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助守在异乡》:揭开台湾家庭印尼佣工的真实生活 – BBC News 中文


穆吉拉着安娜的手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在台湾一所小公寓内,40岁的穆吉(Muji)在晚上8点左右完成她这一天的最后一项工作,将一名患有脑退化和帕金森症(Parkinson’s disease,帕金逊症)的妇人长者扶上床。她要为这位长者做一切的事情,包括帮她合上眼。之后,她会坐在那里抚她的头发,直到她入睡。这之后是她从清晨到现在第一次有了自己独处的时间,她开始晚祷。

这是印尼一部新制作的纪录片《助守在异乡》(Help is on the way)当中令人难忘的一幕。它讲述的是像穆吉这样在台湾的印尼外佣的故事。

穆吉是安娜(Ana)的全职照顾者。她悉心准备安娜的膳食,并且喂她吃。“我把她当成是我自己的母亲,我就用同样的态度来对待她,”她向BBC表示。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穆吉由凯琵琳聘用,负责照顾后者的母亲、77岁的前电视主持人安娜(Ana)。

就像很多在台湾的外籍佣工一样,穆吉将她两个年幼的小孩留在家乡,来这里挣取比在印尼做梦都挣不到的高薪水。

“我丈夫有外遇之后,我要自己独力照顾孩子,就接了这份工作。我是个穷人——如果我不出国工作,我就养不起我的小孩。我父母是农民,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丢下孩子,”她说。

这部影片触及了劳工权益、规则含糊的招聘机制以及有关移民、阶层和性别身份等等议题。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在印尼,有很多家庭佣工的培训中心。

“我们希望这部影片引出关于移民劳工和他们家庭的故事。让人们去考虑他们的工作状况、获取有品质服务的能力,以及让移民劳工更好地了解安全的移民做法,”制片人尼克·卡尔帕克迪安(Nick Calpakdjian)解释说。

纪录片讲的是印尼的故事,也是台湾的故事。

“我希望它能成为一座连通两国观念的桥梁,印尼和台湾,雇主和雇员。因为如果这个桥梁不存在的话,就会像我们彼此不认识一样,”导演伊斯迈尔·法赫米·卢比斯(Ismail Fahmi Lubis)说。

26岁的苏克玛和21岁的默丽各自的家庭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出国挣钱的她们身上。于是,她们在西爪哇省南安由县的一家招聘中介花了1500美元,给她们提供三个月的培训,包括清洁、护理工作,以及初级的普通话,并且帮她们在海外找到工作。

她们被培养,被各种拉扯成为符合条件的样子。她们要测体重,以符合台湾的标准——护理工最多只能扶背体重比她们重五公斤的人,而且她们还会被反复警告,不要逃走,不能怀孕。

这些女性显然背负着重担,知道她们的收入可能让一家人脱离贫困,但同时又意识到,这可能需要她们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

有一幕是苏克玛在镜头前崩溃落泪。她回忆起过去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出国经历,她在那里被告知不能在房子里祈祷,想要离开却又不能。不过,她很坚决地要去台湾,挣够钱来让父母能够去麦加。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苏克玛(左)和默丽(右)周一至周五住在培训中心。

中介机构对于他们的运作是不透明的,而且影片中还暗示,印尼和台湾两地都从移民劳工这里获取财政利益。有一幕,穆吉的中介公开地和她的雇主、安娜的女儿凯瑟琳(Catherine)讨论,要将她换掉有多容易。“印尼人比较听话,”中介笑着说,仿佛他们没把穆吉看在眼里。

穆吉说,她现在和凯瑟琳的关系很好,但是一开始一度是很难相处的,穆吉还想过离开。

穆吉的日常工作很艰巨,从清晨工作到很晚,而且在台湾法律之下,家庭佣工没有权利要求任何加班费。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看到她有一些宝贵的时间,去地下商场和其他印尼佣工进行社交,吃印尼菜。

影片还触及了台湾如何有机会成为其中一些女性争取权益的地方。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完成培训四星期后,苏克玛被挑选出国,去台湾。

35岁的塔丽在台湾西南部一家护理院里做护士,她在那里的基本薪水是每年740美元,比家庭佣工要多。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工作……但是在台湾,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有可能做到的,取决于我们怎样把握自己,”她在影片里说。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在香港,大多数印佣的工作都是照顾家中长者。

她很年轻就因为怀孕而要结婚,她说这一点令她的家人很失望,但是在台湾,她能够在一家社区大学里学习传播学,希望这能够让家人骄傲。

“我记得我的父亲说,你的知识会让你更受尊重,而不是你的财富,”她说。

她会一直呆到半夜,室友都睡着之后,她还在写小说,并且发表在台湾的印尼语媒体上。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塔丽在台湾的工余时间就是学习与人沟通。

塔丽说,她希望这部影片“能够启发很多人,因为有很多移民劳工在海外表现出众,为国家和民族争光”。

在说到和雇主凯瑟琳一起看这部影片时,穆吉紧张地笑了。

“我看的时候是悲伤和快乐交集。我觉得自豪,想到我有多想念孩子和离开他们有多痛苦,我又觉得伤心,”她说。现在,她已经离家三年。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为了养家,穆吉将自己8岁和5岁的两个孩子留在了印尼。

但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她希望电影会帮助减小对移民劳工的偏见。

“一些印尼人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是想找一个外国男人,或者不想负家庭的责任。但是在电影里,你能够看到,我们在国外真的很努力工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我希望老板们从一开始就尊重我们,如果有些事情我们不知道,就给我们一点耐心。有些老板还会试图性骚扰我们。我们是人——尊重我们,”她说。

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凯瑟琳哭了,并且拥抱了穆吉。

为了营造这样的互动和引出这些对话,幕后的团队先是做了一个倡议,邀请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作为家庭佣工的经历。

制片人尼克·卡尔帕克迪安开始反思自己。

“我很快就了解到,如果我要安心让一个人照顾我的小孩,那我就不能只是把她们看作是‘仆人’,”他说。

“雇主和雇员的关系是一直在的,但是这并一定要主导我们营造出来的人性互动。”

图片版权
Help is on the way

Image caption

穆吉用轮椅推着安娜过马路。

穆吉正打算续三年约。在这之后,她说就想短暂休息一下,花点时间和她的孩子在一起,然后再出国工作。

“孩子们仍然需要我打工,”她坦白地说。

她希望让他们有多一些选择。

“我不希望他们走我的路。我希望他们能在印尼找到好工作,不用像我一样漂在外面,远离家人。你打电话聊天是不一样,我很牵挂他们,”她说。

*《助守在异乡》(Help is on the way)可在印尼地区的Go Play、GoJek等串流服务上点播,亦在台湾公共电视台PTS上播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