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国财政部制裁中港官员是否真的“没有意义” – BBC News 中文


北京政府早前绕过香港立法会实施《国家安全法》,许多外国议会先后表达关注。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政府早前绕过香港立法会实施《国家安全法》,许多外国议会先后表达关注。

美国宣布针对11名中国和香港官员实施制裁后,这些官员先后发声批评美方的行动,又指自己在美国没有资产,同时又不会到美国,认为自己不会受影响。

其中一名被制裁的官员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她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自己不害怕美方的制裁,又说自己在当地没有资产,同时不向往去美国。北京政府驻香港办公室主任骆惠宁更说,可以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寄出100美元,让对方冻结。

分析指出,美国的制裁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如果这些中港官员在美国没有资产,的确可能不会受到直接影响。

但许多在美国有业务、或业务过程需要使用美元结算的金融机构,可能会考虑美国对它们作出惩罚或制裁措施,为避免风险为由拒绝向这些受制裁的官员提供服务。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分析认为,美国的制裁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但香港银行考虑是否配合制裁行动时,会考虑自己在美国的业务会否受影响。

防备措施

多家在香港的外国公司,早前已经开始就美国的制裁采取相应措施。其中,总部设于美国的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早前以“违反使用者合约”为由关闭了林郑月娥的官方帐号。

另一家总部同样设在美国的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也宣布,在美国制裁名单内的有关脸书帐号“将被禁止使用任何存在支付行为的服务”,意味着香港政府不能在脸书订广告推广林郑月娥。

脸书透过发言人指出,脸书的服务营运“必须受美国法例约束, 也可能因应不同情况而采取相应的合规措施”,BBC中文查询脸书会否关闭林郑月娥的帐号、或在旗下另一个社交平台Instagram作类似行动时,发言人指“没有补充”。

香港金管局早前发出通告,指美方的举动并不属于国际针对性制裁的一部份,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但多家银行据报已经就美国的措施作出相应举动。

美国新闻网站彭博早前引述消息指出,总部设在美国的花旗集团已经着手冻结一些与被美国政府制裁人士有关的银行帐户,英资渣打银行也在检视自己有没有与被制裁人士有业务往来。 BBC中文分别向两家银行查询,花旗集团发言人只表示银行会“不断检视业务地区的客户名单”,渣打银行至截稿前没有回应。

彭博另外报道引述消息指出,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在美国有业务的中资银行同样加强对受制裁人士的评估。

美国财政部制裁中港官员是否真的“没有意义”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国家安全从不是港区自治范围的事。

潜在问题

美国财政部的制裁是单方面的措施,因此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没有法律效力。香港媒体早前也引述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出,即使这些受制裁的官员在美国有资产,很久前也已经把它们转移。

香港浸会大学财务及决策学系副教授麦萃才以林郑月娥做例子,指出如果她真的在美国没有资产,那么美方的制裁“原则上”对她不会有影响,但这不代表制裁完全没有效用。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美方对林郑月娥等官员实施制裁后,香港的金融机构就会评估如果给香港政府官员提供服务时,会否被美国当局惩罚,形容这是“潜在的问题”。

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此前透露,早些时候他被美国一间银行要求取消户口。但他相信事件与个别银行处理涉及政治人物户口的政策有关,又认为并非涉及美国制裁和香港《国家国安法》。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形容针对香港的制裁”移除了一个竞争对手”,对美国有利。

美国过往曾多次就违反制裁的行为,惩罚位于第三方的金融机构。其中,总部设于澳门的汇业银行被指为朝鲜客户洗黑钱被美方制裁,美国政府2005年将它列入洗黑钱关注清单,并在两年后正式宣布制裁,下令切断这家银行与美国金融机构的往来。

美方的行动当年在澳门引发担忧,大量汇业银行客户涌到分行要求提款,澳门政府需要多次发表声明表示将维护当地金融体系。汇业银行之后又在美国入禀法院,要求撤销针对银行的制裁,但措施要到今年8月才正式解除。

图片版权
Reuters / HKISD

Image caption

香港特区维护国安委员会成员中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的包括骆惠宁(前左二)、林郑月娥(前中)、郑若骅(前右一)、陈国基(后右一)和邓炳强(后右三)。

香港《南华早报》早前引述一名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一名前官员本纳(Jeremy Paner)说,外界往往低估美国制裁的效力,认为自己在美国没有资产就不受影响。

他指出,即使是外国本地转帐,美国银行很多时候都会扮演一定角色,如果转帐者受制裁影响,这些操作都会被拒。

麦萃才认为,如果金融机构本身在美国没有业务、没有或很少使用美元结算的话,那当然不用担心,但很多时候投资都有牵涉到使用美元。

“如果使用美元结算、或是跨境要到美国有往来的话都会受到限制。因此如果一个人受制裁使用银行服务,而银行服务牵涉美元、甚至跨境美国的话,都会受到影响。”

他指出,一家公司决定是否向受美国制裁的人提供服务的时候,主要看美国本土的反应有多大。

“银行在香港的话,司法管辖区是香港,银行决定是否提供服务给顾客有它的决定,但如果提供服务的机构不单在香港,在美国也有业务的话,就可以受美国进一步制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