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派面对《国安法》与“不割席”的考验 – BBC News 中文


去年年底,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创新高,民主派压倒性胜利。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去年年底,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创新高,民主派压倒性胜利。

香港立法会选举在今年9月举行,民主派在7月11日和12日举行初选,决定由谁参加选举,避免民主派不同派系同时派出多人参选,分薄票源。这场选举被视为民主派阵营中传统政党与倾向以更激烈手段抗争的本土派之间的竞争。

香港民主派阵营希望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达到“35+”的目标,即获得立法会过半数议席,增加民主派在关键议程上的谈判筹码,部分议员希望否决政府财政预算议案,迫使港府作出更大让步,回应去年以来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包括释放被捕人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等等。

但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35+”的目标能否达成,部分取决于有多少民主派人士会被取消选举资格。在过去的香港选举中,选举主任曾认为候选人并非真诚拥护《基本法》和特区政府,而决定取消个别人士的参选资格,民主派批评选举主任的作法是政治审查。

香港的亲北京媒体连日来批评民主派举行的初选是“企图操控选举”,并点名个别参选人的政纲、言论或宣传品有违反《国安法》之嫌。有建制派人士认为,单是反对《国安法》即是不拥护《基本法》,应该被取消参选资格。香港政府官员警告,民主派初选内的一些行为可能违反选举条例或香港《国安法》,有关部门收到投诉后,会作深入研究,执法部门调查后可能会采取行动。

中国和香港政府的强硬作风,可能令部分民主派支持者心淡,令选举气氛薄弱。

香港立法会选举:民主派面对《国安法》与“不割席”的考验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国安法》:英中外交官就”干涉中国内政“起口水仗

民主派候选人避忌《国安法》

香港《国安法》通过后,多名持有或公开展示“港独”物品的人士被捕。示威者过去一年经常叫喊的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被港府认定有“港独”或“颠复国家政权”的含意。示威歌曲《愿荣光归香港》亦被指与暴力及违法事件有密切关连,政府要求学校禁播。公共图书馆把民主派人物黄之锋、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的书籍下架审批。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明,过去一年不断有人挑战国家底线、触碰这条红线,《国安法》是要有决心地回应,这种行为不可再被容忍。

一些传统民主政党的人对BBC中文表示,他们本来就甚少使用“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口号作宣传,主要原因不是避忌当局审查,而是因为这句口号出自“港独”派领袖梁天琦,如果他们使用这句抗争标语,或会招致民主阵营中本土派的批评,认为传统民主派利用别人的街头抗争去谋取议席。

然而,本土派候选人也有所顾忌,部分人取消了宣传品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并审查自己的宣传品。

没有传统政党背景的本土派候选人彭卓棋对BBC中文表示,由于《国安法》含糊不清,不知道当局会怎样利用《国安法》或其他理由去取消民主派人士的参选资格,他自己也在文宣物品上有所改动,相信选民会了解候选人的做法。

图片版权
MICHAEL PANG

Image caption

彭卓棋批评《国安法》含糊不清。

另一名报称大学生的候选人邹家成表示,参选其中一个目标,是去讲其他一些候选人不敢讲的事情。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前,他发表的参选宣言中,形容目前中国正对香港进行“殖民侵略”,形容香港是一个“民族”,其言论遭香港的亲北京媒体批评是“明目张胆地宣扬‘港独’”,“煽动仇恨和分化社会”。

但香港《国安法》通过后,条文比想象中严苛,邹家成说曾问自己,“当我没有办法继续坚持原本那一套主张时,我继续选下去有什么意义?当香港已经进入真正的极权时代,究竟选举还有什么意思呢?”

邹家成一度考虑是否停止选举工程,但见到身边团队成员仍未放弃,打消了退选念头。 “这一刻共产党已经打来,大家或者不知道可以做什么,甚至不少人正想着离开,正是这个时刻,与其问选举还有没有意义,倒不如说我们继续选下去本身还有没有意义。”

“《国安法》实施了,或者有些事情我不可以继续说,以前准备的很多文宣、宣传品已经用不上,但我相信我的理念在过去已经表达得清清楚楚,希望香港人会理解。”

打算角逐连任的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表示,自己也叫喊过“光复香港”这句口号,指如果因为如此而失去参选资格,将留待大众去评理。她不认同这句口号等同“港独”,而是要求香港回到没有走样的“一国两制”的状态,让香港拥有原本的言论自由。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这个标语被指有港独含意。

香港《国安法》——选举中“新的红线”

“会否被取消参选资格(DQ)”是2016年以来香港选举中每个民主派候选人必须面对的难题。 主张“港独”或“自决”(以民主方式决定香港未来)的人会被拒诸门外。例如“港独”派领袖梁天琦丶学运领袖黄之锋等等,都曾经被选举主任取消其参选资格。

《国安法》通过后,港府暗示,反对此法也可能被取消议席。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说,如果立法会选举参选人否定或反对香港《国安法》立法,将令人质疑有关参选人是否维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则指,这个问题需要认真研究,相信港府要依法作出具体界定。

特首林郑月娥则说,是否能够参选由选举主任决定,不能够简单地说什么言论及行为会导致丧失参选资格。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去年区议会选举没有人因为“光复香港”这句口号而被取消资格,感觉是“走漏”了。

香港民主派阵营表明,希望以否决财政预算案等重要议案的方式瘫痪立法会,并以此逼使政府回应诉求,这种方式被称作议会战线中的“揽炒”。

这种想法招致香港建制派的猛烈抨击,甚至被指有关做法违反《国安法》,可能成为当局取消其资格的另一借口。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批评,立法会对政府议案虽然有否决权,但如果“揽炒派”为了政治目的而声言否决政府全部议案,将令立法会一事无成,得不到市民支持。香港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认为,如果“35+”背后的理念是为了否决财政预算案,可能涉及分裂国家罪的元素。

多名被外界惴测会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人坚持参与选举,他们形容这场初选是香港唯一“没有经政权筛选”的选举,没有人会因为任何政见而被取消参与初选的资格,所以初选可能成为市民透过选票表态支持个别人士的唯一方式,也让这些政治人物检视自身支持度及认受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黄之锋坦言,自己可能再度被取消参选资格,但参与初选可以让民众在无筛选下表态。

已解散的本土派组织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6月中宣布参选立法会,他在去年年底的区议会选举,因为被选举主任认定他“并非真心”不提倡“港独”作为“自决”选项而被取消参选资格。他当时谴责政府进行政治筛选和审查,剥夺其参选权利。

他在参选宣言中明确表示,“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的机会十分渺茫”,但他认为,参加民主派的初选是向外表明,“中共拉人封艇不能把反抗力量赶尽杀绝,而是激起巨大民意”,而初选可以是一种公民投票,“向国际社会表明香港人真正的意愿,无经政权筛选的民意,我们绝不屈服于极权。”

角逐连任的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对BBC中文表示,相信候选人都必然准备被取消参选资格后要如何处理,但他认为是否会被取消参选资格的决定权在掌握在对方手里,而且欠缺一个客观标准,“与其为对方不可预估的行为而操心,不如先做好自己”。香港公民党是民主派第二大党,目前在立法会占5席。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对BBC中文说,“有了《国安法》,有些人担心政府用取消参选资格等手段抵销选民的选择,令人感到灰心;但有些市民可能会更加意志激昂,不满政府做法而出来投票。选举就要来了,问题是人们做不做事。”

他认为,参选人会否被取消资格的事情难以控制,“不知道政府会去到几尽(做得有多极端)”,但民主派不会因为担心一些人被取消参选资格就叫他不要选。

“《国安法》后,政府越来越乱来,图书馆一些书都被下架,什么都够胆做。无论民主派取不取得35席,如果政府想扩大自己权力不受监察,都可能将一些议会内的人取消资格,大幅度削弱立法会的宪政权力,如果真的这样,民主派就要据理力争,”他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传统民主派政党将受到本土派挑战。

传统泛民与本土派之争

去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获得压倒性胜利,当时大部分选区只有两个分属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候选人,选民一般只按立场投票,但立法会选举是比例代表制,即在同一区内会有多个民主派候选人,过往的立法会选举经常有过多民主派人士在同一区竞争,造成民主派整体得票比建制派多,但所得议席较少的情况,初选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减少这个互相竞争的可能性。

香港“反送中”示威其中一个最大的影响是团结民主派,示威者主张“和勇不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即和平与激进示威者在不同岗位工作,讲求“不割席”,但这种团结能否在立法会选举中延续备受关注,许多没有传统政党背景、立场倾向本土派的人因反修例风波决定投身政界,并挑战传统民主派。

立场亲近本土派的彭卓棋表示,多了政治素人参选显示本土派新兴力量正慢慢变成主流,将会是香港选举的一个新改变,初选给选民有传统政党人物以外的选择,市民会因应传统政党政客过往的言论、投票纪录、街头抗争的表现,决定他们是否适合继续做一个代议士。

在香港媒体主办的民主派选举论坛上,来自传统民主派政党的个别候选人被本土派候选人追击,他们被批评在以往的抗争中过度妥协,与本土派“割席”以及没有在反修例风波中支援街头抗争。

参选人之一、“占中”时期的学运领袖岑敖晖说,这次初选的目的是要谢绝“妥协派”,即是“在政治上退缩”的人,例如在香港《国安法》落实后,一些人主张香港应该就23条自行立法,又或者当港府把政治与民生议案捆绑表决时,“妥协派”会因为见到利民政策而投下赞成票。

香港民主派政党在议会内的投票取向多次引发本土派不满,例如在被视为亲建制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任命议案中,本土派阵营认为应该投反对票,但公民党称为了保护法治而分别投下支持和弃权票,民主党的林卓廷亦投下弃权票,他在选举论坛被追问时称,立法会议案并非“是或者不是”(yes or no)一般简单,党内九成多议案表态非常清晰。

而民主党的黄碧云过往曾多次批评本土派而被视为与“本土派”割席,她在选举论坛中就过去一些针对本土派的言论而道歉,强调现时已没有本土派和民主派之争,呼吁人们把愤怒对准政权,不要把怒火用来“自焚”,否则自己四分五裂,难以对抗她所称的“暴政”。

香港公民党的杨岳桥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被问到,担不担心传统政党会受到素人的冲击,他说“轮不到他们担心”,认为这次初选是一件好事,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让候选人向选民讲述自己的主张,相信选民有雪亮的眼睛去作出决定。

他在一场选举论坛中被质疑过往在议会中一些关键投票中缺席,他对此道歉,并表示自己已痛定思痛,但强调该党议员一直在议会内不同岗位工作,除了“武斗”也需要“文斗”,不能够抹杀该党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