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中國才能救特斯拉,只有中國才能發展特斯拉


如果說特斯拉達到萬億市值僅用了十一年,倒不如說,特斯拉的市值神話其實是在最近兩年創造的。

10月25日美股盤後,北京時間10月26日凌晨,特斯拉迎來了新的歷史時刻:特斯拉市值首次突破一萬億美元,成為繼蘋果、亞馬遜、微軟、谷歌和Facebook後,美國曆史上第六個創造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


而事實上,特斯拉在去年才實現自2010年登陸納斯達克後的首次年度盈利。

2020年,特斯拉股票上漲了743%,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值汽車公司。

憑藉2020年的業績,在2021年初,馬斯克登頂世界首富。

這一切,都是從特斯拉開始在上海超級工廠交付第一臺車開始的。

而從特斯拉誕生並上市以來,特斯拉在資本市場並不順風順水,甚至一度萌生退市的想法。

2018年,特斯拉將一輛櫻桃紅色的特斯拉跑車搭乘SpaceX公司的獵鷹重型火箭送上了太空。這個看似瘋狂的舉動,對特斯拉的業績並沒有帶來什麼實質性的推動。

因為中國放開對新能源汽車外資股比限制,特斯拉在華建廠遇到轉機,這對於特斯拉來說,才是這一年真正值得銘記的時刻。2018年7月,馬斯克親赴上海簽約,特斯拉成為首個在中國建廠的外資獨資汽車企業。

而在此之前,特斯拉不僅在華建廠遲遲沒有進展,高管離職、裁員、產能受限,以及在中國市場被中美貿易戰波及,因關稅上漲導致大幅漲價並遭遇大規模退訂,特斯拉可謂如履薄冰。

2018年,馬斯克曾一度考慮以每股420美元的價格將特斯拉賣掉,按照這個價格,特斯拉當時的市值也不過720億美元。而在接下來的2019年,特斯拉的市值也基本處於原地踏步狀態,仍然處於700億美元的水平。

並且,直到2019年,特斯拉都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儘管站在當時的節點看,特斯拉的市值增長速度已經足夠驚人,但是高市值與高虧損的窘境讓特斯拉終究無法擺脫質疑。

延伸閱讀  寶馬將推純電版3系,續航達700km,能成3系的銷量收割機?

直到特斯拉開啟了中國市場大門。


接下來特斯拉迎來的最重要歷史性時刻是在2020年6月,特斯拉市值達到1856.7億美元,總市值超過豐田,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車企。

而這一次特斯拉市值突破萬億美元,已經超過通用、福特、豐田、法拉利、寶馬、本田、戴姆勒、現代、馬自達、斯巴魯、大眾這十一家車企之和。

從2019年底不到兩年,特斯拉市值增長超過14倍,從2020年6月到今天,不到一年半,特斯拉市值暴漲超過5倍,特斯拉是藉助中國市場快速起飛完成的。

特斯拉不但進一步奠定了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支配地位,也在全球資本市場真正消除了市值與盈利不匹配的質疑,這更加印證了品玩之前的文章中所說的:特斯拉享受了中國市場的開放與公平,也充分吸收了中國深化和擴大對外開放的政策紅利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紅利。

所以,就不得不提到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

在特斯拉Q3財報會中也提到,上海工廠已經超過美國弗裡蒙特工廠,成為特斯拉第三季度新車產量的最大貢獻者,同時,上海工廠也成為特斯拉主要的出口中心。

另一方面,特斯拉中國市場表現強勁,第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國市場汽車銷量環比增長44%,在剛剛過去的9月,特斯拉在中國的銷量也創造了新的歷史記錄:突破5萬輛。

這背後都是中國製造和中國市場在起著關鍵作用。

在中國,特斯拉獲得了成本更低的磷酸鐵鋰電池,全球最強的新能源汽車供應鏈體系,這都是特斯拉在其他勞動密集型國家低成本建廠所難以獲得的供應鏈優勢。同時,上海工廠帶來的成本優勢、生產效率,都加速中國成為其最大銷售市場,讓特斯拉“降低成本、降低售價”的市場策略得以發揮。

所以說,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中國在產業鏈、市場規模上都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只有中國才能發展特斯拉。

10月25日,特斯拉官方釋出了在中國發展的最新訊息:特斯拉在美國以外的首個海外研發中心——上海研發創新中心,以及上海超級工廠資料中心均已落成,並將於近期投入使用。

延伸閱讀  出廠即王牌越野,一身硬核件,500牛·米配兩把鎖,光駕駛模式就7種

特斯拉在中國建立資料中心,意味著其在中國大陸市場銷售車輛所產生的資料,都將儲存在境內。這背後其實是由於今年5月12日國家網信辦釋出了《汽車資料安全管理若干規定(徵求意見稿)》。規定中明確指出,個人資訊或者重要資料應當依法儲存在境內,確需向境外提供的,應當通過國家網信部門組織的資料出境安全評估。


在《汽車資料安全管理若干規定(徵求意見稿)》釋出不到兩週,特斯拉官微宣佈在中國建立資料中心

無論在技術路線和營銷理念上有多麼特立獨行,特斯拉還是明白在中國發展的底線是什麼。

近期馬斯克談到中國市場,是9月在烏鎮舉行的2021年世界網際網路大會開幕式的視訊亮相,他提到,“特斯拉將繼續擴大我們在中國的投資和研發力度。特斯拉希望為構建共享利益、責任和治理的數字化未來做出貢獻。”


資料儲存本土化和本土化研發的落地,是馬斯克上述言論的實踐。馬斯克也漸漸明白,只有尊重中國,才能最大限度擺脫未來可能存在的發展風險。

而加大研發本土化佈局,如特斯拉大中華區總裁朱曉彤所說,將推動特斯拉中國本土化程序。

此前特斯拉在中國的快速發展,其實也是建立在沒有充分競爭、市場相對空白的階段,競爭對手少,先發優勢明顯。最近,包括戴姆勒、現代、一汽-大眾等跨國車企、合資車企相繼在中國佈局本土化研發,將電動化、數字化、智慧化等重要創新研發放在中國,跨國車企們蜂擁而至,中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對於特斯拉來說,押注中國,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在中國市場,它需要做更多正確的事,包括切實採取實際措施,減少部分車主和公眾對特斯拉車輛質量與安全、售後服務水平和資料安全等方面的疑慮。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