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英国抗疫过程中你所不知道的关键工作者 – BBC News 中文



马特·福华德和他的猎鹰在特拉法加广场上。图片版权
BBC News: Tom Pilston

Image caption

马特·福华德和他的猎鹰在特拉法加广场上。

无论是护士、护工还是超级市场员工,在封锁令期间,关键工作人员都恰如其分地被视为英雄。

正如英国政府所指出的那样,在全球大流行抗疫前线背后,有大量的人员一直在奔忙,从事一些关键工作。

这包括在食品和运输业工作的人员,照顾儿童的人们,还有在公共服务和金融机构工作的人。

在我们所有人都被封锁令限制的时候,他们被允许前往工作地,将他们的小孩送去学校。我们访问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看看封锁对他们来说是怎样的。

猎鹰人

马特·福华德(Matt Forward)的工作是负责让鸽子远离特拉法加广场。害虫管理人员被包括在关键工作人员列表之内,所以整个封锁令期间,马特每星期都有两天要早早地自己开车载着他的栗翅鹰(Harris hawk,又称哈里斯鹰)跑45英里去这个著名的广场。

从早上6点开始,他的“小伙伴”、名叫“闪光”的猎鹰就会在周围飞两个小时——偶尔在纳尔逊纪念柱(Nelson’s Column)和国家美术馆的顶上歇息。

图片版权
BBC News: Tom Pilston

Image caption

哈里斯鹰是一种社区鸟类,以擅长与人类合作著称。

它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足够令鸽子们远离这一带。“如果我是只鸽子,看到这只猛兽在附近飞,我也不会在这里筑巢或者休闲,”他说。

住在英国肯特郡坦布里奇韦尔斯的马特说,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封锁令而停止工作。

“如果没有人去做我们做的工作,我们的鸽子就会泛滥,”他说。马特是这一行的新人——他几个月前就在封锁令开始前从一个水管工转向了这项“全世界最好的工作”。

图片版权
BBC News: Tom Pilston

Image caption

马特一辈子都在养各种猛禽,但是直到最近才开始用牠们来工作挣钱。

他在封锁期间看到“天差地别”,特别是因为人少了,所以给鸽子吃的残余食物也少了。“人们不再在特拉法加广场留下一包包的脆食,”他说,“基本上就没有喂到它们面前的食物。”

但是,因为周围的食物少了,鸽子的行为方式也发生了改变。马特说,因为饿,它们似乎更勇敢了。

图片版权
BBC News: Tom Pilston

在特拉法加广场完成工作之后,他又带着这只猛禽去往首都的其他地方——伦敦体育场、博物馆和酒店。

马特说,他喜欢这样,虽然有新冠病毒疫情,人们仍然上来问他在做什么。“这不是像我在街上遛狗,”他说,“人们对这个表现出很大兴趣——这是我喜欢这个的原因之一。”

种芦笋的农民

对位于安格斯的鲁南湾农场来说,封锁令如同“坐过山车”。在苏格兰东岸的这座农场出产各类羊肉、蜂蜜和其他利基产品。不过,有三分之一的业务是来自芦笋——它每年的季节只有六个星期,从五月初至六月中。

“冠状病毒就在我们的季节来到前杀过来,”吉丽安·麦克万(Jillian McEwan)说。她和丈夫尼尔(Neil)一起经营这个农场,是第五代农民。“这是一个高度紧张的时段,因为季节非常短。”

作为粮食生产者,他们也被列为关键工作人员,但是却要在封锁令中间面对收割然后销售的与时间赛跑的过程。

图片版权
Lunan Bay Farm

Image caption

尼尔和吉丽安通常都把他们种的芦笋卖到苏格兰的各家餐厅。

“我们把放假或者曾经的冗员找回来,帮助我们增加了人手,”吉丽安说。他们凑成了10至15个收割工人,全部都有口罩、手套和围裙等设备。

在芦笋田,农场通常都使用轻型拖拉机,由收割工将收成的芦笋放在车后面平板上的篮子里。但是为了保持社交距离,他们需要更大得多的平板,意味着要使用更重型的拖拉机。

吉丽安担心,更重型的机械在未来这些年里可能会有什么影响。

“它将田地压得更密实,将会对明年的庄稼有影响,所以对我们来说,冠状病毒病会带来很多的后续影响。”

图片版权
Lunan Bay Farm

Image caption

为期六个星期的芦笋季节正在处在封锁令的中间。

这座农场有15亩芦笋田,从5月4日开始的六个星期里,共收成了7500公斤的芦笋;然而之后,就要面临在芦笋还新鲜的时候找到新客户来购买。通常会来订货的70多家餐厅全都关闭了。

他们转向小型的农产品商店和个体零售商。他们的大部分芦笋收成都作为蔬菜盒的一部分送到人们那里了。“它事实上证明了还蛮成功的。我们其实应该可以卖出三倍于我们种出来的量。”

看闸人

“我有62名义工帮我管理这些闸,”莱斯特郡福克斯顿船閘(Foxton Locks)的管理员亚历克斯·古德(Alex Goode)说,“在封锁令开始的时候,我就一个也不剩了。”

作为一名关键工作者,在封锁令期间管理这个地区的闸门运作就成了亚历克斯的责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封锁令期间,每天经过福克斯顿船闸的小船只有寥寥几只。

位于大联合运河(Grand Union Canal)的莱斯特河段,福克斯顿有全英格兰最大的一组台阶式船闸。它由10个单独的闸组成,分别在一个过渡区域的两边。在夏天高峰期,每天可能有30至45只小船经过。

在封锁令开始时,整个运河系统只保留必要的通行操作,于是每天经过的船次就下降到一至四只。不过,这些小船还是需要经过船闸的。

“住在小船上的那些人,船就是他们的家,他们需要去一些地方,清空他们的厕所和装水。另一些人则需要到处去,探望生病的亲人,或者去某个地方停泊配合封锁令等。”

主要在家里工作的他,建立了一个次日的预订系统,所有想要过闸的船都要给之后那天注册一个固定时间,让亚历克斯有时间前往,打开船闸,并且确保船家都依足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防范措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平常,有超过60人的义工团队在帮助维护和管理这些船闸。

亚历克斯还会每天做安全检查,确认船闸和牵船道没有破损或者毁坏。牵船道也是当地人被允许每天来运动的地方。

他说,现在每天大概有10至15只小船经过福克斯顿,而他很期待那些运河的义工在7月初回归。

语言治疗师

“这有点像《ET外星人》里面出来的情节,”凯特琳·莱哈尔(Caitlin Rehal)说。这名37岁的专业讲话及语言治疗师所形容的是她在见一个102岁的病人时必须穿上的个人防护装备。

两人都不是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自从全球大流行以来,凯特琳在工作中就看到了很多改变,这是其中一个。

“穿着这全套装备,几乎不可能和这个病人交流,”她说,“让她知道我是一个想要和她说话的人是非常困难。我的印象是,就像是一个垃圾桶在和她说话一样……就好像一个看起来不应该会说话的东西在说话。”

Image caption

凯特琳表示,她感觉自己是在穿一件”ET外星人”服装。

凯特琳说,随着个人防护装备的指引有所改变,她不再被要求穿那件“ET”服了——现在只要戴一个外科手术口罩、手套以及一件围裙就能见病人。

作为一名专业的关键卫生人员,她在全球大流行期间继续在肯特郡的坦布里奇韦尔斯医院工作,帮助那些交流或者吞咽有困难而导致影响饮食的人。

她说,她的团队定期见一些做过脑外科手术、摔倒过或者患有脑退化、帕金森(Parkinson,帕金逊)症或者多发性硬化的病人。而现在,还有2019冠状病毒病——她说,因为它影响了呼吸系统,于是有可能会影响人们吞咽。

“总体上,我们的病人变少了,但是这些病人当中有一些人的风险就大得多。所以这是需要有点协调性,”她说。这还意味着她团队救治的很多病人年纪会比平常小一些——五六十岁的人,而不是70岁或以上。

图片版权
Tobias Rehal

Image caption

凯特琳说:“这当中讲的是协调。”

但是,因为凯特琳有哮喘,她没有办法去照顾很多高风险的病人。她不能见任何疑似有冠状病毒的人,甚至穿上防护衣都不行。

她说,她很感恩在自己觉得“扛不起来”的时候有同僚的支持。“他们的理解以及在我无法和他们一起进高风险病区的时候仍然欣赏我力所能及的工作,这在一个非常大压力的时期,对我的情感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照片均受版权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