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讀|限塑,行動起來!


深讀|限塑,行動起來!

2021-01-11 騰訊網

習慣最難改變,如果不加以規範和控制,久而久之就會成爲「生活必需品」。

全國「限塑令」實施至今已有12年之久,超市等場所有償使用塑膠袋制度倒逼部分消費者減少了塑膠袋的使用,公衆環保意識有所提高,部分企業也掀起了一波「環保風潮」,紙吸管、紙袋成餐飲店「新寵」。但在農貿市場、外賣、生鮮電商等領域,「限塑」效果並不佳,塑料製品使用依舊我行我「塑」。

究其原因,除了大衆長期使用塑料製品的習慣積重難返之外,具體執行層面的細則有待進一步明確、可降解替代產品生產成本高、回收再利用鏈條不夠順暢等也是「限塑」路上的難點。

今年1月,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汙染治理的意見》,這個被稱爲「限塑令」升級版的新政提出,將分步驟、分領域禁止或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膠袋、一次性塑料製品、快遞塑料包裝等。9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正式施行,明確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原則。隨之,各地先後推出新版「限塑令」。「限塑」有望迎來新的局面。

爲後人長留一片綠水青山,每個人都應該行動起來。

現狀

農貿市場、外賣仍我行我「塑」

2008年6月1日,「限塑令」正式實行,在全國範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一段時間內,不可降解塑膠袋的使用明顯減少。

如今,「限塑令」已在湖南落地十二年,長沙市商超、農貿市場、餐飲店等場所的執行情況如何?國家接連出台塑料禁限新政策、新措施,湖南又將如何落實?

變化

餐飲企業換裝

紙吸管、紙袋成飲品店新寵

10月23日,記者在長沙走訪發現,近年來,隨著公衆環保意識的提升,許多消費者已經養成自備購物袋的習慣。在商超,塑膠袋有償使用已基本普及。而在餐飲行業,自帶飲嘴的杯蓋較好地替代了吸管,紙袋包裝也越來越多。

「我不要塑膠袋,直接放在推車裡!」「來來來,豆腐放在飯盒裡。」在位於蔡鍔北路的華潤萬家超市內,家住盛世荷園的陳女士正在採購生鮮,「這個推車我買了5年了,是跳廣場舞的姐妹告訴我的,一次少用幾個袋子,一年下來可以少用數百個塑膠袋。」

看著陳女士,一旁的超市收銀員周女士樂得合不攏嘴,她告訴記者,店內目前有承重8kg與5kg的塑膠袋,價格分別爲0.4元和0.2元,「塑膠袋十幾年前就開始有償使用了。像陳阿姨一樣,現在很多人來超市購物都會自帶小推車或布袋,既環保又節省開支。」

「門店去年9月開業,自開業以來店內的吸管、杯盒、打包袋都是紙質材質。」在芙蓉中路附近的星巴克門店,店員陳女士正忙著製作咖啡,她告訴記者,門店打包袋分爲加小、小、中、大四種型號,只有顧客要求,她們才會提供打包袋。不過,外賣配送會贈送打包袋,一天大概使用50份左右。

據悉,自限塑以來,不少企業掀起了一波「環保風潮」:喜茶從2019年開始推行了紙質吸管;麥當勞2020 年前已經實現包裝100%使用國際森林認證的原紙;百勝中國公司旗下肯德基店裡自主研發了可循環餐籃,2019年,該公司通過可循環餐籃節約用紙超2000噸,餐廳垃圾總量平均下降約20%。

在位於長沙蔡鍔北路的華潤萬家超市內,一名市民正在使用自己攜帶的環保袋分裝採購物品。 記者 卜嵐 攝

問題

一天能送200多個

農貿市場仍是塑膠袋「重災區」

在省會長沙,與大型商超、餐飲店等相比,農貿市場、快遞收發點等場所的執行情況普遍不佳,塑膠袋使用依舊我行我「塑」。

10月22日下午4點,記者來到位於蔡鍔北路附近的荷花池生鮮市場,不少市民正忙著採購,只見隨手提的塑膠袋里裝著黃瓜、西紅柿、土豆等。記者看到,攤位上大多掛著各種顏色各異、大小不一的超薄免費塑膠袋,供顧客隨意取用。

市場內店主陳女士正爲顧客挑選燒鵝。在切塊後,她將調料與燒鵝麻利地裝入了白色塑膠袋。陳女士說,門店已經開了15年,一直都是免費爲顧客提供塑膠袋,「菜市場如果實行塑膠袋收費,顧客會有很大的意見,也會影響到店鋪的生意。」

在黃興鎮本地有機蔬菜批發零售直銷點,老闆葉先生也爽快地介紹到,「塑膠袋我買的時候兩塊錢一捆,一捆大概50個,一天最多能用200多個,都是免費的!」而對於免費提供塑膠袋,該老闆表示,市場內經營戶都免費提供,自己家不給,恐怕沒有顧客會登門了。

「2016年正式營業,開店試行了3個月的塑膠袋收費使用,不少顧客都有意見就取消了。此後,基本上都是免費送的。」營盤路附近的一家水果店負責人張先生介紹,如果顧客買的東西較少,就收0.2元/個,免費的一天大概會送出50個左右。

除了農貿市場,在長沙不少快遞服務站,堆放著等著派發的快件里有不少都是塑料包裝,而這些包裝也大多是免費提供的。據記者調查,包裝快件的塑膠袋,基本都是一次性使用,消費者拆開包裝後,會直接扔進垃圾桶。

此外,另一個困難領域就是「外賣」。「上午飯和晚飯都叫外賣,有時候早上一睜眼就拿起手機叫早餐,拿到的外賣塑膠袋是少不了的。」長沙大學的朱同學表示,有的超市收費的塑膠袋都攢著裝垃圾,結果現在外賣這兒隨便用。

公開數據顯示,三大外賣平台日訂單量在2000萬以上。以每單使用1個塑膠袋計算,年使用塑膠袋都超過了70億個。

政策

防治「白色汙染」

「限塑令」升級

其實,早在2007年12月31日,國務院辦公廳就下發了《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料購物袋的通知》,要求從2008年6月1日起,全國範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

2008年,湖南還啓動了「省級綠色商場」申報創建活動,進一步深化「綠色餐飲」。鼓勵品牌消費集聚區、重點商業街區、商場超市等率先擴大綠色採購,增設綠色產品專櫃專區,積極落實「限塑令」,推動塑料購物袋減量工作。

「限塑令」出台的初衷受到社會的普遍讚揚,然而,十二年來其落地面臨著諸多困境:市民綠色消費的習慣還沒有養成、農貿市場成爲重災區、替代品成本較高等等……

爲了遏制「白色汙染」,今年「限塑令」正式升級,或將在包裝領域掀起一場可持續的綠色變革。

今年9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正式施行,新固廢法明確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原則。隨之,各地也先後推出了新版「限塑令」。

從湖南來看,目前,湖南省發展改革、生態環境部門正積極統籌「白色汙染」防治,聯合長沙市開展塑料汙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等,圍繞塑料製品生產、流通、處置、監管等環節,與相關部門、協會、企業進行了現場座談、實地檢查,明確了統籌部署、分步推進的工作思路,細化完善了落實措施和創新做法,省級實施方案正在走程序。

長沙市作爲湖南省「先行先試」的地區,正以市政府名義發布塑料製品禁限通知,大力推進商場、超市、藥店等公共場所禁限工作;強化生活垃圾回收分類體系建設,採取分類回收、再生利用、焚燒處置等方式,對塑料廢棄物進行綠色化治理,避免產生環境汙染。

20多個省份相繼出台政策

破解「限塑」困局

從2008年的「限塑令」到今年「限塑令」升級,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有20多個省份相繼發布新的「限塑令」。除了禁止和限制塑料製品的使用,各地還提出加快推廣可替代產品和模式的應用。

今年8月,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汙染治理的實施意見》,並已於9月1日起實施。明確到2020年底,廣州、深圳城市建成區的商場、超市、藥店、書店等場所以及餐飲打包外賣服務和各類展會活動,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膠袋,集貿市場規範和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膠袋;到2022年底,全省範圍內郵政快遞網點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裝袋等。廣州市發改委指出,在立法層面,廣州市將由「禁塑令」替代「限塑令」。

今年9月,上海市發改委等十部門聯合出台政策,提出了塑料汙染治理的分階段目標:到2020年,率先在餐飲、賓館、酒店、郵政快遞等重點領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製品的生產、銷售和使用,基本實現塑料廢棄物零填埋;到2021年,全市一次性塑料製品消費量明顯減少,替代產品得到有效推廣,塑料廢棄物資源化能源化利用比例大幅提升。

業內人士指出,多地新政提出了建立健全塑料製品生產、流通、使用、回收處置等管理制度。在當前替代方案和產能不足的大背景下,加大對塑料製品的再利用,也是不讓「限塑」影響到消費者生活效率,治理塑料汙染的可選路徑之一。

難點

管住塑膠袋,幾大「攔路虎」待解

農貿市場裡,每個攤位前都掛著一堆塑膠袋,幾頭蒜裝一袋,一把小白菜裝一袋,買一趟菜下來,用上十來個塑膠袋很平常;生鮮電商上買個菜,各種蔬菜被塑料網套、保鮮膜、塑料盒等包裹得嚴嚴實實……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農貿市場,一次性塑膠袋的使用出現反彈。同時,外賣、生鮮電商成爲塑料製品使用大戶。

「限塑」12年,塑料製品爲何仍在頻繁被使用?相關專家、業內人士分析認爲,替代品價格高是一個主要原因。記者了解到,可生物降解材料受市場規模等因素影響,目前成本仍較高。此外,「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

市場

免費塑膠袋仍「受寵」

生鮮電商塑料製品用量大

長沙的很多農貿市場內,每個攤位前都掛著一堆塑膠袋,紅的、綠的、白的,顏色十分醒目。市民買一趟菜下來,用上十來個塑膠袋並不稀奇。在大型商超內,雖然收銀台的塑料購物袋爲有償使用,但是蔬菜、水果、肉類等食材還是由超市免費提供的平卷塑膠袋包裝。

塑膠袋的使用場景不止是農貿市場和商超。隨著居民消費場景的日益豐富,特別是新冠疫情開始後,衆多居民每天足不出戶線上買菜購物,商家送貨上門。「原來超市、商場收費的購物塑膠袋,線上交易就免費贈送,線上訂單數量的增長伴隨著一次性塑料製品的消費量增多。曾經的限塑管理渠道更加凸顯力不從心,單純的價格槓桿已經很難控制衆多的消費角落。」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長沙市塑料汙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課題組負責人、長沙環保學院教授沈華說。

沈華介紹,在物流配送、餐飲外賣等領域,雖然廣泛宣傳減少一次性用品特別是塑料製品使用,可經過調研發現,包裝的好壞直接影響訂單數量。「據外賣領域的負責人介紹,包裝費用基本是由顧客承擔,餐盒價格只要不是太高,從食品安全等多方面考慮,顧客還是願意儘量包裝。目前塑料材質的包裝約占包裝材質的80%。」

10月16日,長沙四方坪農貿市場內,菜攤上懸掛的白色塑膠袋十分醒目。實習生 彭叢梅 攝

觀點1

懸殊的價格和產能差距

「上述塑料製品的廢棄物,除長沙黃興海吉星國際農產品物流園的白色泡沫箱有部分回收外,其他大部分低值塑料廢棄物均進入了我市黑麋峯垃圾填埋場填埋或是焚燒處理。塑料廢棄物的處理處置手段單一、成本高;循環利用的產業鏈尚未形成。」沈華說。

沈華告訴記者,目前長沙及周邊的株洲、岳陽等地區,塑料包裝生產企業所用原料多爲不可自然降解的塑料,長沙市尚無嚴格意義上的可生物降解塑料產品投放市場。

「從行業來看,單考慮採購成本,目前可生物降解的購物袋對比普通的聚乙烯購物袋,價格至少要高5倍;從國內大的生產廠家來看,單指可降解購物袋,具有國家認可檢測機構出具檢測報告的生產廠家屈指可數。」長沙市零售商業行業協會執行祕書長彭遙義告訴記者,採購成本高、符合條件的生產企業少是普遍存在的問題。

據介紹,2019年我國可生物降解的替代品產能不到100萬噸,同期全國塑料製品行業匯總統計企業累計完成不可降解塑料產量8184.17萬噸。懸殊的價格對比和產能差距是影響「限塑令」實施效果的一道難題。

「經過我們的調研,省內現有塑料包裝製品生產企業,若轉產生產可生物降解的包裝材料(如PLA等),不僅受原料來源和產品價格的制約,還涉及生產工藝、生產設備、可降解材料的性能(穩定性差,耐高溫、韌性、加工的適應性等)等影響。如我們調研過的一家位於株洲的生產PLA(聚乳酸)新型生物降解包裝材料的企業,發現他們不僅產品價格高、產品生產能力有限,而且目前主要投放歐盟市場,產品部分原料還需進口。」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周儆表示,短時期省內企業轉型升級受原料價格、來源、技術及產品性能、市場銷路等制約困難重重。

觀點2

塑料種類多,標準傻傻分不清

此外,「限塑令」難落實還有一個原因是執行難,需要相應的執法支持。

彭遙義表示,在二級批發市場、農貿集市及流動售貨攤販,一次性塑料包裝用品的使用多處於無序狀態;長沙確實有很多農貿市場及小商販,特別是地攤經濟興起後,隨處可見塑膠袋,這些區域屬於管理的真空地帶,管理和規範的難度較大。而且,全國各地在「限塑令」的具體執行層面都暫未發布具體的執行細則,政策有待進一步明確。

據湖南省標準化協會和相關專業協會介紹,塑料爲高分子聚合物,常見的種類可達20多種且分類難度大,現有的國家和地方標準中,不可降解的塑料標準多,可降解的塑料標準定義寬泛。專業人員憑感官難以識別,普通百姓就更加難以辨識和區分(如:PP、PE、PVC、PLA等)。同時,還缺乏滿足市場需求的禁止、限制或推薦使用的塑料包裝製品(如塑膠袋)或替代品的標識標準。

「如果沒有嚴格的執法,對一些違規使用超薄塑膠袋商家缺乏有效的處理措施,那有償使用塑膠袋只是給商家增加了收入。」彭遙義說。

觀點3

低值塑料廢品回收難

「在對生活垃圾分類回收處理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一次性的塑膠袋總是摻雜在各類型垃圾裡面,是生活垃圾分類後還需再次挑選出來的一類垃圾。」湖南綠動資源循環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潔說。

據悉,塑膠袋經過挑選出來後,可進入塑料廠進行造粒處理再循環利用。但是,在分類回收環節,塑膠袋由於被用於包裝各種物品,導致塑膠袋沾染性嚴重,且塑膠袋占用空間大,運輸成本高,而回收價值並不高,因此導致塑膠袋的回收利用率低,只有極少部分被用於包裝可回收垃圾的塑膠袋去到了可回收利用體系中,才會被回收員單獨分類處理進入後端處理端進行循環利用。

此外,回收企業還受場地、資金、環保、消防等多方制約,生存困難。而以廢塑料爲原料的再生塑料製品企業則面臨原料短缺的情況,還需要從省外購進廢塑料做原料。

平卷塑膠袋消耗量不降反升

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長沙市塑料汙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課題組負責人、長沙環保學院教授沈華告訴記者,長沙市實施「限塑令」以後,雖然在大型的超市、商場採取了有償使用塑膠袋,刺激顧客自帶環保袋去購物,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塑膠袋的使用量,但超市、商場內提供生鮮食品包裝的平卷塑膠袋(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超薄型,顧客可自取無提手塑膠袋)消耗量不降反升,而這類塑料包裝袋不向顧客收費多爲一次性使用。

「『限塑令』希望通過有償使用塑膠袋制度提高公衆環保意識、減少或限制塑膠袋的使用。12年過去了,塑料以其優良的性能和價格優勢仍占據流通和消費等環節包裝材料的主導地位。」沈華說。

建議

定標準改習慣,實現源頭減量

9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正式施行,新固廢法明確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原則。各地近來也相繼推出了新版「限塑令」。

需要注意的是,塑料汙染成因複雜,相關治理也並非能一蹴而就要推動「限塑」取得實效任重道遠。其中,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政府部門的管理、企業經營理念的調整、市民環保觀念的提升都不可或缺。

走訪

少用塑膠袋成環保共識

10月16日,記者在走訪長沙荷花池和四方坪兩處的農貿市場時發現,有不少爹爹、娭毑拉著小拖車在選購食材。而且在裝菜時也會有意識地「一袋多裝」,比如胡蘿蔔、土豆、扁豆、白菜等食材均放在一個塑膠袋內。

「限塑令實施後,商戶和消費者的環保意識都有一定程度的增強。市場也會規定商戶一致使用標準的環保塑膠袋,並定期進行排查。日常還會通過廣播、走訪攤位等方式進行宣傳。」長沙市荷花池農貿市場總經理夏操法表示,在以前,攤位老闆都會選擇使用最薄,質量最差的塑膠袋;也有很多消費者恨不得幾根蔥都要單獨裝個塑膠袋。現在,商戶會選擇多花點錢,提供更加環保的塑膠袋。而市民在使用塑膠袋的態度上也越來越節約。

「出門買菜用塑膠袋確實更方便,讓我完全不用很難做到。但是現在都講究環保,所以還是儘可能減少塑膠袋的使用量,比如像這樣一個袋子多裝點菜。而且回家後,這個塑膠袋我還可以用它繼續裝垃圾。」在四方坪農貿市場買菜的王娭毑說。

而在四方坪的麥德龍超市,超市出口處設有專門的紙盒打包處,大小不一的紙盒躺落在架子裡,以便消費者選擇,並且配備了專門的膠袋以供消費者打包。

記者看到,沒有自帶購物袋的消費者一買完單,就會聚集到此處,將自己的商品用紙盒打包。「這樣更加的環保、方便,符合當前的環保理念。」一位消費者說。

長沙市零售商業行業協會執行祕書長彭遙義表示,在塑膠袋的使用方面,市民環保觀念有所進步。商超基本執行「自願選擇,有償使用」,市民重複使用環保袋的意識也提升很多。

10月,長沙一垃圾膜塑料分揀中心內,塑料垃圾將被回收再利用。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 供圖

建議1

建立塑料汙染防治法律體系

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法》於2020年9月1日施行,該法經歷了從「管理法」到「處理法」再到「治理法」的演變,其目的就是爲了推動固體廢物治理相關主體良性互動,促進綠色發展、低碳生活、彰顯生態文明建設理念。

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長沙市塑料汙染防治及產業發展》調研課題組負責人、長沙環保學院教授沈華認爲,長沙市塑料汙染防治應建立健全法治管理體系,儘快出台相應的地方法規、規範性文件及標準(塑料產品、回收、再生、利用及替代品原料、生產、檢測、銷售等環節的行業或團體標準),細化政府主管部門之間、政府與社會之間、塑料廢棄物產生者與處理者之間和社會各利益羣體之間的分工與法律責任,促進彼此間良性互動。

「塑料汙染防治的規範性管理文件要與即將出台的《長沙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妥善銜接,文件的起草部門應與市法制部門、生活垃圾主管部門、生態環境部門和資源回收利用部門(組織)等協商,強化塑料廢棄物分類回收處置,使我市塑料汙染防治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沈華說。

建議2

建立健全塑料全產業鏈

防治塑料汙染環境的根本途徑還在塑料廢棄物的妥善處理和妥善治理。

沈華表示,從近年來國家和地方「限塑」「禁塑」歷史經驗與成敗得失來看,塑料製品的生產、銷售、使用,塑料廢棄物的回收、處理及循環再利用全產業鏈的順暢,是實現一次性塑料製品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的關鍵環節。

長沙市要從頂層設計,各政府主管部門要統籌設計規劃塑料製品加工生產及廢棄物的綜合利用設施、場所的布局建設和運營,監管模式實現聯防聯控、全過程監控和信息化追溯等,垃圾分類收運體系與再生資源回收利用體系相互融合,避免各自爲政,改單一堵爲堵疏相結合。

建議3

財稅扶持及政策導向

沈華建議,運用財稅和市場經濟手段治理「散」、「亂」、「汙」,引導企業規範經營,提質增效,予以財政補貼培育發展循環經濟產業鏈,改善從事低值廢棄塑料回收、循環利用企業的生存空間,倡導可持續的循環經濟模式,減少塑料汙染尤其是一次性塑料製品的消費優先原則和順序應該是源頭減量、可重複使用、可回收利用,而不應優先考慮以另一種材料,如生物可降解材料,作爲替代品,卻不改其一次性使用的本質。

她認爲,目前生物可降解材料在實際應用和處置中仍有許多難題未妥善解決,更重要的是仍舊鼓勵使用一次性用品的生產、消費模式,必定是不可持續的線性經濟。不符合生態文明建設的理念。

建議4

用宣傳教育科技引領

除了政府主管部門外,作爲消費主體,市民的環保意識也不可忽視。對此,沈華建議宣傳引導、替代服務和引導消費習慣改變等。

她提出,可適時發布長沙市「限塑」「禁塑」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建立動態的一次性塑料製品淘汰退出名錄機制。從「限塑」轉變爲「禁塑」,從「花錢買」轉變爲「不能用」,從經濟利益上升爲社會責任。實現一次性塑料製品源頭減量。

另外,還可以考慮普及機器自動銷售平卷塑膠袋,在超市、商場及集貿菜市場內合理布局,安裝自動銷售平卷塑膠袋機,顧客需要用生鮮食品包裝的平卷塑膠袋時可掃碼付費;市場監管可通過市場的監視攝像頭,查看顧客手裡有沒有拎一次性塑料購物袋,發現問題必須追溯至源頭生產銷售廠家。

同時,也可鼓勵推廣可循環使用的購物車、購物籃等,完善押金外借購物籃及盛裝容器。

此外,湖南綠動資源循環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潔建議,可以加強教育培訓,定期組織校園活動,從娃娃抓起,以一個學生爲中心帶動整個家庭單位。據悉,該公司在建立垃圾分類回收利用體系中,配套建設了教育研學基地,可組織社區居民及學校學生到現場了解並學習一次性塑膠袋的危害及回收利用處理流程。

15家單位成立「創新聯盟」

培育可降解塑料產業鏈

值得欣喜的是,湖南已開始一些嘗試和布局。

2020年9月,湖南省供銷社、湖南省循環經濟研究會、湖南省塑料行業協會、湖南省標準化行業協會、長沙零售商業行業協會等15家單位,聯合發起成立了「湖南省(暨長沙市)可降解塑料產業創新聯盟」(以下簡稱「聯盟」),共同致力於建立可降解塑料產業創新的體制機制,研究關鍵技術,促進湖南省塑料汙染防治相關政策推進工作。

據悉,聯盟是由從事可降解塑料研發、生產、銷售、回收再生利用、標準制訂、修訂及產品質量檢驗檢測等相關服務的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科研機構、高等院校等自願組成的行業性非營利聯合組織,接受湖南省發改委等有關部門的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

「聯盟將通過一次性塑料製品減量化,可降解塑料製品的產能保障,參與企業的誠信保障等多角度助力『限塑』政策順利實施。」聯盟發起負責人周儆說。

最近公衆號平台更改了推送規則

不再按時序展現

如果你不和我們互動

以後可能就

再也收不到我們的推送了

所以如果不想錯過內容

記得讀完點一下「在看」

以及星標公衆號

經常來看看我們又更新了什麼

這樣每次新文章推送

才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訂閱列表里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注!

記者 龔化 和婷婷 卜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