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銀行原董事長王麗的「奢侈品」人生:一柜子的愛馬仕絲巾 卻只…


青海銀行原董事長王麗的「奢侈品」人生:一柜子的愛馬仕絲巾 卻只…

2021-01-12 財經網

2020年2月2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一則消息:「青海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原黨組成員、巡視員、副局長王麗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王麗,女,漢族,1962年12月出生。剛走入工作崗位就進入中國人民銀行西寧分行工作;從2005年起,王麗任西寧市商業銀行,也就是現在的青海銀行行長;2008年任董事長,至2018年7月卸任,分別擔任銀行行長達12年、董事長10年之久。

那麼,王麗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王麗的「人前」與「人後」

2021年,1月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了《深度調查》,講述了青海銀行原董事長王麗的「奢侈品」人生。

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尼於鶴雲說,「我是接觸過她的一些涉案人員,包括一些金融界裡一些頂尖人物,對她都是用「欽佩」兩個字來形容。」

王麗業務能力強,是她在「人前」呈現的一面。然而在「人後」,還有不爲人知的另一面。

「她是一個非常貪婪的人,從受賄數額來說,大的是二三百萬單筆受賄,但小的十萬塊錢也有,只要有人給她送錢她就收。在評價王麗的時候,有一些評價說是沒有守住底線,但是我們認爲王麗根本就沒有底線。」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高巍如是說到。

高巍介紹,王麗部分贓款贓物,包括紀念鈔、黃金製品,一公斤一根的金條,還有麝香,青海的名貴特產。

王麗有一處私人住所,專門藏匿贓款贓物。據尼於鶴雲介紹,所有的裝修全部是追求最高檔化,包括她的壁紙,她根本就沒有貼壁紙,而是請人做了一個彩繪圖案,這樣配合她房屋的整體布局。

這處私人住所里,有一個暗格保險柜。主要藏匿她其它保險柜的鑰匙、與涉案款物人員的身份證、身份信息的複印件。

高巍表示,在這處私人住所里,王麗有整整一柜子的愛馬仕絲巾,按照市場價,一條大概在三千到四千左右。

尼於鶴雲直言,「我們辦案子也20多年了,搜查(工作)也做了不少。確實是她作爲一個女同志,又是個領導幹部,她的房屋打開的時候,我們都感覺到是很震驚的。然後是名牌的包,大概就有40多個,價值最高的也是一個定製的,當時我們了解價值是40多萬。」

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讓辦案人員震驚的房產是王麗的私人住宅,其丈夫只知道在這個小區里王麗買過一套房子,但是具體的門牌號其丈夫根本不知情,這樣一處房產也成爲了王麗藏匿涉案款物的主要地點。

尼於鶴雲說,「我們在搞搜查的時候,他的愛人看到一半兒的時候就待不住,他說這看不下去了,我就走了行不行?他的愛人當時走的時候眼眶裡都含著眼淚。雖然咱們說到他們的這種夫妻感情好像名存實亡,但是真正的看到這種的時候,我估計第一他愛人心裡很難受,第二把他愛人也給震驚到了,沒想到真的用瘋狂兩個字來形容,瘋狂到這種地步。」

躲過十餘次調查 最終還是露出馬腳

如此猖狂的貪腐行爲爲何多年沒有被發現?視頻解釋稱,王麗在金融機構工作多年,人脈資源廣,此前又經過多次函詢及核查,部分舉報內容被舉報人在網絡上公開,導致王麗已有心理準備,對有關問題也考慮了應對之策。

但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2013年,青海銀行由王麗主導的兩筆貸款,貸款本金是3.7億元,這兩筆貸款在發放之前就存在重大問題,但在王麗的安排下,全部予以辦理,發放之後貸款一直未能收回。

到了2017年,省紀委對此問題再次核實,並將相關線索向公安部門做了移交,同年接受貸款的老闆被公安機關以涉嫌貸款詐騙犯罪立案偵查,到了2019年,在司法機關同步調查的基礎上,紀檢監察機關迅速行動,展開了細緻的調查,並通過貸款辦理環節中的主要經辦人員鎖定了王麗涉嫌濫用職權的事實。

高巍介紹,「因爲這次我們也吸取了前面的一些教訓,我們切中了她的兩個關係人,這兩個人我們圈定爲是她的身邊人。我們從這個角度入手,既可以迅速來接近這個案件的真相,但是我們又可以不驚動她。」

「王麗的案卷特別多,大約有七十多卷,你看這些違法的大概是有五十多卷。然後這邊這部分是違紀的,大概是有二十卷左右,然後這些卷子加起來,總共是一萬五千多頁。」 辦案人員在視頻中指出。

王麗蛻變之路

任何饋贈都不是免費的,都已在暗中標明了價碼,最終都要付出代價。王麗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蛻變、腐化?背後又反映出了什麼問題呢?

視頻指出,王麗是能人腐敗的典型。從青海銀行剛開始籌建時資產規模只有10個億,到她離開的時候資產規模達到了1000多個億,部分指標在全國商業銀行中名列前茅,王麗曾經在青海銀行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然而在目睹「金融圈」部分企業老闆、所謂「金融大鱷」出手闊綽的瀟灑揮霍後,思想開始逐步發生變化。

尼於鶴雲指出,包括開會,給一些所謂的會議補貼或者是禮金,以這種名義給的,一出手就是幾萬歐元,甚至是幾萬美金。她拿到手裡的時候,覺得自己所謂的收入,好像跟自己建立起來的、取得這種價值不匹配。尼於鶴雲說,王麗給他印象最深的一句話的就是:「我從門裡離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土鱉』」一樣。」這是她說最早心理失衡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王麗剛開始也覺得拿錢不對,但是轉念一想,別人都能拿,我爲什麼不能拿。在這種失衡的心態下,逐漸開始追求奢華生活,無所顧忌地貪汙斂財。

王麗懺悔,「自己在整個的事業發展過程當中,是有些自我膨脹的,我把銀行的這種發展,更多的在別人的恭維、別人的吹捧下,當成了自己的本事,當成了自己的能力,實際上這是組織給予的平台、組織給予的權力。在這一點上,實際上是自己的一种放縱。」

在別人的吹捧下,放縱、膨脹、自負

與此同時,家庭的不和諧也是一大原因。很長一段時間,二人唯一的聯繫,僅剩一紙結婚證。

工作上「女強人」,生活上「失意者」,讓王麗特別愛面子、特別敏感,她永遠不想讓自己的下屬或者同事看到自己失落的那一面,在外給人造成的印象就是兩口子還不錯。家庭上的缺失對她整個心靈的扭曲,產生了很大的負面作用。

這樣扭曲的生活也讓王麗的性格特別矛盾。

尼於鶴雲說,「我覺得印象最深的,她說她以前有一條褲子要改,讓她的助手(幫忙)。也不是什麼名牌的褲子,她說穿著還合身。但是她所有斂到手的這些奢侈品和服裝等等,她幾乎就沒穿出過她自己那間屋。」

大肆收斂來的奢侈品,但卻不敢穿戴出房屋。那些堆滿房間的奢侈品對王麗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個虛榮的意象,讓王麗獲得心理上的補償。

尼於鶴雲說「她說她最大的傷感就是在自己的那間屋子裡才能找到平靜,最大的快樂也就是對著鏡子欣賞自己。把這些奢侈品穿在身上,戴一戴。有的像寶石項鍊,這些服裝穿在身上,對著鏡子照一照。其實她說她內心特別矛盾,也特別痛苦。」

王麗懺悔的說到,「我覺得金錢都是身外之物,真的,尤其對像我這樣在組織的關懷厚愛下,早就衣食無憂。其實金錢本身對自己根本都不需要。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接受了這麼多不該接受的東西。其實說白了,這些金錢物質到最後就是人生的殉葬,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王麗後悔不已,稱離開了組織離開了工作,覺得人就像沒有了靈魂和脊柱,就像癱在地下的一堆皮囊。一切都在於自己沒有珍惜、沒有珍重,也不知深淺,這是現在最大的悲哀和絕望,也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和絕望。王麗沉迷於紙醉金迷和個人成就的虛幻中不能自拔,其自己也說道:「這些金錢物質到最後就是人生的殉葬」。

(本文綜合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編輯:王欣宇)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