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繼續蔓延 中國官民網絡博弈成拉鋸戰 – BBC News 中文


北京天安門城樓圖片版權
Reuters

新型冠狀病毒擴散導致中國武漢封城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月。中國史無前例的全國抗疫,多個國家停飛航班,封鎖邊境等等措施,並未能阻止病毒向更多國家蔓延。

近鄰韓國成為僅次於中國大陸的確診病例高發地區,目前有超過830例感染,8人死亡。而遠在歐洲的意大利,週末也成為新的高發地區。當局為控制疫情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

中國目前感​​染的確診人數接近8萬,2000多人死亡;隨著疫情在全球傳播,超過30個國家共確診了1200多個病例。

信息透明

週一(2月24日)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 發表聲明說,只有完全的信息透明才能阻止使危機加重的謠言蔓延。該組織呼籲中國政府停止阻撓記者對疫情的報導。

該組織說,中國當局繼續審查有關疫情的某些信息。 “2月初,他們逮捕了兩名中國記者陳秋實和方斌以及兩名政治評論人士郭泉和許志永,另外將許章潤軟禁。”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華爾街日報》記者李肇華(Josh Chin 右)和溫友正(Philip Wen 左)2月24日離開北京。他們的記者證上週被中國吊銷。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聲明還表示,最近幾周北京下令媒體報導抗疫中的英雄行為,而不報導普通人遭遇的苦難,更不報導政府抗疫措施的缺失。

無國界記者組織注意到,“中國當局大力加強了對社交媒體和網民討論群的管控,在這些媒體或微信群中,某些記者和博主大膽發表了獨立的報導,而很多網民也勇於表達憤怒和要求結束言論審查。”

該組織呼籲中國釋放被拘押的記者和評論人士,“讓媒體做好報導工作,不要設置人為障礙”。

此外,61名國際學者周六(22日)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中指出, 言論自由的喪失導致中國預警機制失效,令新冠病毒如入無人之境,造成極慘烈的次生災害。事件激起中國人民廣泛憤怒,呼籲言論自由已是中國強烈民意。

言論審查

疫情當前,中國當局對言論審查之嚴厲在上週甚至發生了“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自家人”的現象。

官方新華社所辦的刊物《半月談》,刊登的文章“讓人講真話,天塌不下來”竟然被審查當局刪除,在中國網民中引發無數議論,也成為海外媒體關注的話題。

此文經此一刪,成為熱門。而“講真話”的呼籲,也引發中國其他官方媒體的熱點論述,顯示中國官方控制的媒體在報導真實疫情問題上出現不同態度和聲音。

《半月談》這篇遭“友軍”所傷的文章,究竟有什麼言論觸犯了“天條”?

肺炎疫情繼續蔓延 中國官民網絡博弈成拉鋸戰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接受訪問,表示新型肺炎疫情相信會在二月中或下旬達到頂峰。

文章這樣說道:此次疫情爆發發前後,許多相關事件反复證明:只有講真話、聽實情、辦實事,疫情防控工作才能有效推進,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和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欺上瞞下、粉飾太平,就一定會帶來無法挽回的重大損失!”

這樣的觀點,與無國界記者組織週一的呼籲並無不同。難的只是如何做到而已。

媒體作用

實際上,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民眾對信息透明和媒體真實報導的重要性已經有了相當多的討論。

被譽為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前曾遭遇當局的訓誡,曾觸發中國民眾巨大的悲慟和憤怒情緒,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一時間呈鼎沸之勢。

在外界看來,李文亮醫生死訊的公開過程本身,就足以說明中國當局對關乎生死信息的管控。

圖片版權
Wechat

Image caption

騰訊《大家》於1月27日刊發一篇文章後,再也沒有更新。 2月19日宣布關閉。

在這次疫情期間,另一個引起內外關注的“死亡”事件,是在中國頗有人氣的中文互聯網專欄寫作平台——騰訊“大家”。

1月27日,騰訊大家刊發了中國著名媒體人陳季兵的文章“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

2月19日,自2012年推出的騰訊“大家”被關閉了。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同一天宣布,吊銷美國《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3名駐北京記者的記者證,並限定他們5天內離境。

網民智慧

自從當局建立巨大的網絡防火牆以來,當局和民間想出了各種方式進行博弈,攻防戰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且,現在雙方的技術有很大的提高。

為了躲避網絡審查,中國網民們一直都在採取含蓄、迂迴、雙關、代號、拼音,等等迂迴的手法表達自己的觀點,應對網絡監管。

因此有評論人士認為,要讀懂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的內容,僅懂漢語是不夠的,還必須懂得中國。

由於敏感詞彙太多,網民的新創造與審查機制的博弈幾乎時刻存在,不斷升級,因此也就更加增添了讀懂網絡民意的難度。

李文亮在訓誡書中,簽下的“明白”,曾在中國網絡引起“不能不明白”的熱議。

還記得網絡語言“趙家人”?這一次的疫情,又讓多少人“明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