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花絮:“蒸汽鍋爐”山谷裡的熊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繼《藍色星球》、《地球脈動》和《王朝》之後推出的一部記述與人類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紀錄片。那些令人震撼、驚心動魄的畫面、撥動人心弦的場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觀……攝製組成員在這里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悟。

雪山廣角
©John Shier / BBC

俄羅斯東部堪察加半島的間歇噴泉谷(Valley of the Geysers)是個神奇的地方,群山白雪皚皚,山間谷地到處升騰著間歇噴泉的蒸汽,不時還有一注熱流從山谷直沖天際。

那裡是世界上活火山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山谷裡有大約90個間歇噴泉口蒸騰著水霧,好像開鍋的沸水。

如果不慎失足滑落到某一個間歇泉眼裡,就等於落入沸水鍋裡。如果這個山谷裡出沒的熊能說話,一定會告訴你它們許多同伴就是這樣喪命的。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導演尼克·格林(Nick Green)帶著攝製組乘直升飛機空降到那裡,親自在”蒸汽鍋爐“谷走了一遭。

  • 穿越的藝術:被氣候變化“修改”的世界名畫
  • 生生不息:地球物種的滅絕和再生
  • 澳洲水鼠精准開膛剖腹 毒蟾蜍遇天敵心肝難保
  • 氣候變化:科學家警告全球面臨氣候危機
  • BBC金牌大腕英國女王老朋友——大衛·艾登堡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冰雪谷
©John Shier/BBC

從直升機舷窗望出去,就是傳奇的間歇噴泉谷。那第一眼對我的衝擊終生難忘。直升機掠過一道山脊,熱汽蒸騰的山谷兀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大概有90個升騰著熱汽、充滿活力、恣意奔突的間歇噴泉,令人嘆為觀止。

從莫斯科出發,在西伯利亞無垠的凍原上空飛行8個小時,最終抵達目的地,已經滿滿地是探險的感覺;我們知道此行前方是人跡罕至的不毛之地。

旅途終點是俄羅斯東端的堪察加半島,那裡有世界上最密集的活火山群之一。

飛機在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堪察茨基機場降落,跑道妥妥地橫在著名的伉儷火山陰影中。

我們把直升機塞得滿滿噹噹,攝影設備和足夠一個月的給養,隨即啟程飛往山谷。

導演和攝影師

飛越冰雪覆蓋的火山群,依稀可見山谷雪地上幾條曲裡拐彎的熊腳印,讓我們在慨嘆於壯麗的景觀之餘,也清楚意識到那才是我們萬里迢迢趕來要拍攝的目標。

需要一組無人機從空中俯瞰冰雪世界的航拍鏡頭。這意味著直升機得在一個冰封的湖面降落,而這個冰湖就在一座活火山腳下。

我不太清楚我們的直升機駕駛員怎麼才能確定湖面的冰層足以承受直升機的重量,但這個疑慮很快被打消了——駕駛員成熟老練地在湖面降落。

直升機

我們在那裡逗留了幾個小時,操縱無人機拍火山和間歇泉山谷地貌。就在我們收拾設備準備離開時,有人大喊:熊!

遠遠地,地平線上出現了一頭雄性的大熊,步履堅定地走在雪地上。即便離得很遠,我也知道它身材魁梧高大;這是我第一次遭遇野生的熊,我的心跳開始加快。

熊悄然進入我們視線,又悄然離去。顯然,這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或最近距離的一次遇到熊。

懸崖上的熊

進到山谷後,就是觀光遊覽時間。我們的導遊叫艾萊娜,是山谷的管理員。她教給我們如何辨別哪裡可以安全行走,哪裡危險需要避開。有很多竅門,她都告訴我們了。

看那兒,就像一池滾開的水,名字叫”殘酷間歇噴泉“(cruel geyser);就在那裡,曾經有一頭倒霉的熊腳底打滑,掉進池子裡,然後被煮死了。

山谷靜悄悄?錯了。這個山谷很有氣氛,置身其間感覺周圍的一切都生機勃發,腳下不斷傳出莫名其妙的呢喃聲,空氣裡迴盪著幾百個間歇泉的熱水咕嘟咕嘟沸騰的聲音;不經意間,突然一處噴泉醒了,滾燙的泉水竄到40米高空。

如果這是在提醒我們,對這個地方要心存敬畏,那真的沒有必要。

在冰上睡覺的熊

別忘了還有在山谷裡從容出沒的熊。它們是這裡的主人。

這些大傢伙體重可以達到650公斤,快到交配季節了,需要特別小心提防。

山谷中沒有冰雪覆蓋的地方方圓也就一英里左右,也就是說隨時有可能跟熊相遇。

比如正全神貫注地跟踪拍攝一頭熊,猛一回頭卻發現另一頭熊不知什麼時候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身後。

熊臉大特寫

聽上去可能有點奇怪,但在野外與熊就隔著幾米麵對面站著,並不那麼可怕——我斷定它們只不過是出於好奇來探個究竟,看看這群從天而降進到它們的世界的怪人到底怎麼回事,它們毫無傷害我們的意思。

導遊艾萊娜經驗特別豐富,知識特別淵博。有她在身邊,我們感到非常安全。她每年有6個月生活在這些熊的世界,太熟悉他們的習性了。

如果大熊靠得太近,她通常衝它揮揮胳膊,或者大喊一聲,它就會止步。不過,艾萊娜還是隨身背一支獵槍,有時還是需要朝天鳴槍示警才行。

令我高興的是,我們此行從頭到尾都沒有用到那支槍,即使是鍥而不捨的那幾頭熊,盯著我們看,最後也覺得無趣,掉頭忙自己的事兒去了。

棕熊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們很快學會瞭如何與熊共處,也見證了一些令人驚嘆的時刻:

  • 剛從冬眠中甦醒的熊媽媽帶著兩個熊寶寶走出山洞,小熊第一次見到洞外的世界,看什麼都新鮮。
  • 還沒有成年的半大不小的少年熊在嬉戲打鬧,練習肉搏和獵殺的生存技能。
  • 兩頭成年的熊目不轉睛地對峙,相互打量,心里或許在盤算力量對比,準備發起進攻。

間歇噴泉滋養了肥美水草,為棕熊提供了不可或缺的食物和營養。它們在地形險惡的山谷裡覓食,嫻熟地擇地而行,令人讚嘆。

這個神奇的山谷令人難以忘懷。

它告訴我,在日益擁擠嘈雜的世界上仍有一片淨土,一處真正的荒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