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兄弟《逃獄三王》經典格萊美原聲


科恩兄弟《逃獄三王》經典格萊美原聲

2021-01-09 PTG精選音樂

在第四十四屆格萊美的最佳專輯評選上,有一張專輯的出現最出人意料,既不是什麼大牌明星新作也不是什麼高水平新人的表現,而是一張以往最多只在專署獎項上出現的電影原聲CD。

2000年到2001年有不少好的音樂電影的出現,比如冰島歌后Bjork的Dancer in the Dark,講述搖滾歌星里程的Almost Famous等,這些電影原聲都獲得了很高的商業成功,也贏得很多歌迷的喜歡,不過在今年獲得大紅大紫的是科恩兄弟導演的喜劇電影《O Brother, Where Art Thou?》(老兄,你在哪兒?)的電影原聲。

上面所說到的各個電影,都在影片中穿插著大量美妙好聽的歌曲,卻不外乎現代流行音樂的各種類罷了,象《O Brother, Where Art Thou?》這樣描寫30年代老美國故事的電影,裡面卻使用到了足夠懷舊也足夠經典的老歌。爲了製作出貼切電影年代(1932年)的密西西比之聲,科恩兄弟找來了T-Bone Burnett,這位曾經給諸如Elvis Costello,Sam Phillips, Joseph Arthur,和Counting Crows這些民謠-搖滾藝人都做過監製的大師級的製作人,來追憶和重現那個時代的鄉村音樂,根草,民謠,宗教聖歌和布魯斯。科恩兄弟和Burnett將這個電影的配樂做成了那個時代的音樂歷史大集匯。

儘管出現在影片中的歌曲全都不是爲電影新製作的,而且這些藝人也不是能經常做那些早期的音樂,但他們的努力使得所有出現在影片中的歌曲都達到了給影片升華的作用。這些歌曲包括1955年由Alan Lomax所做的描寫黑獄生活的”Po Lazarus”——對了,順便提一下,所有這些歌曲都是由一些老鄉村(如Fairfield Four, Ralph Stanley, the Whites)和新起來的很棒的歌手/組合(如Gillian Welch, Alison Krauss, Emmylou Harris)錄製的,所有歌曲都沒有用那些現代常用的數字錄音,這樣使歌曲達到了符合那個時代的,頗爲真實的效果。

這些歌曲里有一首歌相信看過電影的人一定不會忘記,就是Dan Tyminksi的”I Am a Man of Constant Sorrow”,這個在電影中使那三個倒黴蛋偶然間一唱成名,最後救了自己的歌曲,是一首歡快自然,白聽不厭的老根草/鄉村作品。還有三個愚蠢可愛的倒黴蛋在河邊妄圖洗掉自己的罪惡時那首”Didn’t Leave Nobody But the Baby”,以及出現在影片高潮部分表現3K黨聚會場面的”O Death”,所有的一切都在製作人Burnett手下完美的表現了出來,儘管這都是老早前的作品,但是今天聽起來仍然不會有絲毫的厭惡,反而由於那種沒有商業動機,純粹表現音樂的氣質,讓人過耳不忘,甚至這些歌曲差點反客爲主搶了電影的風頭。

你是我的陽光

雷·查爾斯

這首歌由歌手 Jimmie Davis(吉米·戴維斯)創作並演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極爲流行,在今天的青年中仍非常受歡迎。Davis曾任路易斯安那州州長。這是一首表達失戀後感觸痛苦的歌曲。作者以夢見心愛的人引入話題,說明他真的十分愛她,這個心愛的人是他唯一的陽光。醒來發現原來是夢,便低頭大哭。可見他確實把她看成與陽光一樣重要的人物。正是她使他高興,不管天色多麼陰沉,但她並不知道她對他是多麼重要。他乞求她不要離開他,回憶說她確也說過她真的愛過他,沒有人能在他們中間插足,可是現在她卻移情別戀,又愛上了另一人,使他夢想破滅,萬念俱灰。這首歌先敘述夢中所見,後抒發感情,聽起來情濃意切。

這段悅耳的音樂來自美國鄉村音樂家 Jimmie Davis的經典作品 《You Are My Sunshine》。Davis 在1940年2月4日錄製了這首歌,在發行後的一個月內在美國的銷量超過了100萬。在英國發行後,當時的國王喬治六世說這首歌是他的最愛。

作爲一首經典的歌曲,許多人都曾經翻唱過這首歌,其中包括 Mitch Miller、B B King、Bob Dylan、The Beatles、Tina Turner、反光鏡樂隊、范曉萱、Bryan Ferry、Johnny Cash等。

當然最值得一提的是,此歌爲英超曼徹斯特聯隊的隊歌。1999年12月4日,在英超曼聯對埃弗頓隊的比賽中,索爾斯克亞成爲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史上第一位在連續兩場比賽中射入四球的球員。爲慶祝索爾斯克亞29歲生日,曼聯推出一首新歌《Sing Up For The Champions》,同時作爲曼聯當時的隊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