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演越爛,關曉彤怎麼搞的



好久沒在電影院這麼如坐鍼氈了,直到《圖蘭朵:魔咒緣起》橫空出世。

如果說《小時代》系列的口碑兩極分化,那麼最近上映的《圖蘭朵:魔咒緣起》則獲得全網高度一致的評價。毫無疑問,爛片家族又添一員猛將。


單看製作陣容,你或許不會快速識別出這是一部爛出新高度、重新定義爛片的作品。

導演鄭曉龍,代表作有《甄嬛傳》《金婚》;主演之一姜文手握《讓子彈飛》《鬼子來了》等佳作;另一名主演胡軍不久前還在《長津湖》裡把大家感動得涕泗橫流;電影甚至請來法國女神蘇菲·瑪索助陣……

但是,一看全片最重要的角色——圖蘭朵的扮演者關曉彤,觀眾似乎又心領神會。

當然,《圖蘭朵:魔咒緣起》的爛不能只甩鍋到關曉彤一人身上,但這個曾經好評如潮的國民閨女,近幾年確實與各類爛劇、爛片深度捆綁。

國民閨女怎麼了?

《圖蘭朵》原本是西方人普契尼寫的中國故事,繞了一圈,又被中國人搬上銀幕。

關曉彤飾演的圖蘭朵公主,從一大堆奇珍異寶的生日禮物裡選中了三色鐲,戴上後瞬間淪為色盲,還成為行走的“人體X光機”,能透過人的皮肉看到一具具移動的骨骼——

這是圖蘭朵公主看到的世界。/《圖蘭朵:魔咒緣起》

戴上三色鐲的人會被詛咒,破解詛咒的方法是找到能答對三個謎題的人。不難預料,這個人是男主角卡拉夫——一個被滅國的破落王子。

只要你不深究,為什麼卡拉夫通過一個偶然發現的山洞就能直達安保森嚴的公主宮殿、為什麼冷若冰霜的公主莫名其妙地愛上卡拉夫,那麼你就能順理成章地接受後面無處不在的邏輯硬傷,在電影院心平氣和地度過兩個小時。

一部偉大的爛片的誕生,滿目皆是bug的劇情只是其中一環,辣眼睛的服道化、面如死灰的表演同樣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不管是扎著雙馬尾小辮子的姜文、全身只剩一條兜襠褲站在水裡的胡軍,還是時而塗著綠色眼影和紫色口紅、時而身穿影樓風紗裙的圖蘭朵公主,都不遺餘力地宣告著造型師們的獨特審美。

公主頭上的五色花環是怎麼回事?/《圖蘭朵:魔咒緣起》

最精湛的演技,往往只需要最質樸的表演方法,最好的效果就是毫無表演痕跡,比如圖蘭朵公主這個眼神——

你猜她此刻對男主是心動、疑惑還是仇恨?是不是看不出一絲表演痕跡?

倘若時光倒流至2015年,關曉彤還是風頭正盛的“國民閨女”,她的演技也還沒有遭遇過如圖蘭朵公主般的滑鐵盧。

那時她憑專業成績第一、文化成績大幅超過錄取線的分數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在同年參加高考的出道藝人中獨領風騷。

第二年,電視劇《好先生》播出,關曉彤在劇中飾演孫紅雷的好友遺孤彭佳禾。這個角色讓關曉彤喜提白玉蘭獎最佳女配角。

當時,童星出道的關曉彤已經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也積攢了一定的國民度和人氣。她曾與陳凱歌、烏爾善等知名導演合作,一度承包眾多電視劇裡的閨女角色。

延伸閱讀  四月份古裝偶像劇中的六組CP,你覺得哪一對最好磕

上大學後,她又在張藝謀的《影》飾演至剛至烈的長公主青萍,得到張藝謀稱讚“很會演戲”。至今豆瓣評論區還留下一些當時認可她演技的言論。

張藝謀評價關曉彤演技。

“國民閨女”在觀眾的眼皮底下長大了,但這份水漲船高的期望隨著2.4分的《極光之戀》、3.7分的《鳳囚凰》、2.7分的《甜蜜暴擊》和3.5分的《月半愛麗絲》相繼問世,被一次次打擊得稀碎。

如今,一部《圖蘭朵:魔咒緣起》再次令電影院“生靈塗炭”,與《上海堡壘》並肩於爛片宇宙之巔。

於是,“90後四小花旦”這把椅子還沒坐穩,關曉彤眼看著就要在群星璀璨的候選人名單裡突圍而出、乘勝追擊,勇奪“爛片女王”這頂王冠。

好好的“國民閨女”,怎麼越來越不行了?

顏值還在,為什麼其他都變了?

有些風光無限的童星成年後歸於沉寂,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顏值逐漸黯淡,但關曉彤顯然沒有這個煩惱。

她成年後的相貌與童年時期差別不大,一張褪去嬰兒肥的臉在鏡頭前比以往更加小巧精緻。

小時候的關曉彤。

先於顏值和作品口碑崩塌的,其實是關曉彤的路人緣。當童星時,沒有那麼多苛刻的目光圍繞著她,但隨著她長大後行事日漸高調、在公眾視野越來越活躍,非議也開始甚囂塵上。

關曉彤往日在採訪和節目中的一些行為舉止被網路“鞭屍”,被貼上“沒禮貌”“打臉”的標籤——

年輕時不知天高地厚地說,花七萬塊買愛馬仕包是“神經病”,長大後的機場照、路透照卻沒少見關曉彤揹著價格昂貴得多的名牌包;早年間關曉彤在《快樂大本營》玩遊戲,沒控制住道具誤傷馬思純……

關曉彤不慎把馬思純的嘴巴打腫。

屢屢被嘲上熱搜的紅毯翻車造型,以及代言植物肉等舉動又讓她的路人緣進一步滑坡。

其實童星轉型本就不容易,關曉彤雖然國民度不錯,但她與同樣從小出道的TFboys最大的不同,是她沒有自小建立起一套與粉絲互動的體系。

關曉彤、楊紫、張一山等童星的破圈路徑,與TFboys這套養成系偶像的培養邏輯是截然不同的,他們的國民度在成年後無法轉換成天然龐大的流量。

楊紫在《家有兒女》飾演的小雪,已經是家喻戶曉的角色。但她曾經在採訪中透露,演《青雲志》之前一度無戲可拍,因為資本更青睞流量高、商業價值高、粉絲多的演員。

童星的國民度來自依附於角色之上的“童年濾鏡”,但這也會成為日後發展的掣肘。他們要費力掙脫以往角色留下的印象,人們也需要時間去接受。

楊紫拍《戰長沙》時已經二十多歲了。劇中的男主角霍建華,以前看過《家有兒女》,還停留在楊紫年齡很小的印象裡,覺得和楊紫演夫妻特別尷尬。

更為尷尬的是,關曉彤、楊紫這批90後女演員,本來就身處一個競爭異常激烈的環境。

延伸閱讀  一周影視資訊:歐豪、王景春新劇《對決》開播在即

往上看,楊冪、劉詩詩這些85後花旦仍活躍在熒屏;往下看,張子楓、趙今麥、劉浩存這些00後異軍突起。

被前後夾擊的關曉彤,既無法在一些需要閱歷的角色上取得優勢,也不及那幾個更年輕的小花們青春洋溢,而“國民閨女”的濾鏡又進一步束縛著她的形象、定位。

但好的劇本和機會是有限的,它們不等誰慢慢轉型成功。

國民閨女,一定要有事業心嗎?

因公開戀情直接導致微博癱瘓之後的這幾年,關曉彤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放棄了野心,在綜藝節目和接二連三引發全網吐槽的劇裡打轉。

或許她壓根就沒覺得,這些選擇有多難堪,不過是網友杞人憂天。在戛納電影節、在白玉蘭獎紅毯上,她都表示過,拍校園偶像劇是她心之所向,“我沒什麼志向”。

那些瑪麗蘇情節對她有吸引力:坐在男主角的自行車後座,兩人一起穿過鋪滿落葉的小徑,在旋轉木馬前接吻……

她腦海裡還有更多異想天開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有一個戲,就是有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妹這樣的,五個哥哥和這個六妹沒有血緣關係,是人家收養的,五個哥哥搶這個六妹。”

你想演這個戲的六妹嗎?

縱觀關曉彤這幾年的作品,有相當一部分滿足了她當瑪麗蘇女主的心願,只不過隨之而來的還有“戀愛腦”“沒有事業心”等罵聲。

國民閨女一定要把事業心貫徹到底嗎?如果代入普通打工人的視角,選擇一些做起來沒太大難度又能賺錢的工作,似乎無可厚非。

之前有明星接受採訪時說,拍古裝劇比拍現代劇辛苦,古裝劇要戴頭套,吊威亞的概率比現代劇高,如果是盛夏開工,穿著厚戲服汗流浹背。在片酬差不多的情況下,拍現代劇輕鬆多了。

拍過很多都市婆媳劇的李小璐坦言,曾推掉過一兩部藝術電影,因為覺得拍藝術片太苦太累。

李小璐的採訪。/《易時間》

回到關曉彤身上,她在這個年齡,去校園偶像劇裡談場甜美的戀愛,自然要比苦心鑽研一個複雜角色更得心應手。

但是,哪怕他們演再爛的角色,收入也是普通打工人望塵莫及的。基於這一點,他們就完全不能與普通打工人相提並論。

在這個行業,有太多人拿著遠高於平均收入水平的片酬,卻源源不斷地生產拉低下限的作品。

如果每個藝人都抱著懈怠、浮躁的心理,只想著更輕鬆、更快速地賺錢,我們就不可能看到優質作品。

要求他們有事業心,不是希望他們對得起自己的人生,而是希望他們每次輸出的作品,對得起我們花出去的錢。

今日互動

延伸閱讀  比《電鋸驚魂》還好看的6部恐怖片,恐怖氛圍感拉滿,值得一看

你怎麼看小花們時好時壞的演技?

撰稿 | 小七

編輯 | 紙鶴

排版 | 可樂

校對 | 向陽

*未標註出處圖片來源網路

原文首發於《新週刊》旗下公眾號”有間大學“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