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宣判|停止侵權並賠償!《錦繡未央》小說涉嫌抄襲案朝陽法院一審宣判


公開宣判|停止侵權並賠償!《錦繡未央》小說涉嫌抄襲案朝陽法院一審宣判

2021-02-21 朝陽知產

2019年5月8日,朝陽法院就原告沈文文與被告周靜、被告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噹噹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進行一審宣判,判決認定《錦繡未央》小說中116處語句及2處情節與沈文文《身歷六帝寵不衰》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涉及字數近3萬字,已構成對沈文文享有的複製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朝陽法院判令《錦繡未央》小說作者周靜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複製、發行及網絡傳播;噹噹公司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銷售;周靜賠償原告沈文文經濟損失12萬元及合理支出1.65萬元。

沈文文向法院起訴稱,我以「追月逐花」爲筆名創作了小說《身歷六帝寵不衰》(以下簡稱《身》),享有該作品的著作權。該作品於2009年7月1日在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深受讀者喜愛。周靜於2012年6月14日至2013年12月5日期間,以「秦簡」爲筆名創作了小說《庶女有毒》(後改名爲《錦繡未央》),該小說是周靜抄襲大量現有文學作品的語句和情節拼湊而成。其中,周靜在《錦繡未央》一書中未經許可抄襲了我創作的《身》中的580句語句和2處情節。這些抄襲的文字雖分散於《錦繡未央》一書的不同段落,但無論在語句表達、人物塑造、情節結構、故事核心等方面都是一致的。此外,周靜將小說《錦繡未央》在「瀟湘書院」等網站上登載,並在江蘇文藝出版社分冊出版。周靜的被控行爲已侵害了我對《身》享有的複製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給我造成了極大損害。當當網亦對圖書《錦繡未央》進行了銷售。綜上,請求法院判令周靜及噹噹公司停止涉案侵害著作權行爲,並要求周靜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39.4萬元及維權合理開支1.65萬元。

周靜辯稱,我創作的小說《錦繡未央》未侵害《身》作者的著作權。首先,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沈文文爲《身》的作者,沈文文無權提起本案訴訟。其次,沈文文主張的語句抄襲中,有11句爲在先創作的其他小說已發表過的內容;其他語句大多爲慣常表達,並非沈文文獨創;部分語句與《身》不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沈文文主張的情節抄襲爲公知領域題材和慣常寫法,並非沈文文獨創,且該情節並不相似。第三,我出版《錦繡未央》一書稅後獲利僅6萬元,該書在「瀟湘書院」網站登載的收益未統計過,根據該書改編電視劇、漫畫、遊戲等均由「瀟湘書院」所爲,合同和手續均未提供給我,我不清楚所獲收益,況且目前「瀟湘書院」已將網絡版《錦繡未央》下線。故沈文文主張的經濟損失無事實及法律依據。綜上,我請求法院駁回沈文文的訴訟請求。

朝陽法院經審理認爲,一、關於《錦繡未央》被控侵權語句能否成立。文學創作是一種獨立的智力創作過程,從遣詞造句到修辭手法,從細節描寫到情節設計,除了個別巧合外,不同的作者所創作的作品不可能存在雷同。語句是由字、詞語或短語等組成的、用於闡述作者思想的表達方式,是文學作品構成的基石。那些能夠體現出作者個性化創作的獨特修辭、細節描寫,或是刻畫人物或描述情節的具體語句,均屬於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具體表達。但是,文學創作往往離不開對前人智慧的學習和借鑑,不同作品中出現相同的成語典故、常見的修辭手法、語法句式及日常一般用語等內容並不鮮見,這些內容往往屬於公知領域的範疇,不應被一個作者所壟斷。此外,對於相同或相似的語句是否構成侵害他人著作權的判斷,不應將句子甚至短語或字詞進行孤立看待和割裂對比,還應結合文字的相似程度、數量,考慮上下文的銜接,將被控侵權的語句進行整體認定和綜合判斷。

本案中,沈文文指控的580句語句侵權部分,可歸爲127處。其中116處語句存在相同或實質性相似,具體分爲以下三種情況:一是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的具體表達。例如,第14處第66句,《錦繡未央》爲「衆人嚇得鴉雀無聲,李長樂則像被人兜頭澆了一瓢涼水,臉『刷』的一下綠了。」《身》爲「大家嚇得鴉雀無聲。楊勇則像被人兜頭澆了一瓢涼水,臉『刷』的一下綠了。」 二是均採用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如第49處,《錦繡未央》爲「然而等她回過頭來,只見平日裡那軒昂跋扈的氣勢已經徹底不見,原本顯得高高的顴骨此時更見瘦削,雙腮甚至也微微凹陷了下去。」《身》爲「但等他回過頭來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只見他平日裡那軒昂跋扈的氣勢已經徹底不見,原本刀削般的面孔此時更見瘦削,雙腮甚至也微微凹陷了下去。」 三是採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若單獨看具體的語句,往往屬於文學作品的常用表達,但若考慮相似程度、語句數量、上下文銜接等因素,這些語句組合在整體上能夠體現作者的獨特構思,仍具有獨創性。如第3處中,《錦繡未央》爲「幾個洗衣服的女孩子發現了她,互相用胳膊捅了捅,隨後用眼角瞥著她,訕笑著議論開了,嘰嘰喳喳地像一羣麻雀。『你看你看,那個千金小姐又來洗衣服了呢。』『好可憐啊,你看她穿的,還不如我們呢』『她真的是丞相千金麼?怎麼沒見有哪個大官來見她啊』」《身》爲「幾個洗衣服的僕婦發現了她, 她們用眼角瞥著蕭美兒,訕笑著議論開了,唧唧喳喳地像一羣麻雀。『你看你看,那個公主又來洗衣服了呢。』『好可憐啊,你看她穿的,還不如我們呢。』『她真的是公主嗎?怎麼沒見有哪個皇親來見她啊』」。將上述116處被控侵權語句回歸於其所在的段落、篇章之中,結合上下文銜接進行整體比對,可以認定上述語句具有獨創性,不屬於文學作品的常見表達。周靜的上述抗辯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

二、關於《錦繡未央》被控侵權情節能否成立。情節是指作品中表現人物活動及其由此產生的事件的發展過程,其往往由一系列展示人物性格、表現人物關係的具體事件構成。首先,單純描述性的語句有可能無法構成情節的最小單位,其無法展現故事情節的推進過程,但可以作爲語句進行著作權保護。其次,情節的展現無法離開具體語句的描述,具體情節和語句可以相互之間得到印證。但情節相似與語句相似的關係並非完全對應,具體來說,相同語句的不同組合也可能描述出不同的情節,反之,一定情況下即使兩作品使用的語句均不相同,如若在人物設置、人物關係、細節對比、情節過程安排等方面一致,也可能構成相同或相似的情節。第三,著作權法保護的是具體表達而非思想,在作品中使用的特定場景、有限表達、常見元素源於公有領域的內容,不應被一個作者所壟斷,但過濾兩書不相同的部分後最終呈現的情節,如果在人物設置及關係、故事前後銜接、具體細節設計基本一致,則兩情節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

沈文文所列的兩處情節實爲一處,即「二月出生、寄養鄉下」,該情節經由下至上逐步抽象後,在人物設置及關係、故事前後銜接以及具體細節設計上基本一致,構成實質性相似。具體而言,《身》描寫了孝明帝之女因二月出生被寄養鄉下。在都城外的鄉下的一處破敗的陋宅里,大門緩緩推開,一個約莫十二歲的女孩端著木盆走出來,盆里放滿髒衣服。女孩衣著粗陋,但長得秀氣靈動,她就是被丟棄的公主蕭美兒。蕭美兒走到河邊洗衣,洗衣服的僕婦出言譏諷她,「公主當得還不如我們呢」。蕭美兒小時候曾幻想回到皇宮,但幻想只是徒增憤懣。衣服洗好了,蕭美兒拿著木盆往回走,在家門口遇到皇帝接她回皇宮。《錦繡未央》的相關情節描寫了丞相之女李未央因二月出生被棄養在鄉下的周家。周家的破院子裡,大門緩緩開了,一個約莫十二歲的女孩端著木盆走出來,盆里放滿了衣服。女孩衣著破舊,但長得清秀可愛,她就是李未央。李未央走到河邊洗衣服,幾個洗衣服的女孩嘲笑她,千金小姐還不如村姑。李未央想起小時候曾幻想回到京都,但幻想平添許多悲傷。她洗完衣服端起木盆站起來,回到家天色尚早。隨後被父親接回京都家中。兩書在上述情節中,均塑造了「被棄的公主/千金小姐」「刻薄的洗衣村婦」「棄女的皇帝/丞相父親」等非常具體的人物;設計了「大門打開一個靈動秀美但衣衫襤褸的女孩去洗衣」的出場方式,以及「因二月出生被父母拋棄」「洗衣服被村姑羞辱」「小時候幻想回家卻徒增痛苦」「洗衣回家被接回家」等具體的矛盾衝突;兩書均將上述情節置於開頭,從而引出蕭美兒/李未央的傳奇故事,且上述情節不屬於慣常情節。因此,《錦繡未央》在上述情節中,採用了《身》中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衝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二者已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情節,屬於對沈文文《身》著作權的侵害。周靜的相關抗辯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

三、關於民事責任的承擔。沈文文所列《錦繡未央》116處語句及2處情節與《身》中相應語句和情節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的主張成立。在《身》已於2007年出版的情況下,周靜在後創作的小說《錦繡未央》未經允許使用其具有獨創性語句及情節,並將該小說在「瀟湘書院」等網絡上傳播並集結出版的行爲,構成對沈文文享有的複製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周靜對此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的法律責任。

對於賠償經濟損失的具體數額,沈文文主張以周靜違法所得作爲損害賠償的計算依據,並要求周靜提供小說《錦繡未央》網絡傳播、出版及改編成電視劇及遊戲的獲利證據。對此周靜陳述其書籍出版獲利6萬,不清楚其餘收益,亦未向本院提交任何獲利證據。本院綜合考慮以下因素酌情確定損害賠償的數額:1.小說《錦繡未央》未經許可使用語句數量較多,字數近3萬字;2.大量語句完全相同,侵權情節嚴重,周靜抄襲他人作品的主觀故意明顯;3.《身》的出版時間較早、具有一定的知名度;4.小說《錦繡未央》在多個網站被付費閱讀、出版發行並被改編成電視劇、遊戲,侵權行爲所造成的後果嚴重;5.在周靜理應知曉小說《錦繡未央》獲利情況的情況下,拒絕向法院提交任何證據。關於沈文文主張的律師費、公證費共1.65萬元的合理開支,本院根據其提交的發票以及律師出庭、公證保全的實際發生情況,予以全額支持。

賠禮道歉作爲一種民事法律責任的承擔方式,主要是爲了彌補權利人因人身權利,尤其是精神利益遭受不法侵害時所造成的精神痛苦。因沈文文在本案中僅主張著作權中的財產權而非著作人身權,故本院對於其關於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鑑於噹噹公司已舉證證明了其銷售《錦繡未央》圖書的來源,故依法應承擔停止銷售的法律責任。

綜上,朝陽法院判決如下:一、被告周靜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複製、發行及網絡傳播;被告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於本判決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對小說《錦繡未央》的銷售;被告周靜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沈文文經濟損失12萬元及維權合理開支1.65萬元;駁回原告沈文文的其他訴訟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