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敖魯古雅




自然地理和歷史沿革

17世紀中葉,使鹿鄂溫克人從俄羅斯貝加爾湖流域的列拿河一帶遊獵到額爾古納河流域,一直在大興安嶺密林中游獵遷徙、放養馴鹿。他們在漫長的生產生活中創造了獨樹一幟的使鹿文化。

1965年,“使鹿部”鄂溫克獵民在敖魯古雅河畔實現了定居。2003年,中國最後的“狩獵部落”生態移民,將世人的目光引向了——根河市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

在這裡,人與自然的和諧、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結合得到完美的詮釋。


敖魯古雅鄂溫克族

姓氏

延伸閱讀  孔子故里山東曲阜漸成旅遊“網紅”聚集地

使鹿鄂溫克人有四大姓氏,分別是:布利托天、固德林、索羅共和卡爾他昆。

鄂溫克獵民,在列拿河流域時期總共有12個姓氏,來到額爾古納河流域的僅是其中的四個姓氏,即布利托天姓氏,卡爾他昆姓氏、索羅共姓氏和給力克姓氏。之後又從列拿河流域遷來索羅託斯姓氏。布利托天姓氏和卡爾他昆姓氏是從卡勒塔基爾分化出來的。後來又從布利托天姓氏中分化出固德林姓氏,從索羅共姓氏中分化出瑪嘎羅夫、特吉孟、恩快衣、索木孫等四個分支。索羅共姓氏是鄂溫克獵民中比較大的姓氏。

敖魯古雅鄂溫克族

狩獵文化

狩獵是人類歷史上最悠久的生存方式,敖魯古雅鄂溫克族狩獵工具有獵槍、背夾、鹿哨、滑雪板、獵刀和樺樹皮船等。馴鹿和獵狗是敖魯古雅鄂溫克獵民的親密夥伴。為適應遊獵生活,敖魯古雅鄂溫克人住的屋子是便於搭蓋的“撮羅子”。相距50至100公里就有幾個家庭組成的“撮羅子”群,他們一般是由同一氏族的若干個體家庭組成的大家庭,鄂溫克語稱為“烏力愣”。他們習慣在樹上搭建倉庫,鄂溫克語稱為“靠老寶”,這是不隨獵人搬遷的高腳倉庫,任何從此經過的人如果需要都可以取用“靠老寶”裡的物品。

來源:敖魯古雅旅遊

延伸閱讀  突發!北京民宿全部下架,背後的真相讓人震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