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国高考前曝光的三起弊案 “并不罕见”的冒名顶替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 BBC News 中文


高考前夕,昆明市第一中学的学生们为高三年级学生举行高考“壮行仪式”。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高考前夕,昆明市第一中学的学生们为高三年级学生举行高考“壮行仪式”。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很多景点都游客锐减。不过,位于北方太行山麓上的佛教圣地五台山依然门庭若市。

从四月到七月初,烟雾缭绕的佛堂内一直挤满了从中国各地赶来的香客,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为家中即将要参加高考的孩子祈福,希望他们能考出好成绩。

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年度考试,超过1000万高中毕业生将在考场上激烈角逐,决定他们将前往哪所大学就读。由于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今年的中国高考罕见地延期一个月,在7月7日和8日举行。

“今天是五爷(菩萨)的圣诞日,听说有求必应,我儿子马上高考了,所以来给他求个好运,”一名来自湖南一座县城的李女士说道。“毕竟这是决定他一辈子的大事。”

李女士是成千上万中国家长的缩影,他们相信高考可能改变孩子的命运,在以后找到体面的工作。由于从出题到阅卷、投档都在国家的严密监管下进行,高考也被许多中国人称赞为是最公平的选拔制度。

但这种信任正在遭遇危机。在多起舞弊丑闻中,山东省被发现有大量考生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案例,还有知名艺人被曝出曾使用虚假的身份参加考试,引发民间对于中国高考公平性的强烈质疑和讨论。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高考是中国大陆大学的统一入学考试,高考分数几乎是中国所有大学招生的唯一标准。(资料图)

过程离奇的同名顶替

今年36岁的山东幼儿园老师陈春秀,是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此次针对高考舞弊的质疑巨浪的其中一名主人公。

出身农村的她在参加2004年的高考后,没有等来任何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在以为自己没有被录取的情况下,为了缓解家庭的贫困,她背井离乡,前往城市打工。直到今年5月,当她打算报考成人教育学校时,在中国官方的学籍信息网站查询发现,和自己姓名及身份证完全一致的另一陌生女子在2004年9月进入了山东理工大学学习,并在2007年7月毕业。

虽然陈春秀不认识这名女子,但学籍上的山东理工大学正是她高考填报的大学。当年因为家中贫困没有电话,她将邮寄地址填写了邻居家,但邻居始终没有收到她的录取通知书。

据中国媒体报道,山东省多个部门在调查后果然发现,陈春秀高考后实际已被山东理工大学录取,但她的录取通知书被当地一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与学校和公安等多人合作设套拦截,以安排自己的女儿顶替入学。当局宣布处罚涉及该案的10名责任人,并宣布注销冒名顶替者的学籍。

“(他们)打听出我是个老农民,怂人,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要是有能力,他们也不敢,”陈春秀的父亲回忆起16年前的遭遇时,对媒体感慨道。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今年的高考比往年延迟了一个月进行。图为贵州遵义的工作人员对考场进行防疫消毒。

即使事发已经十几年,但陈春秀的遭遇仍在中国网络引发强烈民愤。很多网友表示,原来一直以为高考是一项公平的制度,但没想到有权势一方仍通过肆意牺牲弱势者的人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陈春秀向山东理工大学表达了希望重新入学的请求,但该大学先以“没有先例”为理由拒绝,后因舆论的强烈不满,在6月22日发布通报称,将“积极协调,努力帮其实现愿望”。

被班主任女儿顶替的苟晶

陈春秀的经历曝光后,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大量有关高考冒名顶替案的讨论,一些网友选择公开自己的类似遭遇。6月下旬,一名同样来自山东、名为苟晶的女子在社交媒体发帖,想知道当她1997年参加高考时,为何得到了离奇的低分。

苟晶是山东省济宁市接庄镇一个农民家庭的学生,她1998年再度报名参加了高考。她自称,尽管在高考前的一次模拟考试中,她在数万名学生中名列前茅,但最终再次落榜,并被她并未填报过志愿的湖北的一所中专院校录取。

“2003年,班主任老师托人给我带了一封手写信,两页半信纸,道歉与忏悔。说他女儿不争气,成绩太差,不得已顶替我的名字和成绩去上大学。时隔多年,我才知道被顶替,”苟晶写道。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苟晶在1997年的高考后被冒名顶替上大学。

苟晶称,这位邱姓老师安排自己的女儿顶替她的名字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到济宁一所中学教书,而她自己只能辗转来到南方的杭州打工,如今成为一名电商主管。

山东省当局在上周五(7月3日)发布有关苟晶事件的调查结果称,苟晶在1997年并未达到大学录取分数线,但她的班主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学籍档案和照片替换为自己的女儿,并填报了北京的一所煤炭工业学校。1998年,苟晶在高考中并未达到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前往湖北的中专学校“系按程序正常录取”。

尽管调查结果与苟晶此前的自述有些出入,但在流程严密的高考录取过程中对档案进行修改,仍让舆论为之愤怒。

录取过程中的冒名顶替现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储朝晖博士曾致力于对高考中的冒名顶替现象进行调查,他对BBC说,此类通过冒用他人身份就读大学的例子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并不罕见”,但他的研究发现,在比较在意升学、竞争比较激烈的山东、河南等地更多。

储朝晖表示,顶替入学的案例具体分为双方自愿知情,以及在被顶替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窃取成绩两种。前者一般是利害程度不高的,双方各有所图,比如一方没有钱去读书,或者对学校不满意等;而被替换者完全不知情的案例,主要是高利害的,由于受害者地位较低,即使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办法。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2020年中国高考将在7月7日开始进行,大部分省市在两天内考完,但北京等地区会持续四天。

“招生一般牵涉很多环节,有学校、有考试院、有招生办,还有户籍,这么多的环节都没有堵住漏洞,只能说明是一种协同式的作弊,”储朝晖说。“根本的原因是行政权力没有有效的监督途径。”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山东省还曾在2018至2019年对该省的高等教育学历数据进行清查,发现共有多达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他人身份入学,这些人获得学历的时间为2002年至2009年,发生顶替案人数最多的是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有135人。

自爆丑闻的演员仝卓

同样是近期曝光的一起名人参与的案件,似乎表明中国高考录取过程中的舞弊行为不止冒名顶替一种,在有显赫背景的家庭中也更加常见。

今年26岁的仝卓是中国小有名气的新生代歌手及影视演员,他在5月22日的一次网络直播中谈及自己的高考经历,但不小心“说漏了嘴”。

“我当时也有点较劲,我当时非要考这个大学,考不上我就再来一年,但是这个大学只招应届生,然后我就搞了很多很多所谓的(手段),然后我就成了应届生,”他在镜头前洋洋自得地说道。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2018年6月,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启程参加高考,家长夹道欢送。

在中国大陆,毕业后首次升学或求职的学生被称为“应届生”,一些在高考中失利而选择复读一年再次参加高考的学生一般被称为“往届生”,但部分大学或专业常常只收应届生。

仝卓的言论迅速被网友质疑并发布到社交平台,很多人指责他进行高考作弊。在政府介入调查后,他的继父——时任山西临汾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办公室副主任的仝天峰被撤职处理,仝卓的母校中央戏剧学院也宣布撤销其毕业证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近年持续提高教育投资,但城市和偏远乡村教育水平仍相差甚远。

“人们过去认为高考作弊就是在考场里作弊,但其实考场上的作弊很困难,利用各种方法在录取里做手脚是很多见的,”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对BBC说道。

程方平一直关注着中国高考的自主招生政策。他表示,中国从2003年开始在一些知名高校所推广的自主招生权常导致“黑箱作业”,也为腐败的滋生提供土壤。据统计,中国在2018年有90所大学获准进行自主招生,十几万学生通过了招生初审,最终有三万多学生得以不同程度的加分和优待。

中国的自主招生政策规定,参加一些知名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并通过考核者,可在高考前便与目标高校签订合同,在高考时还能享受降分待遇。该制度的初衷是帮助大学招收一些符合学校需求的“偏科”人才,但程方平认为,在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这“很容易破坏底线”。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仝卓在直播中的言论被网友质疑并发布到社交平台,很多人指责他进行高考作弊。

“搞自主招生的时候,学校最少也有2%的自主招生权,这就是上百个学生,但怎么招的,流程是什么,外界都不知道,”程方平说。“这应该是公开的,而不是校长兜里的一个私产。”

储朝晖补充道,随着中国从2013年开始逐渐推行统一联网的学籍系统,每个学生从小到大只有唯一的学籍信息号,让替换学籍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但如今的漏洞主要聚集在对优惠招生指标的非法获取上。例如,一些贫困地区会有优惠性的专项计划指标使得录取分数线比较低,很多人“通过门道”更改户籍学籍。

此外,利用体育特长生指标获得加分也曾让不少不法分子钻到空子。2014年,在中国东北辽宁省的一次舞弊丑闻中,一家高中被发现有1000多名学生参加高考,获得体育特长生身份可以加分者达到87人,几乎相当于同省的其他五个城市之和。由于丑闻频出,2018年,中国教育部正式宣布将取消该加分政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