们5G网络这种需要两国间极大信任的东西,一方面又选择变得更有攻击性、更加决绝……英国人考虑的是,我们真的想要这种国家来建设我们的5G网络这么重要的东西,同时又总是要因为香港和《国安法》跟他们卷入这些肮脏的政治斗争中吗?”

“英国政府现在的判断或许是,中国比他们认为的要残酷得多,这或许是中国21世纪的野心面临的非常严肃的一个问题,”任大伟表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