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新區探索互助養老模式 大家搭把手 建座幸福院


濱海新區探索互助養老模式 大家搭把手 建座幸福院

2020-12-27 北方網

天津北方網訊:「張姨,今天吃壽麵。」52歲的「幸福大院」院長李梅伏在83歲的張英耳邊說。吃著生日蛋糕,看著不遠處六十來歲的姐妹們歡快地跳舞,身穿紅緞面棉襖的張英,笑得臉上的皺紋都深了。「我就願意到『幸福大院』來,高興。」12月15日,她和港電西區社區另外六名同在12月過生日的老人在「幸福大院」享受了集體生日會。自打「幸福大院」開門,張奶奶天天一早就來,聊天、做操、遊戲,最早也要吃完午飯再回家,有時還睡個午覺再走。

正說著話,同席慶祝生日的劉奶奶的女兒找到李梅。「我來捐點錢,我媽就喜歡來這兒玩,在這兒吃飯。」

「謝謝,謝謝。來,寫這兒。」李梅趕緊讓志願者把捐款數目、捐款人名稱寫在食堂牆上的一張大紅紙上。「我們每月都寫一張紙,捐錢捐物明細都寫得明明白白。」

這張紙上記載的錢和物,就是「幸福大院」食堂當月的資金來源。這裡既不是常見的花錢購買老人餐形式,也不是純依靠外界捐贈的慈善老人食堂,而是就餐者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老年互助模式。每位就餐者按個人意願爲食堂提供錢或物,或者當志願者提供服務。「我們根據捐來的錢和物掂配著做,得適合老年人口味,少油、少鹽、軟爛,犖素搭配。」李梅說做飯的都是退休的老人,知道老年人吃什麼順口。

「幸虧有了『幸福大院』,街里全力支持『康樂』(即『康樂老年之家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以下簡稱『康樂』)辦好它。」濱海新區古林街道辦事處主任竇克棟告訴記者,「幸福大院」幫街里解決了一個難題。「幸福大院」所在的港電西區社區,位於津歧公路一側,附近沒有其他小區,小區外也沒有成氣候的商業、生活設施。本小區老人數量有限,又難與其他小區聯動形成規模效應,無論是建老人家食堂還是日間照料中心,運營方很難收回成本,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構運營該社區老人餐和日間照料中心。如何落實市委、市政府關於居家養老的好政策?一籌莫展之際,「康樂」負責人王肖惋提出在這裡建「幸福大院」。

「『幸福大院』是古林街官港社區康樂老年互助大食堂的升級版。」王肖惋希望在港電西區社區,打造功能更爲完備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在實踐中探索出一套老年人互助居家養老的新模式。「在官港社區,我們針對低收入老人多的特點,辦起了互助大食堂,並覆蓋到社區內的殘障人士,輕微殘障者可以通過提供送餐等服務,到互助大食堂就餐。」港電西區社區基礎設施相對更好,「康樂」希望在老年互助大食堂的基礎上,加入日間照料中心,日後條件成熟,還可以啓動嵌入式社區養老院的建設。

作爲公益組織,「康樂」沒有足夠的資金投入到「幸福大院」的籌備工作。古林街協調大港電廠,將社區內已停辦多年的電廠幼兒園免費提供給「康樂」,用作「幸福大院」的場地。大到會議室的投影儀、桌椅,小到食堂里鍋碗瓢盆,都是「康樂」和社區居委會、街道辦事處四處聯繫,「化緣」得來的。

「您看這是我們新壘的大竈,以後就可以在這裡烙大餅、貼餑餑了。」李梅拉著記者來到貼著食堂外牆新搭的一間小屋,展示「祕密武器」。小屋的門是發黃的乳白色鑲玻璃門,一看就有年頭了,兩側的充當牆板的木板顏色都不一樣。「這都是人家不要的,我們看還能用,就拿來了。就連食堂里的綠植也是人家單位不要的,我們就搬來了。」

港電西區社區居委會主任張靜發現「幸福大院」不僅解決了社區建老人家食堂和日間照料中心的難題,還成了基層社會治理工作者的好幫手。「以前老人們有事都是直接找到居委會,自打有了『幸福大院』,有事先在大院裡合計,形成統一意見,再提交給居委會,提高了我們的工作效率。」社區內的獨居老人,基本都享受志願者送餐服務以及定期的打掃衛生、理髮等服務。「居委會的工作人員有限,難以保證天天去探視獨居老人。現在基本上每天都有『幸福大院』的志願者到獨居老人家中看看,我們也放心多了。」

張靜的母親就是「幸福大院」志願者中的一員。「差不多天天都到『幸福大院』食堂做飯,特別高興。」她看到了老有所爲帶給母親的快樂。「人退休後容易和社會脫節,在這兒退休老人又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低齡、有能力的老人,通過志願服務照顧高齡老人,實現自己的社會價值,同時減輕社會養老服務負擔。我們希望『康樂』這種互助式居家養老模式能複製推廣。」濱海新區民政局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室工作人員表示,要依據政策,在資金上給予「康樂」最大支持。

竇克棟則是用足街里資源,想方設法用「幸福大院」引進資金。「在證照齊全的情況下,能否通過半成品餐食製作、售賣,實現造血功能,讓『幸福大院』穩定、可持續發展?」他提議。

「好。我們來籌劃。」王肖惋記在筆記本上,新的課題寫入了「康樂」的發展計劃。

儘管有這樣那樣的困難,李梅依然深切體會到了互助模式帶來的成就感。「在『幸福大院』乾的這些日子,咂摸咂摸嘴,是甜的。」(津雲新聞編輯付勇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