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慘打工人李子柒向合作公司宣戰:一紙訴狀對簿公堂,停更超3個月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李馨婷 塗夢瑩

李子柒和曾經的合作公司“撕破了臉”。

10月26日天眼查資訊,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子柒文化”)正式起訴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微念”)、劉同明,經辦法院為四川省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這是李子柒繼8月30日在社交平臺上透露自己報警之後,第二次對外使用法律手段。此前,李子柒在社交平臺上曾釋出“資本真的是好手段”、“大清早報了警”等內容,先後登上熱搜,關於李子柒與杭州微念產生矛盾糾紛的猜測便甚囂塵上,傳了近兩個月。


有看法認為,李子柒與杭州微念或許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的矛盾,更有網友將李子柒稱為“最慘打工人”。

如今,一紙訴狀算是正式宣戰了。

昔日合作伙伴為何對簿公堂?10月26日,時代週報記者先後聯絡杭州微念與李子柒,截至發稿均未獲得迴應。

停更3個月引發猜測

據杭州微念官方公眾號,公司最近一條關於李子柒的內容釋出於7月7日,並將李子柒稱為微念珍視的合作伙伴。

7月14日,李子柒在微博釋出視訊《柴米油鹽醬醋茶完結篇》,記錄鹽製作過程。在評論區,她講述了拍攝初衷,並與粉絲互動抽獎,一切如常。但此後,李子柒一直就沒有再更新視訊。

停更超過三個月,李子柒這一舉動反常。

延伸閱讀  2021年不平凡!今年有60年一遇寒冬?分析:拉尼娜重現或推動變冷

8月26日,李子柒助理髮布微博稱,停更是因為李子柒近年埋頭做內容忽略了很多現實問題,需要整理清楚,同時在花更多時間學習各種學問與手藝。

8月29日深夜,李子柒在綠洲釋出內容“半夜被噁心到了,這麼快就按耐不住了麼”,同時在評論區回覆網友“資本真的是好手段”,但上述內容隨後很快被刪除。

8月30日,李子柒再次在綠洲釋出內容“大清早報個警”,李子柒報警的話題隨後衝上微博熱搜榜。

對報警原因,李子柒始終未予以迴應。

9月13日,李子柒助理再度釋出微博稱,李子柒最近在整理與第三方公司的問題,並對網上“李子柒團隊被李亞鵬挖走”的傳言進行澄清。

鑑於上述情況,外界紛紛猜測李子柒與杭州微念產生分歧。不過,雙方均未迴應傳言。

停更至今,李子柒每天都通過綠洲更新動態,但內容只是分享生活。與此同時,李子柒在媒體上的曝光次數明顯增多。

9月23日,李子柒以“四川農耕文化形象大使”的身份出現在中國農民豐收節德陽現場;10月12日,李子柒出席太湖世界文化論壇。據已釋出的活動預告,李子柒還將於10月30日參加山東青島的微博超級紅人節。

值得一提的是,9月28日,李子柒在停更後首次接受了新華社採訪,表示從拍攝視訊至今,釋出的所有內容都是由她個人主導與構思。

10月22日,李子柒登上央視節目《魯健訪談》,並表示停更是因為正在學習更多手工藝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同時,李子柒明確表示,不願意過度商業化。

李子柒商業版圖

從2016 年開始,李子柒以拍攝田園牧歌式的美食製作視訊打響名氣,走紅海內外。藉助巨大的粉絲流量,李子柒自帶的品牌流量和影響力不亞於娛樂明星。

延伸閱讀  專訪百度集團副總裁袁佛玉:科技創新對普惠金融發揮“乘數效應”

李子柒商業版圖與個人IP也緊密關聯。天眼查顯示,李子柒(李佳佳)旗下控股公司僅有子柒文化、上海沉香裡創意策劃工作室兩家(下稱“沉香裡工作室”)。其中,李子柒持股子柒文化49%,持股沉香裡工作室100%。

今年7月,杭州微念在官方公眾號透露,微念與李子柒在2016年展開合作,最初主要為微博資源推廣。直到2017年7月,李子柒與杭州微念更換合作模式,合約模式轉合資公司模式,共同成立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籌備李子柒品牌。

目前,註冊資本100萬元的子柒文化僅有兩個股東,微念持股51%,李子柒為法定代表人及執行董事。

雖然李子柒與微念攜手運營相關李子柒品牌,但李子柒並未持股杭州微念。天眼查資料顯示,成立於2013年的微念,股東超過20名。其中,劉同明為第一大股東,持股約19.45%,是微念創始人、法定代表人,同時也是子柒文化監事。

微念已完成7輪融資,包括華映資本、琢石資本、辰海資本眾多知名投資機構參與其中。2021年7月,微唸完成最新一輪的戰略融資,位元組跳動成為新的投資方。

李子柒品牌IP的運營歸屬卻並不清晰。

時代週報記者查詢瞭解到,子柒文化與微唸的註冊商標均包含“李子柒”在內的相關商標申請;但與李子柒品牌相關的內容平臺賬號,如“李子柒”微信公眾號等,則多數在子柒文化的運營;李子柒品牌天貓、京東旗艦店的電商平臺運營方則是杭州微念。

生產李子柒品牌螺螄粉的廣西興柳食品有限公司,杭州微念持股70%,李子柒不是股東。

李子柒的商業價值不言而喻。據媒體報道,2018年8月,李子柒同名天貓店鋪正式開業。僅上線6天,這家只有5款產品的店銷售額就突破千萬元;2019年,店鋪銷售額近5億元。此前,一家螺螄粉企業跟李子柒合作,聯名款螺螄粉3天賣出500萬包。

此次子柒文化狀告杭州微念,有市場人士猜測,李子柒或是想撤銷微念使用“李子柒”商標的授權協議。10月26日, 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陳元律師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表示,以授權協議層面,如果是李子柒本人自願簽字,而且仍在協議約定的期限內,李子柒及子柒文化便無法申請協議無效或要求撤銷,協議仍然有效。

“但如果協議在履行過程中,微念沒有按授權協議支付費用,那麼,子柒文化可以請求解除該協議。”陳元表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