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某人無法忍受時該怎麼辦?


當某人無法忍受時該怎麼辦?

2021-01-10 騰訊網

對動機的研究提出了如何防止失敗者失去控制。

在任何比賽中,都有贏家和輸家。進入一個競技場,讓自己步入成功之路,您會意識到一個事實,即結局可能不會對您有利。比賽可能涉及對您的身體或智力能力進行測試的比賽。如果您在這樣的力量大戰中是一項出色的運動,您將意識到自己已經過時了。如果您是一個失敗者,那麼您會責怪自己之外的因素,例如不公正的法官。當您參加考試時,如果失敗了,您可能會意識到下一次需要加倍學習,或者,如果您真是個失敗者,那就抱怨這些問題太難了。

在政治上,得失取決於您能否獲得票數。您是否曾經渴望過一個如此拼命的職位,以至於當您屈居第二時,您被毀了?顯然,那些爲您投票的人在其他候選人中看到的東西對他們的吸引力遠大於他們在您身上看到的東西。選舉可能只涉及地方董事會或委員會中的其他幾個人。您以爲他們是您的朋友,但是證據表明並非如此。十分激動,您完全退出了委員會,因爲您再也不想見到這些人了。

在這種情況下,失敗者感到非常痛苦,這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范·瓊斯(Van Jones)所說的「壞蛋」不符。瓊斯用這個詞來指稱唐納·川普總統對2020年11月6日出現的反應,這是前副總統喬·拜登不可避免的失敗。瓊斯藉此描述了一種潛在的情況,即川普要麼在任期正式結束時拒絕離開白宮,要麼對結果提出了太多挑戰,結果將拖延數周。

因此,一個糟糕的失敗者與一個失敗的失敗者會略有不同。想想網球職業選手諾瓦克·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投擲網球時發生的情況,該球在2020年9月的美國公開賽中意外擊中一名官員(這使他被取消比賽資格)。最終,德約科維奇爲自己的運動風格不佳而道歉。一個糟糕的發球人會拒絕離開比賽場地,直到被迫從比賽場地被強行逐出。

是什麼導致某些人如此不願意讓步呢?根據格羅寧根大學的Barbara Wisse及其同事進行的一項組織心理學研究(2019),人們擁有權力後,往往就不想失去權力。他們喜歡它的好處和好處,更不用說他們控制他人的能力了。然而,有了這種權力地位,就會有損失的可能。然後,「對功率損耗的恐懼」成爲他們行爲的驅動力。

Wisse等人引用了拿破崙·波拿巴的話。將他們的研究目的用歷史術語來表達:「力量是我的情婦。對於她的征服,我太努力了,不允許任何人把她從我身邊帶走。」當領導者對權力喪失的強烈恐懼驅使他們前進時,無論是在政治上還是在工作場所,都會有幾種動機因素。

最重要的是,那些擔心失去動力的人會爲實現自己的個人目標而更加努力,而無視對團隊最有利的事物。換句話說,隨著所有人失去一切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擔心被打倒的領導人將做出只會使自己受益的決定,甚至可能以犧牲自己工人的福利爲代價。

添加到方程式中的第三個關鍵因素是Witte等。建議的內容是組織環境在多大程度上促進競爭意識。擔心失去權力的領導者特別應該嘗試以贏家通吃的心態來組織自己的事業。

格羅寧根大學(U. of Groningen)小組進行了三項研究,其中兩項在荷蘭公司進行,一項使用美國在線樣本進行。在現場研究中,作者從159個二元組(個人工人和領導者)和56個團隊(工人及其領導者小組)中獲得了數據。荷蘭參與者來自諸如營利性服務組織之類的工作場所。以美國爲例,研究人員從各行各業的387名主管中收集了數據。

在他們的措施的可操作性方面,上司對以下三點陳述的認同程度表明了他們對失去權力的恐懼:「我有時擔心下屬會削弱我的領導能力,」下屬正在爭取我的職位,」和「有時我對下屬抵制我的指令感到擔憂。」

實地研究的主管還提供了他們認爲自己的組織氛圍在多大程度上具有競爭力的估計,例如「在我的組織中,鼓勵內部競爭以獲得最佳結果。」

兩項荷蘭研究中的工人通過回答以下問題來提供其主管的自我服務行爲得分:「與其給予我或我的同事因需要大量時間和精力的工作而給予的榮譽,我的主管給予了他/她自己的信任。。」如果您經歷過權力奪取型老闆的這種不公平對待,也許您可以與此類項目相關。

第三個在線研究將調查錶轉變爲現實生活中的情況,要求主管對因權力喪失程度和組織競爭程度而異的情況做出反應。在這些維度上具有最極端特徵的方案如下:

「你會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那就是你的很多員工都在積極地試圖削弱你的領導地位。他們似乎並不完全支持你,在你分配給他們的項目上偷懶,相反,他們在做他們認爲對自己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項目。此外,你覺得你的員工在破壞你,因爲他們正在積極爭取你在公司的位置。因此,你認爲在可預見的將來,你有可能失去在組織中的權力地位。」

在把自己置於這種想像的情境之後,主管們用實地研究中發給員工(相對於他們的老闆)的量表來評估自己從事自我服務行爲的傾向。

在所有這三項研究中,結果一致表明,隨著領導者感知到競爭氣氛變得更加激烈,那些高度害怕失去權力的人的自私行爲變得更加明顯。正如作者所預測的那樣,這種高度競爭的氛圍進一步強化了這種關係。用作者的話來說:「競爭的環境增加了失去權力的風險,因爲成功是建立在贏得一切的基礎上的,而失敗者則兩手空空。」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們繼續說,「領導者喜歡一種針鋒相對的策略,因爲其他人會被視爲以犧牲自己爲代價來爭取利益。」

荷蘭的研究需要注意的一點是,作爲一項組織心理學的研究,作者沒有考慮到個體的個性。利他型領導者在處理損失時可能更容易遇到麻煩,這是有道理的;相比之下,那些極度自戀的人,他們浮誇的需求助長了他們對權力喪失的恐懼,應該更有可能走上壞結局的道路。

鑑於許多企業競爭激烈,將這些結果付諸實踐似乎不切實際。當公司需要強調其底線時,可能不可能讓勝利顯得不那麼重要。然而,考慮到工人的成本,特別是那些在管理者的自私行爲下受苦的人,這樣的權衡似乎是值得的。團隊建設活動可以作爲一種糾正措施,防止工作場所的權力動態對每個人的福祉造成損害(甚至可能有助於底線)。

然而,政治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壞老闆」可能已經花了數月甚至數年時間試圖弄清楚如何保住職位,以便對自己領導的人行使權力。在整個競選過程中,他們對失敗的恐懼確實會促使他們繼續攻擊對手,使用負面的競選手段,詆毀對手的家人,或者簡單地說出不真實的話,一直試圖表現出他們關心「人民」的樣子。如果擔心的失敗結果成爲現實,他們就會想方設法通過重新計票和投票挑戰來奪回自己的地位。在這些失敗之後,他們繼續貶低贏家,而不是關注什麼對他們的支持者才是真正最好的。

您可能無法改變工作場所的文化,在政治領域中您可以做的就是將那些您認爲自己不在乎他們選區福利的人拒之門外。但是,當您的伴侶,朋友,近親或同事開始擔心失去影響自己行爲的權力時,您也許可以進行干預。幫助他們將損失視爲競爭的必然結果,可以使他們接受負面結果,而不會將其視爲對自身存在的威脅。一旦意識到驅動他們的是對力量的恐懼,就可以以其他方式幫助他們增強對生活的自尊和目標感。

綜上所述,知道害怕失去權力是領導者行爲中的一種腐敗力量,可以給您的生活帶來許多實際的好處。確實,您可以利用荷蘭研究的發現來掌握自己對自己人生中失敗的結果的反應。您的成就感最終將受益於您願意將他人的利益置於自己之上的意願。

參考文獻:

Wisse,B.,Rus,D.,Keller,AC和Sleebos,E.(2019)。 “害怕失去權力會使那些使用權力的人腐敗”:領導者對失去權力的恐懼和競爭氣氛對領導者自我服務行為的綜合影響。 歐洲工作與組織心理學雜誌,28(6),742–755。 doi:10.1080 / 1359432X.2019.1635584

所有分享及看法僅限專業人士交流及參考

參考及圖片等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微信公衆號「珍屯」ID:dxyexl