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奧斯卡2020:韓國電影創歷史,《寄生蟲》奪最佳電影 – BBC News 中文


The Parasite team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韓國電影《寄生蟲》(Parasite),另譯《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奪下最佳電影獎

2020年奧斯卡電影金像獎全部揭曉,韓國電影《寄生蟲》(Parasite),另譯《上流寄生族》/《寄生上流》)奪下最佳電影獎,成為歷史上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高獎項的非英語電影。蕾妮·齊薇格(Renee Zellweger,雲妮·斯惠嘉)憑藉在《茱迪》(Judy,另譯《星夢女神》)中飾演茱迪·嘉蘭(Judy Garland)而奪得最佳女主角獎;《小丑》的主演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華堅·馮力士)則在影帝的角逐中大熱勝出。

奪得最佳男女配角的分別是《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好萊塢往事》/《從前有個荷里活》)的布拉德·皮特(Brad Pitt,畢·彼特)和《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的勞拉·鄧恩(Laura Dern)。

《寄生蟲》是當晚的最大贏家,總共奪下四個大獎,而薩姆·文德斯爵士(Sir Sam Mendes)的《1917》則獲得三個獎項。

講述一戰的《1917》此前是最佳電影的大熱門,不過它在當晚所奪得的獎項全部來自技術類別。

大贏家《寄生蟲》

《寄生蟲》的導演奉俊昊還在最佳導演角逐中一舉擊敗薩姆爵士,奪得最佳導演小金人;電影也奪得最佳原著劇本獎。

該電影是一部諷刺社會的黑色喜劇,講述首爾市內兩個階層懸殊的家庭——一個是住在地下室的貧窮家庭,另一個則是住大宅院的富裕家庭——之間的故事。

這部需要藉助字幕才能與美國觀眾見面的電影,如今實現了奧斯卡92年曆史裡前無古人的成績:奪得最佳電影獎。

“我感覺自己一覺醒來會覺得這是在做夢,這真的非常超現實,”奉俊昊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寄生蟲》導演奉俊昊

代表電影領獎的製片人郭信愛說:“我說不出話來了。我們從來沒有想像過這件事會發生,我感覺現在發現的是一個歷史的偶然。”

晚會主辦方一度通過關閉舞檯燈光來縮短最佳電影的獲獎致辭時間,但是現場卻響起了噓聲,之後燈光又亮了起來,讓歡慶的場面繼續。

  • 那些生活在首爾地下室裡的韓國年輕人
  • 角斗士菲尼克斯憑《小丑》再戰奧斯卡

皮特講政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皮特在台上提到了特朗普的彈劾聽證會

布拉德·皮特贏得了自己演藝生涯當中的第一座奧斯卡獎座——他憑藉在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昆頓·泰倫天奴)的作品中的表演獲得最佳男配角獎。

他也是當晚第一個上台的獲獎者,甫一上台即藉此機會就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聽證會提出批評。

“他們告訴我,我只能上來說45秒,這比參議院給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的時間多45秒,”皮特說。他指的是共和黨參議員集體投票反對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內的證人出庭作證的事。

“我在想,或許昆汀來拍一部關於這個的電影吧,然後結局是成年人做了正確的事。”

然後,56歲的皮特將話題從政治轉向個人,他向電影中的合作夥伴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Leonardo DiCaprio,里安納度·迪卡比奧)致敬,並回顧了他在好萊塢的星途。

“我有點瞠目結舌,”他有點激動地說,“我不是一個回頭看的人,但是這令我不得不這樣做。”

菲尼克斯的救贖

菲尼克斯在《小丑》中扮演蝙蝠俠的死對頭,在這個講述大反派身世故事的電影中有出色的表演。他也用了這個平台表達了他對世界的看法,他認為演員有能力為那些沒有機會發聲的人發聲。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菲尼克斯、齊薇格和皮特在後台合影

他走上台的時候,就先請觀眾停止鼓掌:“別這樣。” 然後,他就開始談論動物權益、環境、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等問題。

這名素食主義活動人士向觀眾說:“我們覺得自己有權對一頭母牛進行人工授精,然後當她生孩子之後,我們就偷走牠的孩子,不管牠哭得有多慘。”

他還指出了自己的問題:“我這輩子都是一個壞蛋,我有時候很殘忍,很難共事,但是這裡的很多人都給過我第二次機會。”

他在致辭的最後引用了他已故的兄長瑞凡·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里華·馮力士)寫的歌詞:“以愛奔向救贖,平靜就將到來。”

當晚最大贏家

《寄生蟲》(Parasite) – 4項大獎

《1917》 – 3項大獎

《極速車王》(Ford vs Ferrari,《極速傳奇:福特決戰法拉利》 – 2項大獎

《小丑》(Joker) – 2項大獎

《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好萊塢往事》) – 2項大獎

女性角色:傳承與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勞拉·鄧恩與她的母親、過去的奧斯卡提名演員戴安·拉德

在《婚姻故事》當中飾演一個離婚律師的勞拉·鄧恩贏得最佳女配角獎,一天后她就將迎來自己的53歲生日。

她來自一個演藝世家,這一次得獎令她做到了父母未能做到的事。她的母親戴安·拉德(Diane Ladd)曾三度獲奧斯卡提名,父親布魯斯·鄧恩(Bruce Dern)亦有兩次,但都未曾獲獎。

“有人說,永遠不要與你的偶像見面,”鄧恩說,“但是我說,如果你真的夠幸運的話,你的偶像會成為你的父母。”

影后齊薇格則在致辭中向茱迪·嘉蘭致敬,後者在1950和1960年代先後兩次得到奧斯卡提名。

“茱迪·嘉蘭在她的時代沒有得到這份榮譽,”齊薇格說,“我很肯定,這個時刻就是要讓我們繼續慶幸她所留下的一切。”

其他值得一提的獲獎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最佳電影歌曲獎獲得者艾爾頓·約翰(Elton John)和貝爾尼·陶賓(Bernie Taupin)

《小丑》的配樂作者希爾杜·古茲納多提爾(Hildur Gudnadottir)獲得最佳電影配樂獎,也是自1998年以來第一個獲此獎項的女性。

紀錄片《美國工廠​​》(American Factory)獲得最佳紀錄長片獎。這是奧巴馬與米歇爾夫婦的製作公司出品的第一部作品,不過他們並沒有到場。

《玩具總動員4》(Toy Story 4,《反斗奇兵4》)獲得最佳動畫長片獎,距離《玩具總動員3》獲得同一獎項已經過去9年。

前美式橄欖球運動員馬修·切瑞(Matthew A Cherry)憑《愛的髮型》(Hair Love)獲最佳動畫短片獎。他在致辭中將獎項獻給不久前意外去世的科比·布萊恩特(Kobe Bryant,高比·拜仁):“願我們所有人的第二生命都和他一樣偉大。”

誰被冷落了?

切瑞和他的合作夥伴凱倫·魯珀特·托利弗(Karen Rupert Toliver)是僅有的黑人獲獎者。在四個表演獎項的提名人全是白人的情況下,除了他們和《寄生蟲》的班底之外,僅有的非白人得獎者就是最佳化妝獎的原名辻一弘。

提名最佳電影的影片均至少得到一個獎項——除了《愛爾蘭人》(The Irishman),十項提名卻空手而回。不過,導演馬丁·斯科塞西(Martin Scorsese,馬田·史高西斯)卻得到了全場起立的鼓掌,當時《寄生蟲》的導演奉俊昊在台上提到了他。

再次沒有主持的奧斯卡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斯蒂夫·馬丁和克里斯·洛克上台搞笑

連續第二年,奧斯卡頒獎禮沒有主持人。

晚會在歌手、《月亮喜歡藍》(Moonlight,《月光男孩》)的演員加奈兒·夢奈(Janelle Monae)的表演中開場。

“我們在為所有執導出現象級電影的女性們歡慶,”她說,“作為一個黑人同性戀女性,我很自豪地站在這裡。”

之後,斯蒂夫·馬丁(Steve Martin)和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一起出場,來了一段傳統的開場白。 “我們兩個都主持過奧斯卡,這次降級真是太不可思議,”馬丁自嘲說。

他還說道:“想想奧斯卡在過去92年裡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吧。在1929年的時候,沒有黑人得到表演獎提名。”然後洛克接過話說:“現在到了2020年,我們有一個了。”

然後,他們將舞台讓給了其他明星,逐一介紹每一個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