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K陽性和ALK/EGFR雙突變肺腺癌的瘤內異質性


ALK陽性和ALK/EGFR雙突變肺腺癌的瘤內異質性

2021-02-24 JCO腫瘤論壇

Weijing Cai, Dongmei Lin, Chunyan Wu, Xuefei Li, Chao Zhao, Limou Zheng, Shannon Chuai, Ke Fei, Caicun Zhou, and Fred R. Hirsch

摘要

目的:腫瘤基因型異質性對臨牀治療策略的選擇和靶向治療的耐藥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本研究旨在探討瘤內異質性對ALK 基因重排陽性的肺腺癌在遺傳和病理特徵的潛在影響。

方法:我們選取629例肺腺癌患者,利用雷射捕獲顯微切割技術在不同的肺腺癌亞型中獲取不同區域的腫瘤細胞亞羣,檢測ALK 的融合和EGFR 的突變。研究ALK 重排陽性、EGFR 突變陽性和ALK/EGFR 雙突變肺腺癌瘤內基因型異質性和組織學異質性的關係,並比較在同一原發腫瘤中不同的腫瘤細胞亞羣之間的致癌基因的驅動表型。

結果:629例中國肺腺癌患者中,30例(4.8%)有ALK 融合陽性,364例(57.9%)有EGFR 突變陽性,2例患者共存ALK 融合和EGFR 突變。採用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檢測出9例ALK 融合陽性患者中的瘤內異質性。在2例ALK/EGFR 雙突變的患者,不管是相同的生長方式還是不同的生長方式中都存在腫瘤基因型異質性。ALK 和EGFR 變化的相對豐度在同一捕獲區域也不相同。擴大組織樣本量至900例的統計分析數據顯示,ALK 融合和微乳頭狀病理類型呈正相關(P=0.002),而與伏壁樣生長呈負相關(P=0.008),但這結論在629例肺腺癌樣本中更常見於腺泡病理類型。

結論:本研究證實,在單基因驅動和雙基因突變的肺腺癌中共存腫瘤基因型異質性和組織學異質性。同一腫瘤的不同區域亞克隆細胞的致癌基因驅動表型是不同的。

引言

腫瘤異質性是目前腫瘤研究領域的熱點,它對明確診斷和個體化治療提出了一系列挑戰。形態學異質性一直以來是公認的奠定許多腫瘤預後分級分類系統的基礎。近年來,研究證實遺傳異質性存在很多腫瘤中,例如乳腺癌、白血病、腎癌、髓母細胞瘤、非小細胞肺癌(NSCLC)1-5。隨著基因檢測技術的發展,證實腫瘤基因型異質性不僅存在罹患同一組織學類型腫瘤的不同個體中,而且同一腫瘤的原發病竈和轉移病竈中3,6,甚至存在於同一腫瘤病竈取材活檢樣本的不同區域中7,8。針對大多數晚期NSCLC的臨牀治療策略主要取決於從原發或轉移部位的取材活檢的結果,而從一次的腫瘤活檢標本無法準確描述和評估腫瘤基因組3,因此腫瘤基因型異質性是肺癌研究領域的關注焦點。

在克隆進化模型中,遺傳多樣性通過腫瘤分支進化生長可能存在於原發腫瘤的不同區域7,8。肺腺癌具有高度的形態學異質性9,在同一原發病竈的不同區域存在腫瘤異質性,但與其組織學異質性的相關性仍不清楚。儘管肺腺癌ALK 基因重排的病理特徵在以往的研究中有報導10-16,但並沒有意識到腫瘤基因型異質性和組織形態學異質性的潛在關係和相互影響,因而這些研究並未取得預期的結果。本研究應用雷射捕獲顯微切割(LCM)技術捕獲相同生長模式下的純腫瘤細胞,分析900例肺腺癌中ALK 基因融合與病理特徵的相關性,確保在大樣本的範圍內涵蓋肺腺癌病理組織學亞型的異質性。

基於主幹分支克隆進化的假說,主幹中的遺傳變異是普遍存在的,而分支的遺傳變異也是多種多樣的17。具有雙重致癌驅動基因的腫瘤,是一個基因驅動還是兩個基因驅動還未知。本研究採用LCM技術根據腺癌的亞型區分細胞的亞羣,分別檢測ALK 基因融合突變和EGFR 基因突變,探討腫瘤異質性的潛在機制,爲雙突變的肺腺癌患者選擇靶向聯合治療提供一些證據。

方法

入組患者和組織標本

選取2004~2010年期間在上海肺科醫院行外科手術的患者,經福馬林固定石蠟包埋(FFPE)組織切片,經病理證實爲原發性肺腺癌。病理診斷和TNM分期按照2011年肺腺癌IASIC(國際肺癌研究協會)/ATS(美國胸科學會)/ERS(歐洲呼吸學會)國際多學科分類的標準。所有的組織切片經兩位病理專家再次覆核確定病理類型。

這項研究是由上海肺科醫院的機構審查委員會批准的,納入標準見附錄(僅在線)。

阿爾克融合和表皮生長因子突變的檢測

所有患者的樣本使用EGFR 基因29種突變檢測試劑盒通過突變阻滯擴增系統(ARMS)檢測EGFR 基因狀態,使用EML4-ALK 融合基因檢測試劑盒用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技術檢測ALK 基因狀態(試劑盒由中國廈門艾德生物醫藥公司生產提供)。擴增β蛋白確保RNA的提取質量,應用EML4-ALK 融合基因檢測試劑盒檢測ALK 融合變異的結果在附表1中(僅在線)。所有的ALK 融合陽性或EGFR 突變陽性的標本用直接測序驗證,詳細的方法在以往的研究中已做描述18-20。雷射捕獲顯微切割技術ALK 融合基因陽性肺腺癌患者(2010年手術切除)的組織切片用蘇木精-伊紅染色,顯微切割系統(美國Arcturus Engineering公司)在顯微鏡下從組織切片分離純化目標細胞亞羣,ALK 陽性的標準根據2011年肺腺癌IASIC/ ATS/ERS國際多學科分類。採用顯微切割技術,同一標本每一個腺癌亞型區域內捕獲1~4個區域的純腫瘤細胞(捕獲區域的多少取決於腫瘤細胞數量的多少)。用試劑盒提取ALK 陽性肺腺癌樣本的總的RNA和DNA, 選定區域檢測ALK 融合和EGFR 突變,如果需要可聯合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RT-PCR)。此外,從EGFR 突變的患者中隨機抽取20例組織標本,根據肺腺癌的病理組織亞型進行顯微切割,對於存在ALK 重排瘤內異質性的標本再行4 μm切片,對捕獲的目標DNA進行靶向測序。靶向DNA測序對患者可獲得的DNA樣本進行靶向DNA測序。靶向DNA測序是採用捕獲的靶向測序技術分析基因組基因(技術由中國廣州Burning Rock公司提供)。271kb大小的基因區域,包括47個基因的所有的外顯子和選定檢測易位事件的3個基因內含子,用120個鹼基對長度的捕獲探針進行測序。採用量子比特的DNA檢測以確保基因組DNA的樣本大於40 ng/ml濃度。選取200~400 bp大小的片段,與捕獲探針雜交,選擇性與磁珠混合,然後進行PCR擴增,採用高靈敏度的DNA檢測分析儀進行評估,雙端讀取測序並檢索。序列的數據用BWA校準器與人類基因組(hg19)進行比對,對局部線條採用GATK3.2進行優化變異分析。使用Tophat2和Factera1.4.3進行基因易位分析21。螢光原位雜交和免疫組織化學通過RT-PCR證實存在瘤內異質性的樣本,組織再切片進行螢光原位雜交(FISH)和免疫組織化學(IHC)檢測。參照說明書用FISH分離探針試劑盒檢測ALK 融合基因的表達。FISH分離探針檢測到大於15%的腫瘤細胞(累加100個細胞中)存在分離信號則判斷爲ALK 陽性。用羅氏/VENTANA 研發的ALK(D5F3) IHC檢測系統,通過稀釋的兔單克隆ALK 抗體(D5F3),DAB免疫組化檢測試劑盒和OptiView擴增試劑盒,在BenchMark系列全自動免疫組化機完成ALK重組蛋白檢測,具體的檢測流程參考Wynes等的研究22。每個樣本設有陽性對照和陰性對照,存在陽性染色的腫瘤細胞被判定爲ALK 融合陽性。統計學分析分兩個部分進行統計分析,一部分是629例入組的肺腺癌患者,另一部分是分析629例患者的900份石蠟包埋(FFPE)腺癌組織切片。所有的腺癌成分的定量診斷標準爲大於5%的腫瘤細胞。對2010年的手術組織標本進一步分析,每一種腺癌亞型區域作爲一個觀察單位。用卡方檢驗或Fish精確檢驗比較分類變量繪製生存曲線圖,通過Kaplan-Meier法計算中位生存期。P 值界定爲小於0.05,所有的數據採用SPSS 17.0統計軟體包處理。

結論

ALK/EGFR雙突變肺腺癌的腫瘤基因型異質性在20 例ALK 陽性的患者中,有2例同時存在ALK 融合和EGFR 突變。有1例患者(如圖1所示)存在ALK /EGFR 雙突變,但ALK 融合陽性並不是在所有腫瘤細胞中都與EGFR 突變共存。圖1所示,在C區和D區微乳頭狀亞型的腫瘤細胞ALK 融合陽性和EGFR 突變陽性。有趣的是,A區獲取的腫瘤細胞表達ALK 融合陰性,EGFR 突變陽性,B區細胞則ALK /EGFR 雙陰性。我們已證實ALK /EGFR 雙突變肺腺癌存在瘤內異質性,隨即再行石蠟切片進行靶向DNA測序,儘管再切片會改變腫瘤的組織形態學,與原來區域的腫瘤細胞不同,但是我們還是觀察到類似的結果。正如圖2 所示,C區的腫瘤細胞呈ALK 和EGFR 突變雙陽性,在同一個解剖區域的ALK 融合和EGFR 突變的相對豐度分別爲42.6%和24.6%(見圖2A)。換個說法就是,這個解剖區域的有些腫瘤細胞只表達EML4-ALK 致癌基因驅動表型(見圖2B)。除了ALK /EGFR 雙突變區,B區的EML4-ALK 融合突變的豐度只有14%,因此不易用基因檢測方法檢出。B區的腫瘤細胞EGFR 突變位點是R832H,並且具有相對較高的44.8%的豐度,而不是L858R位點。這些研究結果表明,這個區域的一些腫瘤細胞對EML4-ALK 融合和EGFR L858R均呈陰性表達(見圖2B)。

對ALK /EGFR 雙突變的其他樣本,包括乳頭狀區和鱗屑區都呈EGFR 陽性表達,只有H區(乳頭狀區)還呈ALK 陽性表達(見圖1),但剩下的組織已經不夠再行靶基因測序檢測。

阿爾克基因重排肺腺癌的腫瘤基因型異質性在20隨機選取的ALK 陽性患者中,9例患者的腫瘤組織石蠟包埋切片經RT-PCR檢測有ALK 基因陰性的區域(見表1)。這9例患者再切片行螢光原位雜交和免疫組織化學檢測證實存在ALK 重排基因的瘤內異質性,儘管三種檢測方法的陽性區域未完全匹配(附錄圖A2,僅在線)。我們又對其中的2名患者進行靶向DNA測序,進一步證實了瘤內異質性的存在。如圖3所示,R1和R3區域ALK 融合陽性(E6;A20),但是相對的豐度分別爲9.2%和60.2%。但是同一樣本的R2區域則呈E6;A20位點陰性。類似的結果也出現在其他區域,R5區域在E13;A20位點呈陽性,而R4區域則爲陰性。此外R6區的腫瘤細胞突變位點RP11-541P9.3,相對豐度爲23.4%,而不是E13;A20位點(見圖3)。

EGFR突變肺腺癌的腫瘤基因型異質性

在20 例EGFR 陽性的患者中隨機選取5例,進行突變阻滯擴增系統檢測(ARMS),證實存在瘤內異質性。EGFR 突變的異質性不僅存在於不同的腺癌病理亞型中,還存在同一腺癌組織標本的不同區域中(附錄表A3,僅在線)。900例腺癌樣本的統計匯總分析

2010年行手術治療的629例患者中,對408例患者的標本做了進一步擴展的統計分析。其中有20例患者EML4-ALK 基因融合陽性,從這20例患者獲取定量診斷腺癌的石蠟切片標本共計45例,34例標本ALK 基因陽性,11例ALK 基因陰性。有9例患者的標本證實存在ALK 基因的瘤內異質性。從統計結果看,ALK 陽性在粘液分泌型腺癌中更常見(P<0.001)。儘管ALK 基因表型與腺泡亞型未見明確相關性,但ALK 陽性與微乳頭狀亞型呈正相關,和伏壁樣生長呈負相關(見表2)。629例患者的組織病理學類型和ALK 融合/EGFR 突變的基因表型均列在表3。腺癌各組病理亞型之間的總生存無差異(P=0.075,附錄圖A3,僅在線)

討論

以往的研究已經證實肺腺癌無論是分子分型還是病理亞型均存在瘤內異質性,但很少有研究進一步探討兩者的相關性。我們研究了肺腺癌瘤內基因型異質性和病理組織學異質性的關係,以及對臨牀病理特徵的影響,探討肺腺癌分子分型和組織學亞型的潛在相關性。令人驚奇的是,我們的研究證實了肺腺癌瘤內異質性的存在,與不同的驅動基因表型相關。只有2例患者存在ALK 融合與EGFR 突變並存,發生率僅爲0.3%。由於無法確定EGFR 突變和ALK 融合是共存同一腫瘤細胞還是不同腫瘤細胞,我們應用LCM分離相同生長方式和不同生長方式的純腫瘤細胞亞羣。用相同的方法,我們發現在所有的腫瘤細胞中,ALK 融合與EGFR 突變並不同時並存。在2例ALK/EGFR 雙突變的患者腫瘤細胞中檢測到隱藏的致癌驅動基因。應用PT-PCR和ARMS檢測腺泡亞型中ALK/EGFR 雙陰性,爲了排除還可能存在第三種癌基因,又對捕獲的細胞進行靶向測序檢測。我們的研究結果無法確定是否有第三種癌基因,但是觀察到腫瘤不同區域的驅動基因的表型是不同的。在同一腫瘤中,兩個突變基因的相對豐度是不同的,提示肺腺癌的腫瘤細胞中可能存在一個或者兩個甚至沒有驅動基因,這些情況都有可能(見圖2B)。因此可以推測,在原發竈的所有腫瘤細胞中的致癌驅動基因的表型是不一樣的,這很可能是存在瘤內基因型異質性的原因23。楊等的研究結果顯示,ALK 融合蛋白和EGFR 突變蛋白可在同一腫瘤細胞中共存,他們結論的源於檢測連續切片的基因蛋白表達,而不是石蠟切片的同一切面。因此他們觀察的並不是同一腫瘤細胞,而是幾個相鄰腫瘤細胞,而且他們發現在雙突變ALK /EGFR 腫瘤中,還存在磷酸化EGFR和磷酸化ALK蛋白表達水平的不同,這也提示雙突變驅動基因並不是共存於所有的腫瘤細胞中23。

我們的研究中,首先已經充分全面熟知所有肺腺癌標本的組織形態學的異質性,應用LCM獲取同一腺癌亞型區域的腫瘤細胞,發現他們的分子特徵並不相同,在2例ALK/EGFR 雙突變的患者中尤爲明顯。選定相同生長模式的區域檢測出不同狀態的EGFR 和ALK 基因,又用靶向測序技術得到類似的結果。Tom等24發現EGFR 突變的瘤內異質性與混合型肺腺癌的組織學亞型分布相關,但我們的研究結果證實在肺腺癌相同的組織學亞型中也存在瘤內異質性。因此我們推測,肺腺癌克隆的進化發展不單單是組織學的異質性,而很可能是導致分子異質性的主要原因。

對肺腺癌ALK 重排和ALK/EGFR 雙突變瘤內異質性的研究結果可以比喻爲達爾文進化動力學和由此產生的複雜的克隆構型。以前的研究結果把相當一部分惡性腫瘤貼上了多克隆的標籤25。Chiari等26報導一例對TKI耐藥後,依然長時間對克唑替尼有效的病例,有趣的是,這個患者2004年活檢標本證實EGFR 的L858R突變,但是到了2009年再次取材活檢的標本變成ALK 易位陽性和EGFR 野生型。作者推斷在患者初始診斷時,腫瘤在不同的亞克隆細胞中隱藏了雙重改變致癌驅動基因,而TKI的治療選擇性激發ALK 重排的克隆26。當然檢測方法的敏感性會影響對驅動基因狀態的判斷,通過培養原代細胞系進一步探討克唑替尼耐藥的機制,該研究揭示了像KRAS 、EGFR 之類的替補致癌驅動基因存在於不同的亞羣細胞,但沒有ALK 基因重排27。對TKI的耐藥在癌症治療中既是已知的,更是未知,所選的治療方案可能會增加腫瘤基因型的異質性,這很可能也是對TKI耐藥的主要原因28。克隆進化的複雜動力學可以產生獨特和不可預測的亞克隆構型,可以存在空間和時間上的異質性29,30。腫瘤羣體可能起源於不同亞克隆,在腫瘤的發生發展中不斷演變,而不是僅僅呈線性方式生長,從而導致同一腫瘤內不同區域驅動基因表型的不同,更有助於腫瘤基因型異質性的發展30。我們的研究爲雙驅動致癌基因的肺腺癌選擇不同的治療方案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如果在同一原發腫瘤的致癌驅動基因並不相同,那選擇雙重靶向抑制劑治療並不是沒有道理。此外,基於對肺腺癌病理亞型的分析無法充分和準確的判斷ALK 基因重排的表型。在我們的研究中,只有18.4 %的患者(116/629)顯示出單一生長模式,而80%到90%手術切除的肺腺癌表現出不止一個的生長模式9。因此我們擴大範圍,對900例肺腺癌組織切片進行擴展的統計學分析,結果顯示ALK 融合突變在微乳頭狀生長中更常見,而伏壁樣生長中少見。鑑於ALK 融合基因瘤內異質性對組織學特性的潛在影響因素,尤其是肺腺癌包含了很多的病理亞型,因此關係比看起來更加複雜。總之,儘管肺腺癌分子特性和組織病理特性均存在瘤內異質性,但是兩者的相關性似乎對臨牀的診斷和治療意義不大。我們的研究也觀察到ALK/EGFR 雙突變基因的樣本也存在瘤內異質性,在肺腺癌中應該認真看待致癌驅動基因的瘤內異質性,因爲他們會阻礙準確的診斷和最佳治療策略的選擇。還需要深入的研究探討可能的機制。

作者對潛在衝突的披露

作者提供的披露信息可在www.jco.org上隨本文獲得。

作者貢獻

構思和設計: Weijing Cai, Dongmei Lin, Caicun Zhou, Fred R. Hirsch數據收集與整理: Weijing Cai,Dongmei Lin, Chunyan Wu, Xuefei Li, Chao Zhao, Limou Zheng, Shannon Chuai,Caicun Zhou, Fred R. Hirsch數據分析與解釋: Weijing Cai, KeFei, Caicun Zhou, Fred R. Hirsch手稿寫作: 所有作者最終批准稿件: 所有作者

參考

1. Geyer FC,Weigert B,NatrajanR等人:分子分析揭示了化生性乳腺癌的表型多樣性的遺傳基礎。 J Pathol 220:562-573,20102。Anderson K,Lutz C,van Delft FW等人:克隆結構的遺傳變異和正在傳播的白血病細胞。 Nature 469:356-361,20113。Gerlinger M,Rowan AJ,Horswell S等人:多區域測序揭示了腫瘤內異質性和分支進化。 N Engl J Med 366:883-892,20124. Wu X,Northcott PA,Dubuc A,et al:克隆選擇驅動轉移性髓母細胞瘤的遺傳分化。自然482:529-533,20125.白H,王Z,陳K,等:化療對非小細胞肺癌患者EGFR突變狀態的影響。 J Clin Oncol 30:3077-3083,20126. Ding L,Ellis MJ,Li S,et al:基因組重塑在基底樣乳腺癌轉移和異種移植中。 Nature 464:999-1005,20107。Navin N,Krasnitz A,RodgersL等人:從基因組異質性推斷腫瘤進展。 Genome Res20:68-80,20108。Navin N,Kendall J,Troge J,等:通過單細胞測序推斷的腫瘤進化。 自然472:90-94,20119。 Shimosato Y:肺和胸膜腫瘤的組織學分型(第3版,1999年):惡性上皮腫瘤 [in Japanese]。 Nihon Rinsho 60:123-131,2002(suppl 5)10。 Inamura K,Takeuchi K,Togashi Y等人:EML4-ALK融合與一部分肺癌的組織學特徵有關。 J Thorac Oncol 3:13-17,200811。Rodig SJ,Mino-Kenudson M,Dacic S等人:獨特的臨床病理特徵是ALK重排的肺腺癌的特徵。 Clin Cancer Res 15:5216-5223,200912。 Shaw AT,Yeap BY,Mino-Kenudson M等人:攜帶EML4-ALK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臨床特徵和預後。 J Clin Oncol 27:4247-4253,200913。Jokoji R,Yamasaki T,Minami S等:形態學特徵分析和免疫組織化學的結合可用於篩查EML4-ALK陽性肺腺癌。 J Clin Pathol 63:1066-1070,201014。Takahashi T,Sonobe M,Kobayashi M等:具有EML4-ALK融合基因的非小細胞肺癌的臨床病理特徵。 Ann Surg Oncol17:889-897,201015. Yoshida A,Tsuta K,NakamuraH等:ALK重排肺癌的綜合組織學分析。AmJ Surg Pathol 35:1226-1234,201116.潘Y,張Zhang,李Y等人:1,139例肺腺癌中的ALK,ROS1和RET融合:對常見和融合模式特異性臨床病理,組織學和細胞學特徵的全面研究。 Lung Cancer 84:121-126,201417。YapTA,Gerlinger M,Futreal PA等人:腫瘤內異質性:為樹木找樹木。 Sci Transl Med 4:127ps10,201218。Cai W,Su C,Li X等:KIF5B-RET融合在中國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的應用。 Cancer119:1486-1494,201319。Cai W,Li X,Su C等:中國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ROS1融合蛋白。 Ann Oncol24:1822-1827,201320。Cai W,Li W,Ren S等:肺腺癌中涉及ROS1的兩個不同融合伴侶的三個變異體(包括ROS1融合體的新變異體)的共存:一個病例報告。 J Thorac Oncol 9:e43-e46,201421。Frampton GM,Fichtenholtz A,Otto GA等人:基於大規模平行DNA測序的臨床癌症基因組譜分析測試的開發和驗證。 Nat Biotechnol31:1023-1031,201322。Wynes MW,Sholl LM,Dietel M等人:使用ALK IHC抗體D5F3和靈敏檢測試劑盒的國際解釋研究表明,ALK IHC和ALK FISH以及評估人員之間具有高度一致性。 J Thorac Oncol 9:631-638,201423。Yang JJ,Zhang XC,Su J等人:伴隨EGFR突變和ALK重排的肺癌:對EGFR-TKI和crizotinib的不同反應與多種受體磷酸化有關。 Clin Cancer Res 20:1383-1392,201424。Tomonaga N,Nakamura Y,Yamaguchi H等人:混合型肺腺癌中EGFR突變的腫瘤內異質性分析。 臨床肺癌14:521-526,201325。Govindan R,Ding L,Griffith M等人:吸煙者和從未吸煙者中非小細胞肺癌的基因組格局。 細胞150:1121-1134,201226。Chiari R,Duranti S,Ludovini V等:同時攜帶錶皮生長因子受體突變和EML4-ALK融合基因的肺腺癌對吉非替尼和克唑替尼的長期反應。 J Clin Oncol 32:e30-e32,201427。Doebele RC,Pilling AB,Aisner DL等人:ALK基因重排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對克唑替尼的耐藥機制。 Clin Cancer Res 18:1472-1482,201228。Bourzac K:生物學:三個已知的未知數。 Nature 509:S69-S671,201429。Greaves M,Maley CC:癌症的克隆進化。 Nature 481:306-313,201230。Marusyk A,Almendro V,Polyak K:腫瘤內異質性:癌症的鏡子嗎? Nat Rev Cancer 12:323-334,2012J Clin Oncol 33:3701-3709。 ©2015,美國臨床腫瘤學會

(本刊負責人:梁軍;審校:劉喆;翻譯:董超,昆明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雲南省腫瘤醫院)

下載JCO腫瘤論壇APP!

閱讀更多JCO中文版文章!

了解腫瘤臨牀研究最新進展,

及國際國內臨牀腫瘤最新資訊!

隨時隨地聆聽國內權威專家獨到見解!

並能與專家直接交流!

1,搜索:蘋果手機在App Store,安卓手機可在360手機助手或豌豆莢應用市場,搜索「JCO腫瘤論壇」下載安裝。

2,掃描:掃描二維碼,然後點擊右上角更多選項中「在瀏覽器中打開」,即可下載「JCO腫瘤論壇」APP。

點擊閱讀原文,下一篇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