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下的自僱人士:“我因休產假而受到懲罰” – BBC News 中文


貝克(Lucy Baker)在2018年生子時,請了六個月產假。圖片版權
Lucy Baker

Image caption

貝克(Lucy Baker)在2018年生子時,請了六個月產假。

和許多英國人一樣,從事個體經營的人生教練貝克(Lucy Baker)發現,當冠狀病毒來襲後,她必須停止工作。

“我已經六個多星期沒掙到一分錢了。之前我預定了各種活動,還安排了一對一輔導課程,但幾乎一夜間,煙消雲散了。”貝克說。

當她聽到英國財政大臣宣布,自僱經營者將獲得財政資助時,她燃起了希望。

但很快,她就開始思考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因為她的孩子在2018年出生時,她休了六個月的假。

根據英國自僱人士收入支持計劃(Self-employment Income Support Scheme),政府將向自僱經營者支付80%的平均利潤,維持三個月,最高可達2500英鎊。

平均利潤是根據企業最近三年的納稅申報單計算出來的,但休產假的時間不計算在內,所以平均利潤會降低。

貝克說:“在研究細節後,覺得相當失望。他們好像從沒想過這件事,我感覺自己因為請假生孩子而受到懲罰。”

上個月,英國財政大臣蘇納克(Rishi Sunak)公佈了這一計劃,而就在幾天前,英國政府宣布對受薪人士發放80%的工資補貼。首批款項預計將於6月份直接從英國稅務海關總署匯入個人銀行賬戶。

任何年收入在5萬英鎊以下的人都可受惠,包括英國500萬註冊自僱經營者中的380萬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月,英國財政大臣蘇納克公佈了對個體經營者的財政支持。

財政大臣表示,提出可行方案很“困難”,因為個體經營者“人口多樣”。

他承認,有些人可能會錯過這個機會,比如最近才步入個體經營的人。但他強調,95%的個體經營者將納入該計劃。

儘管資助計劃受到了歡迎,但來自德文郡(Devon)塔維斯托克(Tavistock)的體育理療師布里奇沃特(Kirstie Bridgwater)說,這個時機對她來說特別倒霉。

她已經做了15年個體經營,在酒店和運動隊工作,還經營一間診所。但在過去三年的納稅年度中,她有兩年在休產假,因此平均利潤遠低於正常的工作月。

“我知道生孩子是我自己的選擇,但沒人料到會變成這樣。”她說。

圖片版權
Kirstie Bridgwater

Image caption

體育理療師布里奇沃特已經做了15年個體經營。

由於她最小的女兒即將開始上幼兒園,她打算在兼職工作後再增加工作時間。 “我真的很擔心,因為我的職業可能是最後才能安全返崗的工種之一。這個時期令人非常擔心收入問題。”

她希望政府能以更長的時間來考察一家企業,以確定平均收入額。

“如果他們看看過去10年,就會發現過去3年對我來說不正常。很多媽媽都是個體經營者,而且要照顧年輕的家庭,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支持。” 她說。

社會活動人士表示,產假並沒有包含在評估範圍中,這個問題需要解決。

“財政大臣迫切需要填補個體收入支持計劃中歧視新媽媽的漏洞,”社會活動組織Pregnant Then的成員菲茨羅(Olga Fitzroy)表示。

近6000人在她網上發布的請願書上簽名,要求財政大臣允許母親們在計算平均利潤時不要把產假包含在內。

“強制要求有孩子的員工休假要根據工資而不是產假來決定,這一規則也適用於個體經營者。這個時候不應該懲罰有孩子的家庭,”菲茨羅伊表示。

據估計,在過去三年中,約有8萬名個體經營者請了產假。

上週,當英國財政部特別委員會就這一問題質詢奧斯本時,他回應說:“英國稅務海關總署不可能知道,所得稅納稅自我評估申報表上的利潤在早些年出現下降的原因。”

圖片版權
Rebecca Coldicott

Image caption

自由市場顧問科爾迪科特在過去三年裡收入很不穩定。

“但是,為了幫助那些在2018/19年度收入不穩定的人,他們可以根據2018/19年度的利潤,或者2016/17至2018/19年度的平均利潤來決定。”

但伯明翰的自由市場顧問科爾迪科特(Rebecca Coldicott)說,她在過去3年生了兩個孩子,這種規則對她沒什麼用。

她補充說,如果政府有意願,可以知道誰休了產假,因為政府知道誰申請了產假津貼,這是個體經營的女性在有時間生孩子時得到的錢。

“在過去的三年裡,我的收入有很大波動。我知道這可能很難計算出來,但如果政府能考慮到人們的實際情況,而不是簡單地用電腦算出一個數字,那就好了。” 她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