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人物資料:進軍好萊塢的印度“哲人”演員伊凡·卡漢 – BBC News 中文


Irrfan Khan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4月29日因病去世的伊凡·卡漢(Irrfan Khan)是印度電影界最出色的演員之一,也是向好萊塢輸出的其中一個最成功的演員。

他是一名出演過近80部電影的老戲骨,但是在30多歲時卻差一點放棄表演事業——當時他在電視連續劇界度過了並不出彩的10年。

卡漢並沒有傳統寶萊塢愛情片主角的外形,但是卻在印地語電影界成為性格演員,並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貧民窟的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一百萬零一夜》)和《侏羅紀世界:隕落國度》(Jurassic World)等電影留名好萊塢。

由於喜歡深刻反思和具有哲學思辨力的性格,卡漢時常會對自己的穆斯林宗教信仰和他所從事的電影行業發表坦誠甚至具爭議性的言論。

“我一直都反對’寶萊塢’這個字眼,”他有一次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說,“這個產業是有它自己的技術……這與模仿好萊塢沒有半點關係。它是來源於印度帕西人的劇場。”

“好萊塢過於有計劃性。印度是完全沒有計劃的,它更加即興和不正式。印度可以變得更加正式一些,而好萊塢則可以更加即興。”

事實上,很少演員能夠聲稱自己像伊凡·卡漢這樣好地同時征服了兩種表現形式。

圖片版權
Chuck Zlotnick/NBCUniversal

Image caption

伊凡·卡漢出演好萊塢大片《侏羅紀世界》,扮演一個命途多舛的億萬富豪。

早年生活

伊凡·卡漢在1967年1月7日出生於印度拉賈斯坦邦的小鎮通克(Tonk),本名為薩哈布扎達·伊爾凡·阿里·卡漢(Sahabzada Irfan Ali Khan) 。

他母親的家族有貴族血統,而他父親則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富商,經營輪胎生意。

因為名字當中的“薩哈布扎達”暗示了顯赫家世,而卡漢認為這會影響他,於是將其從自己的名字中去除。他還將自己的名字從“Irfan”改成了“Irrfan”,這次不是為了什麼高尚的原因,而僅僅是因為他喜歡這個名字的讀法。

他父親去世後,他沒有如外界期望的那樣繼續輪胎生意。他決心成為一名演員,儘管這代表著一個家人和朋友都無法預測的未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伊凡·卡漢出演了數十部印度電影。

“沒有人想像過我會成為一名演員,我那麼害羞,那麼瘦小,但是這份渴望很強。”

1984年,他申請了德里的國家戲劇學院獎學金。他謊稱自己有劇場經驗,成功被錄取。

“我覺得,如果沒有被錄取,我會窒息而死,”他在一次訪問中說。

在戲劇學院裡,他還邂逅了後來的妻子——作家蘇塔帕·悉克達(Sutapa Sikdar)。

“他總是很專注。我記得他是會一回家就直接走進臥室,坐在地上看書。我們其他人就在周圍呆著,聊八卦,”妻子回憶說。

初出茅廬,備受打擊

卡漢期望進入電影圈,但是早期的角色都是在印度電視的肥皂劇裡。幾十個有線電視頻道,每一個都有很多本土製作的日常連續劇,這樣的工作很容易找,但是在藝術上卻沒有什麼成就感。

有十年時間,他在Zee和Star Plus兩個電視台裡,被困在數以百計的那些沒有養分的“討好中產家庭主婦”的角色當中。他甚至在認真考慮退出演藝事業。

“有段時間他們甚至都不給我錢,因為他們覺得我演得很差,”他說。

他初登大銀幕的經驗甚至更令人失望。被選中在米拉·奈爾(Mira Nair)那部後來獲奧斯卡提名的《早安孟買》(Salaam Bombay!)中出演一個年輕角色,但是令他備受打擊的是,他的戲份在剪輯室全部被剪掉了。

編劇對他表示同情,但是也只能對他說:“勝敗乃常事。”

大銀幕星途

圖片版權
Ronald Grant

Image caption

伊凡·卡漢在成名作《戰爭歸來》中。

他的突破口在英國與印度合拍的電影《戰神歸來》(The Warrior,《懺武士》)中到來。電影在喜瑪拉雅山和拉賈斯坦邦的沙漠拍攝。

這是英國導演阿西夫·卡帕迪亞(Asif Kapadia)的長篇處女作。他沒有預算聘請成名的寶萊塢演員,於是四處物色沒有名氣的才華演員。卡漢被選中出演一個同名的軍閥。

這部電影在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S)中贏得亞歷山大·科達最佳英國電影獎(Alexander Korda Award for Best British Film)。它還被選入英國參選奧斯卡獎的官方片單當中,但是後來因為印地語不是英國本土語言而不得不退出。

《戰神歸來》在評論界的成功令卡漢的電影生涯從此起飛。之後的二十年裡,他每年都出演五至六部電影。

卡漢一直與在戲劇學院發掘了他、但卻在《早安孟買》裡將他剪掉的米拉·奈爾保持著聯繫。他們後來先後合作了2006年的《同名人》(The Namesake)和2010年的《紐約,我愛你》(New York, I Love You)。

邁克爾·溫特伯頓(Michael Winterbottom)選他在《無畏之心》(A Mighty Heart)中出演一個巴基斯坦警察,而韋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則在《穿越大吉嶺》(The Darjeeling Limited)中為他寫了一個小角色——只是為了與他合作。

圖片版權
Todd Williamson

Image caption

《貧民窟的百萬富翁》令卡漢和戴夫·帕特爾成為國際級影星。

2008年,他與丹尼·鮑伊爾(Danny Boyle)合作《貧民窟的百萬富翁》。卡漢出演一個警方探員,相信戴夫·帕特爾(Dev Patel)飾演的賈邁爾(Jamal)是一個騙子而毆打他。鮑伊爾形容,那一場戲的表演“看上去很美”。

此時,卡漢已經到了一個他可以挑戲的階段。

“我嘗試拍一些有長遠影響力的電影,它與你對話,並且在你看過之後會常常想起它。我更喜歡那些有長久連結的電影,”他在一次訪問中說。

拒演宗教電影

卡漢還會拒絕出演一些他覺得宗教與文化意味過強的角色——他拒絕了參演迪帕·梅赫塔(Deepa Mehta)的《午夜之子》(Midnight’s Children)和米拉·奈爾的《拉合爾茶館的陌生人》(Reluctant Fundamentalist,《我不是拉登》)。

在紐約和華盛頓遭遇9/11襲擊之後,他兩次在洛杉磯被扣留,只因為他的名字與一名恐怖分子嫌疑人相似。

他曾試圖放棄“卡漢”這個姓——在電影的演職人員名單當中只以“伊凡”出現。他還因為批評伊斯蘭教屠殺動物的習俗而令穆斯林領袖不悅

卡漢在哥倫比亞影業的《超凡蜘蛛俠》中飾演科學家拉吉特·拉塔。

“我們奉行這些習俗,卻不知道背後的意味,”他說。

他受到了憤怒的回擊,指他應該專注電影事業,而不要“隨意評論我們的宗教”。

2011年,他被授予蓮花士勳章(Padma Shri)——這是印度的第四級公民榮譽獎,以表彰他對藝術的貢獻。

一年後,他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飾演成年的皮辛(Piscine)——李安這部改編自布克獎(Booker Prize)小說的電影,講述一個遭遇海難的男孩被迫與一匹斑馬、一隻猩猩和一頭孟加拉虎在救生船上共存的故事。

然後,他又得到在《超凡蜘蛛俠》(The Amazing Spiderman,《蜘蛛人:驚奇再起》)中出演超級科學家拉吉特·拉塔(Rajit Ratha)和《侏羅紀世界》中出演億萬富豪西蒙·馬斯拉尼(Simon Masrani)的機會。

他還在阿賓奈·德奧(Abhinay Deo)執導的《勒索》(Blackmail)和《真愛拼拼圖》(Puzzle)中出現,後者是在紐約拍攝,與凱莉·麥唐納(Kelly Macdonald )有對手戲。

罹患疾病

2018年,他被診斷出患有神經內分泌腫瘤——這種疾病影響向血液釋放賀爾蒙的細胞。

在一條推文中,他引用《飄》(Margaret Mitchell,《亂世佳人》)作者瑪格麗特·米契爾(Margaret Mitchell)的話,對這一消息作了一番哲學解讀。

“人生並沒有義務給予我們期望的一切,”他說。

他前往倫敦治療,並在Instagram上向粉絲們發了一首詩,表示在接受患病這件事上,他的宗教信仰起了重大作用。

“神在創造我們的時候,就與我們每一個人對話,然後祂會沉靜地陪伴我們走出黑夜。”

4月29日,印度知名男演員伊凡·卡汗因結腸感染在孟買一家醫院去世,終年53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