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粉與《沙丘》,相愛相殺


作者 / 小藕

一波新片上映,上週末電影市場的票房迎來了一波熱度提升,燈塔專業版資料顯示,10月22日-10月24日三日的週末票房累計4.4億。國慶檔冠軍《長津湖》依舊穩穩領跑,拿下三天的票房小冠軍,由丹尼斯·維倫紐瓦導演,有張震加盟的科幻電影《沙丘》也收穫了不小的熱度。

作為國內票房上週亞軍,在中國市場的發力下,中美同步上映的《沙丘》以全球2.2億美元票房拿下了全球票房冠軍。根據北美票房統計網站“boxofficemojo.com”的資料顯示,《沙丘》的製作預算高達1.65億美元,另據《好萊塢報道》訊息,《沙丘》擊敗了《哥斯拉大戰金剛》(Godzilla vs. Kong),創造了華納兄弟今年以來的最高週末票房紀錄。


當沙漠行星的太空史詩從1965年的文字穿越而來,從宇宙重回地球,對熱愛太空歌劇的星戰迷來說,《沙丘》在今天上映的意義可能更大。而由星戰迷等科幻愛好者散發出的能量,從社交媒體出發,讓《沙丘》最終輻射到更廣的地方。

太空歌劇間的互文

1965年,美國作家弗蘭克·赫伯特出版了《沙丘》第一部,一直到1985年,《沙丘》本傳小說第六部才全部出版完成。作為首部同時獲得星雲獎與雨果獎的雙料科幻小說大獎的作品,《沙丘》小說引進國內時間非常晚,一直到2013年,《沙丘》後三部小說仍舊只有英文原版。在國內,大概只有硬核的科幻迷才拜讀過原著。

但是,與《基地》、《海伯利安》等科幻鉅作一同列為“科幻迷一生必讀的經典小說”書單上的頭幾號,《沙丘》仍舊在科幻圈子中有著不小的知名度。

延伸閱讀  《甄嬛傳》中,皇上為何會如此迷戀不愛他的葉瀾依?

由於拓寬了傳統科幻的敘事模式,將奇幻史詩的“王子復仇記”、“亡國史詩”這類經典的敘事模式與政治隱喻加入到小說中,《沙丘》作為太空歌劇類科幻小說流派的經典作品,在世界上有著深遠的文化影響力。


世界上最著名的,受《沙丘》影響的大IP就是《星球大戰》了。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戰》電影開場:一顆沙漠行星,一位天賦異稟,準備帶領起義軍反抗邪惡帝國統治的正傳三部曲逐步登場。

同樣始於沙漠,同樣是帶有中東色彩的宇宙帝國,同樣是太空歌劇的知名代表。細挖劇情,還有更多相似的地方,第一代男主角向自家長輩發起了戰爭,改朝換代,建立了新的帝國,並且都有一個妹妹在之後的故事裡一度掌權,並直接或間接導致了第一代男主角的犧牲。

在《沙丘》了男主角保羅為了推翻妹妹暴政遇害,《星球大戰》中男主角盧克的妹妹在外傳中擔任國家元首,正傳中則是由盧克外甥實施了暴政,而他則在新一輪革命中犧牲。接下來的故事中,第一代落幕,誕生兄妹雙胞胎繼承人,哥哥繼承統治者身份,卻成為了“暴君”。

除了人物關係與劇情發展之外,兩部作品還有更多能對上的細節,比如沙漠中的巨大的怪物,能帶來預知能力、支援星際間航行的重要礦產“香料”,與提高人能力的“原力”,兩個宇宙中都存在的“宇航工會”。

隨著《星球大戰》IP在全球的長盛不衰與不斷衍生出的影視劇、電影、小說的不斷豐富,《星球大戰》自身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沙丘》電影中,扮演男主保羅父親的演員曾經參演過《星球大戰》。在《沙丘》電影中,他對保羅說:“我年輕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飛行員。”而《星球大戰》中,他扮演的角色正好是一個飛行員。

1977年《沙丘》作者弗蘭克·赫伯特在接受美媒採訪時,針對兩個作品的相似曾開玩笑的表示:“我努力剋制自己不要起訴。”

而在今天,將《沙丘》搬上大銀幕的導演在接受採訪時也不得不表示:“盧卡斯拍《星球大戰》時受到了《沙丘》的啟發,我拍《沙丘》時也不得不考慮《星球大戰》的影響。”

聞風而來的星戰粉

延伸閱讀  電視劇《遮天》葉凡穿越經費爆棚,黑皇可以真人化

隨著電影上映,更多之前相關的影視作品也被網友們翻了出來。驚歎大衛·林奇在78年對防護盾的想象,欣賞被戲稱為“一美”的詹姆斯·麥卡沃伊在2003年《沙丘之子》中驚人的美貌,原本因為漫威系列完結而逐漸冷卻的“歐美圈”又變得有人氣起來。

但聞風而來,在《沙丘》相關評論下有意無意安利《星球大戰》的星戰粉毫無疑問才是這樣場狂歡的主角。雖然更多的星戰粉走進電影院,是帶著彌補自己錯過1977年《星球大戰》開幕的遺憾,也有星戰粉直接將《沙丘》視為“代餐”。

作為星戰迷文化的一種,在一切相關或者不相關的內容下帶《星球大戰》的熱度,或者說是蹭熱度,是一大部分星戰粉最熱衷的事,作為國內並不算熱門的國際IP,星戰粉絲靠著獨特的“蹭熱度”方式賣安利。

社交媒體上的表情包、段子都是常用的手段,有些人會帶上#星戰今天蹭熱度了嗎#類似的話題來表明自己的星戰粉身份。

同樣在國內不夠熱門,憑藉兩部作品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絡,星戰粉成了安利《沙丘》的第一大主力。為了更方便網友快速理解狂歡的主題,星戰粉特意製作成了表情包,方便大家更塊理解星戰梗的同時,也讓大家能夠理解《沙丘》與《星球大戰》之間的關係。或是製作與《沙丘》相關的星戰表情包,參加這場狂歡。

實際上,這種蹭熱度打話題標籤的文化並不止《星球大戰》一家,在以往的“歐美圈”粉絲中也常用各種段子來互相引流,增加話題的討論度。而在國外的社交媒體文化中更是流行的一種,實際上星戰粉蹭熱速的“風俗”也正是來源自國外的星戰迷。

而《沙丘》上映之後,其他作品的愛好者互相取暖,“護蹭熱度”的行為,實際上也是在國內相對小眾的歐美粉絲圈之間抱團取暖的行為,神祕博士、指環王、星際迷航等歐美經典IP的粉絲同樣也會加入狂歡。

社交媒體的熱度最終反哺電影本身,根據燈塔專業版的資料,截止到26日,《沙丘》的國內電影票房達到1.6億,相對於導演2017年在國內上映的,同樣帶有強烈個人風格的兩部科幻電影《降臨》(1.08億)和《銀翼殺手2049》(7695.9萬)來說,是最好的國內票房成績。

全球票房2.2億美元同樣也是導演個人的最好成績,而僅改編了原著第一部一半篇幅的《沙丘》本質上還是一部序曲,結尾戛然而止留足了想象空間。這樣的成績能否打動華納兄弟與傳奇影業繼續《沙丘》IP宇宙的開發,《沙丘2》離我們還有多遠?只能說,值得等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