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劍、重劍、木劍」與「無劍」


「利劍、重劍、木劍」與「無劍」

2021-01-13 奇奇衡的筆記本

獨孤求敗的四個境界:利劍、重劍、木劍、無劍你練到哪一層了?

孩子的一句感慨往往能啓發咱們很多很多:「你知道爲什麼我們普遍都早熟麼?因爲我們過早承受了那些壓力,被迫的。」

我想:是的,我出生在70年代末期,我們這一代人早熟的比例並不大。身邊有些早熟的男孩女孩經常會被羨慕和關注。他們相對的早早有了第二性徵、高高的個頭和成熟的思想。在經歷和知識上碾壓了我們。所以顯得出衆。

不過現在的孩子們,早熟比例越來越大,可以說普遍都早熟。

他們被迫承受了太多本不該由他們承受的東西。包括爆炸的垃圾信息,過於繁重的課業,越來越少的休閒嬉鬧,當然最重要的承受,是來自於大人們的焦慮。

這種情況下,作爲父輩的我們,即使想保護他們,想讓他們慢點長大,即使再努力,也會事倍功半。因爲不知不覺中,我們自己扮演了催熟他們的社會的一分子。某種意義上來講,罪魁禍首就是我們自己。

前幾天學習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課。他講到一個令人深思的關鍵點。

爲什麼兩千年以來,君子和小人很難被界定,爲什麼即使是通信技術昌明的現代社會,小人也很難被發現和對抗。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小人藏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你們都懂的,跟自己對抗才是世界上一等一的難事。尤其是你要對抗的這個「小人」,隱藏的很深,有時候連自己都發現不了。

那麼,有沒有可能像俠客一樣揮劍斬斷隱藏的罪惡?基本無解,難度接近無限大^_^!

恍然大悟以後,震撼極了。

自私自利,小肚雞腸,順之則悅,不順則怒,貪圖利養等等這些特徵誰沒有過?你要是膽子大,說自己從沒有過,只有一種可能性:你還沒發現它或者面對它。

一杯充分融合了的牛奶和咖啡,人們都會很享受。沒有人想著去把這兩種融合極佳的成分再次分開。即使想分開,你做得到麼?

我們心中善良和邪惡早已水乳交融,也許在我們出生的那一刻就註定了。於是有人拿著一把武器揮舞起來,去對抗整個世界的敵人,以求得一個安寧。

殊不知「利劍」「重劍」哪怕「木劍」,假以時日,都能運用的越來越嫻熟,也能征服一個一個敵人,可對抗自己的這一把「無劍」卻遲遲不可能練成。面對自己的時候,往往無能爲力,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