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四名患者成功戰胜新冠病毒的故事 – BBC News 中文


新冠肺炎的死亡個案不斷增加,但同時也有許多患者康復過來。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冠肺炎的死亡個案不斷增加,但同時也有許多患者康復過來。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全球接近200萬人已經確診感染,死亡數字也不斷增多。

各國的醫療水平不同,因此不同地方的患者得到的治療水平也不同,他們受外界的對待也十分不同。

這是四個來自世界不同地方新冠肺炎康復者的經歷。

“幸好有免費政府保健計劃”

圖片版權
Niharika Mahandru

Image caption

尼哈麗卡呼籲年青一代不要忽視與新冠肺炎有關的健康建議。

尼哈麗卡(Niharika Mahandru)是一名28歲的英國女子。她早前到西班牙探望男朋友,抵達當地數天之後,開始出現頭痛、發熱和痛楚等症狀。

沒多久,這些症狀演變成咳嗽、呼吸困難,她也失去味覺和嗅覺。她到巴塞羅那一家醫院拍X光片,當地醫生髮現她的肺部有積水。

她說自己當時連呼吸也出現困難,就像喉嚨要關上一樣,“那種感覺十分可怕”。

當地醫院缺乏人手,醫生為她進行新冠肺炎測試,給了她一些止痛藥和抗生素後,就叫她回家。第二天,她確診新冠肺炎。

醫生之後給她開出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處方,這種藥物通常用作治療瘧疾,但一些醫生以實驗性質,給一些新冠肺炎患者開出這種藥物。尼哈麗卡說,據她的了解這種藥幫助她抵抗病毒,“但我不肯定自己痊癒是因為這種藥,還是因為其他因素”。

她在倫敦的家休養後已經康復過來。她擔心其他國家的新冠肺炎病人不會像她一樣得到及時的治療。

“我十分感激自己可以得到免費治療,我無法想像,那些需要付錢才能得到病毒測試或藥物的人的處境。”

“保持樂觀”

圖片版權
Gafar Marhoun

Image caption

馬阿邁裡估計自己是回國期間坐飛機時被其他乘客傳染。

馬阿邁裡(Gafar Marhoun)是巴林一名26歲的公車司機,他是當地首名新冠肺炎患者。

他早前與妻子到訪伊朗,他懷疑自己在飛機上被一名“咳嗽很厲害”的乘客傳染。

“我是巴林第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很多人都說一些詆毀我的話。”

但隨著疫情惡化,許多人都開始同情他的處境。他在患病期間被要求自我隔離,無法與自己的孩子相見,但他已經康復。

他認為抵抗疾病的最好方法是保持樂觀。 “你的意志是自己能否生存最重要的因素,只要自己的意志高昂,就可以擊敗任何疾病。”

“除了病毒,還有歧視”

圖片版權
Jayantha

Image caption

對拉納辛哈來說,要挑戰的不單是病毒,還有其他人的目光。

拉納辛哈(Jayantha Ranasinghe)是斯里蘭卡最早確診新冠肺炎的一批病人。

這名52歲的導遊確診前,曾經帶領四名意大利遊客遊覽。他的病發得十分突然,他見醫生後,被轉介到斯里蘭卡首都的傳染病中心,最終確診新冠肺炎。

但他面對的除了病毒的威脅,還有鄰居歧視的目光,更有人聲稱他會把病毒傳給整個村子。 “其中一名女人更談到,要把我的房子燒掉。”

當地衛生官員得悉後,到訪拉納辛哈所住的村子向當地人解釋,情況才得到控制。

拉納辛哈現在已經康復,但他仍然遵從醫生的要求,繼續自我隔離21天。

“癌症讓我更能應付新冠​​肺炎”

Image caption

雅拉加認為,自己本身已經患有癌症,新冠肺炎對他來說不是大的挑戰。

BBC記者雅拉加(George Alagiah)多年來與癌症搏鬥,早前也不幸確診新冠肺炎,但他說自己已經應付癌症差不多六年,再應付新冠肺炎也不是難事。

“如果我可以接受自己患上癌症,當然也可以接受自己患上新冠肺炎。”

雅拉加已經64歲,按他的年齡,加上他本身已經患病,他算是個高危病人,但他認為自己本身患癌反而給他一個優勢。

“我們已經富有應付那些困難、黑暗日子的經驗。”

“我們會克服困境”

圖片版權
Rafiya

Image caption

拉菲姬在醫院治病期間,只能靠這個窗戶看到外邊的風景。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時,印度學生拉菲姬(化名)是一名在武漢修讀醫科的留學生,她在武漢封城前夕剛好離開當地。

但她回到家鄉不到數天就確診新冠肺炎,成為印度第一名患者。她被送到隔離病房治療,最終成功康復。

她康復之後,因為印度政府在全國實施封鎖令,她仍然需要待在家中,但家中的生活並不沉悶。

“我經常都很忙,我跟父母聊天。我的祖母也暫時與我們一起住,我的祖母、母親和我三個人一起做飯。我們是一個很快樂的家庭。”

她目前透過網絡繼續學業,武漢成功控制疫情並宣布解除封鎖後,她也十分高興。

“我的生活已經回復正常,我希望所有事情最終都會得到解決。我們會克服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