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立法会获全体延任至少一年 民主派“齐上齐落”的两难选择 – BBC News 中文


过去一年的示威浪潮,令传统民主派和本土派重新团结,但这段友谊能维持多久成疑问。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过去一年的示威浪潮,令传统民主派和本土派重新团结,但这段友谊能维持多久成疑问。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香港现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于一年,并没有表明早前被取消参加新一届立法会选举资格的四名民主派议员不可留任。

“入闸”的民主派议员却因支持者对政府推迟立法会选举的不满,而犹豫不决是否杯葛未来一年的立法会。

香港政府早前以新冠肺炎疫情为由宣布推迟当地立法会选举。但在这之前,香港选举事务处裁定包括四名议员等12名来在民主派候的选人员不符合原定九月立法会选举参选资格。外界原本预计,如果北京政府禁止这四人与其他议员一起延任,民主派议员将会总辞,以示不满。

分析认为,现在民主派很大机会获得全体留任,可以保留关键否决权,总辞的机会很少,但如何处理与同一阵营中主张总辞的抗争派的关系,值得外界关注。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外界对温和民主派政党公民党一些人也被禁参选感到惊讶。

总辞与否之争

中国官方新华社引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报道,现任立法会议员将“继续履行职责”,不少于一年,直至明年选举产生下一届立法会为止。报道指出,这个决定符合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但《基本法》第69条列明立法会除第一届外,每届议员任期四年,新华社的报道没有提及人大常委员如何解决这个法律限制。

现届立法会内唯一的本土派议员郑松泰早前已率先表示,将会延任一年,是首名非建制派议员作明确表态。他同时表示,如果民主派决定“整体杯葛香港选举制度”,他所属的政党“热血公民”都会参与其中,但现时讨论的方向并不是这样。

据香港媒体报道,民主派议员现时仍然未就是否延任作正式决定。 BBC中文曾向民主派召集人陈淑庄查询,她回应说“如有公布,一定会通知大家”。

什么是关键否决权?

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前,香港政圈曾盛传被取消参选资格的议员不能延任,令民主派的议员数目将跌至立法会在任议员的三分之一以下,无法对政府造成有效的制衡。

香港立法会审议重要议案,包括褫夺议员资格时,需要三份之二在席议员支持才会获得通过。2015年香港立法会无法通过北京支持的政制改革方案,也是因为无法取得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

香港立法会设有70席,但四席因为选举呈请等司法覆核,悬空至今。目前66位香港立法会议员中,有23人属泛民主派或本土派,因此如果他们统筹立场,政府将无法取得足够票数通过这些重要议案,这被称为民主派的“关键否决权”。

香港民主派中一些立场较为激进的本土派支持者认为,到时候民主派应该全体辞职,杯葛未来一年的立法会,借此引起国际社会注意。

但现在民主派得以保留这个否决权,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全体民主派议员留任的可能性比较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的本土派认为透过立法会等机关,已经不能推动香港的民主运动。

民主派与本土派的关系

香港民主派大多批判北京通过强权政治管制香港的方式,但当中仍然分成不同的光谱。立场较温和的泛民主派被视为主张在中国推动民主发展,就可以连带牵动香港民主化。但近年冒起的本土派就认为民主运动应先集中在香港,部份更支持香港应在不受北京政府干预下决定自己未来的政治发展,或完全独立“建国”。

经过多年发展,双方在立场上的分别近来演变成:泛民主派认为在香港的议会体制内,仍然有抗争的空间;但本土派认为议会受亲北京和香港政府的人士主导,已经无法有效抗衡政府。

两个阵营过去曾对立,甚至在选举中互相向对方阵营的支持者拉票。香港立法会议员延任后,如果传统民主派议员选择留下,将与本土派支持者要求总辞的主张相违背,两个阵营未来的关系受到关注。

但钟剑华相信经过过去一年的示威浪潮,双方的矛盾程度“已经不至于你死我亡”。“抗争派一定会继续批评传统民主派,因为这是他们的立足点,也是他们稳定自己支持的立论。”

“传统泛民主派中的主流政党也知道,他们有些位置需要让路,因为始终时代已经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